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克苏鲁游戏章节目录 > 第220章 群魔的盛宴·狂

第220章 群魔的盛宴·狂

    “绿色三角洲”和“n网络”的临时据点里。
  
      起初,除了自责(“保镖的职责就是时刻保护雇主!”)的塞茜露,大家并没有对陈强的单独出击感到太过担心。他留下了一条“我出去一躺”的短信,而陈强喜欢单独行动是人尽皆知的事。
  
      但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陈强别说回来,电话也不打一个(众人生怕陈强正处在危机中,不敢主动拨他的电话),定位也找不到位置,这就很让人担忧了。
  
      众人都不知道,阴险的丝蒂法娜在酒店里开了信号屏蔽……
  
      考虑秦凌雪的精神治疗即将结束,也许陈强悄悄的走食尸鬼通道溜回了秦凌雪身边也说不定。这样想着,秦逸仙拨通了海伦娜的电话。
  
      ……
  
      米国是黑夜,大洋彼岸的神州大地却是上午。
  
      “你说陈强先生?”海伦娜摇头,“不,他并没有来这边。我刚刚还给他打电话呢,但怎么也打不通。倒是小雪的治疗已经结束了。”
  
      秦逸仙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秦家大少嘟囔,他早就陈强当做妹夫看了,不由得很是担心,“但愿他没事。小雪的情况怎么样?”
  
      “她的精神状况比预想中稳定得多,”海伦娜温和的说,“治疗效果非常好。现在,她会安稳的睡一段时间。”
  
      “这么说,她的记忆……”
  
      “我本想第一个告诉陈强先生的——我想她醒来之后就会完全恢复了。”
  
      “非常感谢您,海伦娜女士。至于陈总,我们也正在找他,”秦逸仙的脸色愈发凝重,“阿卡姆就这么大。不管他去了哪儿……”
  
      “你应该信任陈强先生,”海伦娜说,“倒是你自己,这几天绘理香不止一次给我发牢骚,说是都见不到你人。好歹你也学学陈总,用虚拟头盔和她见见面啊。”
  
      秦逸仙尴尬的笑了笑。这几天他的未婚妻藤原绘理香作为海伦娜的助手,一直在照顾小雪,他也就每天例行公事的打个电话。
  
      “等到找到陈总,你就去陪一陪绘理香吧,”海伦娜从秦逸仙的声音里读出了他的心思,“现在小雪这边不需要我了,我也会去阿卡姆那边。听说那是个山清水秀的镇子,也许我可以在那里建设神智学会的米国分部。”
  
      “您愿意协助,那真是再好不过了。”秦逸仙由衷的说。
  
      “你应该对陈强先生多一些信任。往好的方面想,他也许正在一个热闹的大厅里,和一群新认识的朋友吃大餐。”
  
      ……
  
      阿卡姆机场酒店。
  
      宴会厅。
  
      顾顺院长很郁闷,把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原本今天的主角是他他本应在全城人们的全力支持下一举缉拿住毕格比和米高尔,证明疯人院有能力处理一切危机;他还得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夸切·乌陶斯的力量投影”样本。
  
      明明是两件快乐的事重叠在了一起……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新闻发布会被强制取消了。疯人院所有的人类工作人员都被拒之门外——那些该死的丘丘人对自己根本没有半点尊重。最后,顾顺院长只带了一个高大威猛的昆扬人保镖和一位冷族人男仆就匆匆入场。
  
      丝蒂法娜离开了,而匆匆从河里赶来的深潜者们和先到一步的食尸鬼们为争夺服务员的岗位起了小小的冲突。
  
      拥有古铜色脸颊的昆扬人保镖把顾顺院长护在身后。
  
      “不必理会。”顾顺高傲的说,看着许德拉和皮克曼制止了手下人的争吵。
  
      他从矮小的冷族人仆从手上接过一杯冰冷的红酒,一饮而尽。炎炎夏日,这位冷族人却穿着肥大的衣袍,以掩饰他迥异于正常人类的犄角和蹄子。
  
      “至少我有资格获得一个座位。”坐在六边形的餐椅上,顾顺心满意足。
  
      足以容纳近百人同时进餐的大型宴会厅,但此刻却只摆出了十二张座位。每个座位前都有一个独立的餐桌。
  
      以放在宴会厅中央的立体投影仪为中心,十二张王座连成了一条既非半圆,也非椭圆,抑或抛物线和双曲线的古怪弧线。顾顺坐在最靠近入口的座位上,字面意义上的敬陪末座。
  
      “有人来了。”顾顺心中一动。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走进宴会厅。
  
      “竟然是……理智堡垒的老板?”常年在人类社会活动的顾顺一眼就认出了陈强,不由得瞪大眼睛。
  
      ……
  
      那两人自然是丝蒂法娜和陈强了。
  
      宽敞的宴会厅里,十二张宽敞的六边形座椅连成了怪异的弧线,大多数人都只能站着。出乎陈强的意料,虽然大厅里的人们丑陋而畸形,但在第一时间吸引了他注意的,并非那些两手两脚、五官俱全的生物,而是位于宴会厅中央的立体投影装置。
  
      深黑的背景色中央,一个正方体闪烁着瑰丽的光芒,自内而外的不停翻滚。在某个瞬间,陈强十分确信,它闪现出了它在几何上不可能存在的第七个面。
  
      “……”
  
      陈强果断的放弃了继续去数那东西究竟有多少个面的尝试。
  
      整个大厅的目光都聚焦于陈强和丝蒂法娜。不远的地方,一群有着突出“印斯茅斯相貌”的家伙向着陈强和丝蒂法娜鞠躬这些半人半鱼的生物即使穿着人类的服装,鼓胀的鱼头仍旧让人不快。
  
      在有了心理准备之后,这些深潜者的样貌也不是太过可怕,但身上的刺鼻的气味仍旧令人无法忍受。
  
      “……”
  
      强忍住当场吐出来的冲动,陈强默默的把理智加回了满值44。
  
      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陈强身上——显然,大家都对这位丝蒂法娜亲自迎接的客人充满了好奇。
  
      陈强注意到,六边形座椅有三种不同的规格最靠近中央那不可名状多面体的四张座椅最大;中间两张次之;外侧六张最小。
  
      一位有着印国相貌的独眼老者坐在最深处的王座上,目光和蔼的打量着陈强。第二和第三张王座留空,第四张王座上则是易小姐。
  
      其下,次大的座位第五张留空,排在第六位的则是看盯着手机不愿松手的克希拉。
  
      克希拉两侧的座位都是空着的。第八张、第九张座椅上坐着有着显著印斯茅斯相貌的一男一女。肥胖的夏尼先生——陈强从格普的手机里看到了他的照片——坐在第十位,第十一位则是皮克曼,他的真人比电视镜头里的看上去还要瘦一些。最后,坐在第十二位是一位华裔,陈强猜测他就是疯人院的院长顾顺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