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胤风云之刹那昙华曲章节目录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执意

第五百六十九章 执意


  刘盛海心知韩淑芬对立后之事早已走火入魔,于是只能求助于刘玉容:“姑母,你快劝劝芬儿。她这样的身体怎么还能冒险呢?”
  
  不想,这时刘玉容却一改常态,选择站在韩淑芬这边:“盛海,姑母知道来璃冰这么久以来,委屈你了。这么久我也看明白了,淑芬她是铁了心要跟着曙王。姑母最后一次请求你,你就跟着淑芬进去一趟吧。如若曙王已死,芬儿就随你回碧海山庄;如若不然”
  
  “盛海,你就一个人回家!就当我和芬儿死在外边了!”刘玉容狠下心说道,这是她藏了很久的心里话,对于刘盛海,她始终有着一份亏欠之心!毫无疑问的,刘盛海是真心喜爱着韩淑芬,只可惜韩淑芬一心要当璃冰的王后,而刘玉容也不再对他们的关系抱有幻想,更不想耽误了他,索性就把话说开了。
  
  “姑母,你别这么说。”刘盛海难过的撇开脸,其实韩淑芬怎么想的,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是他不愿接受被她抛弃的事实,所以一直骗自己罢了。
  
  他鼻子微酸,缓了缓又道:“无论淑芬跟不跟我回家,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姑母放心,进去以后我会保护好芬儿的。”
  
  “谢谢你,盛海表哥。”韩淑芬面上表现得感激涕零,实则心里早乐开了花,她当然知道自己功体尚未完全恢复,进去就是九死一生,她要的就是刘盛海的协助保护!
  
  刘玉容轻轻捧着韩淑芬的脸,又把自己的雷火十字刃交到韩淑芬手上:“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淑芬,找到曙王,你就是璃冰的王后。去吧!做你想做的事情!”
  
  “谢谢阿娘!芬儿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又得一件神器,韩淑芬喜不自胜,“那这里就有劳阿娘留心了。”
  
  韩淑芬和刘盛海走后,她和刘玉容便有了独处的机会。一旁的粟儿心中一喜,正想着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害死刘玉容,就听到刘玉容冷冷道:“粟儿,你也跟去,照顾好小姐。”
  
  “我也去?夫人,我不会武功,跟去只会成为小姐的累赘啊”
  
  “让你去就去,嗦什么?要是等小姐回来有什么头疼脑热,我饶不了你!去,偷偷牵两匹马来,别让人发现了!”
  
  刘盛海体谅粟儿一个小姑娘,可能牵不了两匹马过来,又怕惊动了旁的人:“姑母,我和粟儿姑娘一起去牵马。”
  
  刘玉容怒目瞪圆,粟儿不敢违背只能默默跟着刘盛海离开,心里却不停诅咒着:恶婆娘,算你命大!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会让你们变得和我一样,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仇恨的种子在心中慢慢发芽,已然长成一棵参天大树。这棵树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砸下来,然而站在树底下的人却还浑然不知,一味索取!
  
  这时刘玉容和韩淑芬还不知道,她们此次分离,再见便是绝期
  
  一会儿几人准备充足,韩淑芬与粟儿共骑一匹,三人悄悄前往辉耀池方向,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紫麒翱雄!
  
  而他们刚一进入辉耀池林,就有人把这个消息禀告给了紫麒银霜。
  
  华丽的营帐内,紫麒银霜面容清冷而苍白,她手里端着一壶热酒,正为面前通风报信之人斟上满满一杯!
  
  “银霜公主,桃华神妃等人不听您的命令,擅闯辉耀池,您看要不要”给银霜通风报信的正是花狮二子,只见他做了个斩草除根的姿势,满脸的讨好之意。
  
  边上的火炉正烧着水,水开了,蒸腾的热气飘到银霜脸上,却拂不散她面上薄薄无形的冰霜。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华炎人。”紫麒银霜不屑地笑道:“随他们去吧,虽然本公主很讨厌桃华神妃,不过林中饿兽会替我们好好招待她们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到陛下。”
  
  想到失踪的紫麒翱雄,银霜的眼眶便又微微发红。
  
  这正合了花狮二子的心意,他将手中酒一口气饮尽,缓缓靠了过来:“公主,陛下的遭遇,我们都很悲痛,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请您不要太难过了。您不知道,刚才看你险些哭坏了眼睛,我的心真的很痛”
  
  花狮二子一手捂住自己的心口,一手则慢慢朝着银霜的小手伸过去,就在即将握住之时,银霜不动声色地挪开了自己的手,让花狮二子扑了个空!
  
  “比你亲哥哥死时还要心痛么?”冷不丁一句话脱口而出,花狮二子瞬间恼羞成怒,变得有些急躁:“是你说他烦得你受不了,只要他死了,你就跟我的!紫麒银霜,你现在是想反悔吗?”
  
  银霜笑盈盈道:“花狮二子,你的耳朵好像不太好使啊。我只说考虑考虑,可没说一定会嫁给你吧。再说了,我就那么随口一说,谁知道你竟然真的伙同北狄毒妇,害死了自己的亲大哥。啧啧,你的心可真狠啊。”
  
  花狮二子这下真的毛了,他着实没想到紫麒银霜不但翻脸不认人,还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耶律珂秋和他身上!
  
  他怒极反笑,指着银霜骂道:“我狠?我还可以更狠!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真面目告诉所有人,让所有人知道人是你杀的,燕南荣也是你放跑的!”
  
  “喔?看来你还不傻嘛,猜到我和耶律珂秋做的交易。”紫麒银霜有恃无恐,绕着自己黑亮的发丝道:“本公主是紫麒银霜!你求爱不成便恼羞成怒地栽赃我,你觉得,会有几人相信你的话呢?”
  
  “你”花狮二子又气又急,不甘心地就想冲向银霜,却被她灵活躲开了。
  
  “对了,花狮郡王可能会相信你的话,不过,你确定要告诉你的父亲么?”银霜目光挑衅着看着他。
  
  想到花狮郡王,花狮二子瞬间就像被人在身后泼了一盆冰水,从头凉到了脚趾!
  
  又听银霜无比平静道:“我听说那名北狄公主死的真是极惨,不知道花狮郡王要是知道,你也是害死他长子的另一个凶手,他会怎么惩罚你呢?会不会也把你射成一个刺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