当前位置:首页 > 猎隼1937章节目录 > 第256章 风口浪尖

第256章 风口浪尖

    关世杰把吴兴的口供拍成照片,交给了谢雪峰一份,让他听自己的吩咐再刊登在《申报》上。谢雪峰在吴兴没被移交到满洲国之前,对吴兴进行了采访,只等着关世杰一声命令,随时把这条新闻发在头版头条。
  
      中央调查组对北平特派员专署做过调查之后,在潘哲的率领下满载而归。周佛海给关世杰打来一个电话,说潘哲已经给汪主席、陈公博等人汇报过,北平特派员专署,经过十来天的调查,结论是没有发现任何的问题,举报材料所列举的事项,都是捕风捉影之事。
  
      关世杰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感觉到意外。因为潘哲在关世杰请他在大泽商会中餐厅吃饭喝酒时,对关世杰说了一番话,大概的意思就是时局动荡,群雄逐鹿中原。将来说不准是谁家的天下。能得过且过就得过且过,有了政治资本,无论在哪一个朝代也能做人上人。潘哲不想为自己树敌,只是想岁月静好地做个衣食无忧的官僚。
  
      吴兴口供的原件,关世杰寄给了周佛海,现在正等着周佛海跟主管地方军警的陈公博沟通过,然后在做出决定。毕竟牵扯到赵文轩,最后如何处理,目前还不明朗。
  
      关世杰跟周佛海讲,这件事儿不能拖的时间过长,三天没有让自己满意的答复,就把这件事儿捅给各大报纸,让舆论替自己讨回公道。
  
      二十九日,周佛海打来电话说,对于中央所属直接管辖的北平市副市长赵文轩极其子赵剑所犯下的罪行和错误,经过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们商定,给予赵文轩警告处分,降级为第三副市长。其子赵剑雇佣杀手,意图谋害中央驻北平特派员一事,交由北平警察署侦办,如所犯罪行证据确凿,案件递交北平法院逮捕审判。
  
      关世杰听完之后对周佛海说:“周大哥,这件事儿的处理结果,我非常不满意。赵家父子在北平多年,赵剑又是原警察署总署长,一定会有一些人际关系。要是人警察署侦办,说不准会弄死证人,然后来个死无对证。再说,赵剑杀死盐务局的两个知情人,明显就是赵文轩安排做的,现在就让他儿子一个扛下来了?”
  
      “兄弟,我在会上也讲了,背后的指使人就是赵文轩。但陈公博等人反驳说,如果赵剑招供是他父亲指使他做的,那么再处理赵文轩。但是现在没有证据说明赵文轩是主谋,所以要等侦办结果出来再下结论。”
  
      “周大哥,这件事儿我自己先处理吧。”
  
      “行,就按照你说的办,先把这件事儿让各大报纸曝光,然后看事态的发展。等到事态扩大了,中央政府这边,我再找汪主席和执行委员会的委员们去谈,怎么也得给兄弟一个说法。”
  
      “好,那就先谢谢周大哥。有事儿再联络。”
  
      关世杰撂下电话,随即拨通打了《申报》记者站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正巧是谢雪峰。关世杰就让谢雪峰在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刊登出这个爆炸性新闻。
  
      《申报》的事情安排好之后,关世杰让吴彦章和汤珊两个人,分别拿上吴兴口供的备份,以及盐务局相关的票据;提供给《大公报》《北平新闻》等几家报刊。
  
      因为吴兴还没有移交,这是关世杰故意让移交延后,就是想看看汪伪政府咱们处理赵家父子。这个时候,正好能让各大报社的记者。去法租界的巡捕房去了解一些真实的情况。
  
      此时,吴兴又开始不配合起来,谢雪峰来采访他的时候。他一言不发。等到马力威胁他要再一次使用酷刑,吴兴又提出来一个条件,那就是他掌握着赵剑许多的犯罪证据,譬如赵剑帮助岳丈沈文孝霸占其他米铺,不惜致人伤残。为了赵记赌坊的选址,故意栽赃陷害原房主,还有一个不愿意出兑店铺给赵记赌坊的人,被扣上了反满抗日的罪名,屈打成招,被判入狱八年等等。
  
      吴兴要关世杰网开一面,如果能放自己一马,就把赵剑的恶行全盘托出。关世杰考虑再三之后的答复是,吴兴身上有血债,不可能让他逍遥法外。如果吴兴能配合记者,再说出一些赵剑的罪行,保证让他在监狱里舒服一点,而且刑期不会超过五年。吴兴迫于无奈,就答应了下来。
  
      十一月三十日,汪伪政府各地的报纸上的头版头条,刊登的都是华北特派员关杰被刺背后的惊人秘密,还有记者翻出满洲国《时事新报》曾经刊登的标题为:《华北特派员动了谁的奶酪》一文推波助澜。一时间各大报纸把北平政府副市长赵文轩,推上了风口浪尖。
  
      当天下午,关世杰和郑苹如两个人去南京,准备参加中央储备银行的开业仪式。两个人下了飞机,由周佛海派来的车队和警卫护送着,来到了大泽银行的总行;姚文伟的办公室。两个人一进门,就见到几个衣冠楚楚,头打发蜡,年龄各异的人,正在跟姚文伟谈话,便坐在一旁等着姚文伟处理完公务。
  
      姚文伟也见到关世杰夫妇进来,就站起身来为关世杰夫妇介绍这几个人。
  
      “这位是我们大泽银行股东关杰,这位是我们大泽银行的副总裁郑苹如女士。董事长,这位长者是华夏商贸公司董事长,这位先生是荣仁斋的大掌柜。这位是华人堂大药房的大掌柜。这位是......他们是来商谈存款和贷款一事的。”
  
      经过姚文伟一一的介绍,关世杰和郑苹如才知道,这些人都是南京赫赫有名的大商户。关世杰不太懂金融方面的借贷和存储利息和利率的算法,只知道吸收存储和放贷是银行的主要运营方式。
  
      姚文伟介绍完之后,关世杰借口去卫生间,就跑到楼下的营业厅。他见营业厅里人寥寥无几,就向一个大堂经理模样的人问道:“银行每天都是这么多人吗?”
  
      大堂经理在开业时见过关世杰,知道他是北平特派员和银行的大股东,就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南京现在除了有日本、美国的外国银行,国内还有八家银行在南京,我们刚刚开业,储户少也是正常现象。姚总裁制定了详细吸收存户的措施,这两天顾客也逐渐多了起来。”
  
      关世杰倒不担心姚文伟的能力,而且汪伪政府会强迫老百姓兑换货币,逐步禁止其他货币流通,大泽银行是汪伪政府中央储备银行的大股东,一定会从中获利。他现在琢磨的是,如何能把金城、盐业两家银行挤出汪伪政府的管辖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