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克苏鲁游戏章节目录 > 第298章 庭达罗斯,不息的渴望

第298章 庭达罗斯,不息的渴望

    远方的山岗上。
  
      “哦,真没想到……”
  
      “银色暮光”的洪周在望远镜中张望着远处。作为外星生物的他天生具有夜视的能力,但仍旧需要望远镜才能看见远处发生的一切。
  
      “如果你能讲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洪周身边,顾顺一挑眉毛,“你就显得没那么傲慢了。”
  
      顾顺这些天来吃了不少苦,但他现在也看开了。反正这里的人又杀不掉自己,怎么样都好……
  
      洪周看着顾顺的表情,耸了耸肩。
  
      “沃特雷死了。”他言简意赅的回答。
  
      “你竟然不去帮助他?”顾顺问道。
  
      “我为什么要帮?”洪周微笑。
  
      他盯着顾顺的表情看。这位黄印兄弟会的首领无悲无喜,对小沃特雷的悲惨遭遇并不在意。
  
      洪周这几天一直在观察顾顺……这位来自未来的新盟友。
  
      【洪周人类学检定5/90大成功】
  
      【洪周克苏鲁神话检定35/39成功】
  
      “他追随的是……‘黄衣之王’……或者说,‘不可名状者’。”
  
      洪周并没有点破顾顺是哈斯塔崇拜者的事实。“银色暮光”和克苏鲁及其部族的关系最好,也有人敌视“黄印兄弟会”,但总的来说,各路神明的追随者在这个人类最大的神秘组织中总能维持表面上的“相安无事”。
  
      “银色暮光”的大多数成员都以犹格·索托斯为主神,但知晓宇宙真实的“银色暮光之主”们,永远比那些普通的崇拜者想得更多。
  
      成员们暗地里如何相互算计,那就不是组织会干涉的了……
  
      “倒是他的长生法值得注意,”洪周暗自思忖,“在古老的‘灵魂分配术’{apportionKa}基础上做出了新意。》八》八》读》书,.∞.o◎不知,是源于那位卡尔克萨的神明,还是黑法老的手笔。”
  
      所谓“灵魂分配术”,将施法者的生命精华集中于重要脏器上,然后把附魔的脏器从施法者体内移出妥善保管,只要被移出的脏器安全无虞,施法者就不会死亡。古埃及人钟爱这种法术,把脏器保存在附魔过的瓶瓶罐罐里。
  
      但这种法术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正常情况下灵魂的核心,也就是大脑无法被移除。但洪周看得清楚,顾顺的所有脏器,包括大脑在内都是空空如也,他的身躯也会受伤会昏迷,但俨然已是毫无破绽的不死之身。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洪周饶有兴趣。
  
      风越来越大,卷起了两人的大衣。
  
      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我倒是想问——你刚刚说沃特雷。是哪个沃特雷?”顾顺眯起眼睛,“那个山羊脸的男人,哈斯……”
  
      可怜的小威尔伯·沃特雷和他隐形的怪物兄弟,这村庄共有两名“犹格·索托斯之子”。
  
      “两个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洪周说,“你说的那位‘理智堡垒’之主击败了它。”
  
      “果真是他们。”顾顺念叨。
  
      正如洪周在揣摩着顾顺,顾顺也在琢磨着洪周。
  
      【顾顺人类学检定93/20失败】
  
      【顾顺克苏鲁神话检定11/35成功】
  
      洪周显然并非人类,但顾顺的注意力却放在了他到处兜售的小药丸上。
  
      在好奇{反正我不会死!}尝了一点药丸的顾顺顺利辨认出了那是“辽丹”的一种。
  
      “你不是时空旅行者,”顾顺说道,“对这方面的知识……倒是知道得很多。”
  
      “辽丹”……又称“冥王星之药”,是能将智慧种族的意识送往遥远过去的药物。对于人类来说,服用足量的辽丹可以将意识一直投射往远古,直到一切地球生命的本源,外神“无源之源”乌波·萨斯拉。
  
      贸然深入过去容易引发庭达罗斯猎犬的注意,但富有经验的法师也会利用改变配方的“辽丹”,让灵魂短暂的进入其他时空,反过来混淆庭达罗斯一族的感官。
  
      但洪周发放的“辽丹”和以上两种都不一样。
  
      这药物拥有类似的配方,却没有把灵魂投射往过去的魔力。在顾顺的判断中,这特制的“辽丹”和自己的“灵魂分配术”类似,能够引出灵魂里蕴含的生命精华。
  
      但对寻常人来说,也不过是让自己稍微变得健康……
  
      顾顺可不相信,“银色暮光”会搞什么公益事业。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洪周发出愉悦的声音,“你不也是如此吗?”
  
      他顿了顿:“保守秘密。这对我们彼此……都好。”
  
      天空中电闪雷鸣。狂风送来了一阵**的臭味,那是两位犹格·索托斯之子在世上的最后痕迹。
  
      “结束了。”洪周暗想,“看来那位最终虚空的主宰是不会降临了,我也不用冒险召唤‘庭达罗斯之主’了。”
  
      和犹格·索托斯追随者有能够勉强保持着清晰的理性相比,庭达罗斯之城的怪诞生物们,时时刻刻被饥渴所折磨——以“猎犬”为代表的庭达罗斯生命看到猎物便会追踪到底,并不是有多少维护直线时空的责任心,仅仅是被生命中无尽的饥渴所驱使罢了。
  
      凡人一旦被转化为庭达罗斯生物,堪称永劫的饥渴也会吞噬他们仅有的理智……
  
      但偶尔,那些饥渴的生物,力有不逮的时候,它们也会驱使其他种族的存在引导它们的狩猎。
  
      “也好。”洪周心想。
  
      和庭达罗斯一族扯上关系本就是对“银色暮光”大多数追随犹格·索托斯的成员的背叛。和“银色暮光”的同僚们仅仅是出于兴趣,暗中观察沃特雷的成长不同,和庭达罗斯一族定下秘密契约的他作为“死手”,必须在事情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刻,呼唤出庭达罗斯之主。
  
      所有服用过蓝色药丸的村民们,到时候都会成为这位直线时空之王的祭品。
  
      村民们越是依赖药丸的力量,来自庭达罗斯领域的呼唤就越强烈。
  
      “至少,我也不用离开了。”
  
      洪周有些感谢“理智堡垒”了。他对顾顺所说的这家“未来公司”也产生了一丝兴趣……
  
      豆大的雨滴开始自漆黑一片的夜空中滴落,冲散了那令人不快的臭味。
  
      “我们走吧。”顾顺说道,他倒是不会死,但身体会如同常人一样不舒服。
  
      “嗯。”洪周往群山中看了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
  
      敦威治的山中埋伏着不少食尸鬼——曾把食尸鬼作为试药对象的他可不想被愤怒的食骸一族抓到。
  
      他曾经给阿卡姆的流浪汉散发过药物,结果阿卡姆的食尸鬼在吃了这些人的尸体纷纷中毒而死——洪周的特指“辽丹”配方适合人类,却不适合其他种族,甚至具有可怕的毒性。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