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章节目录 > 第859章 冷笑话大比拼!

第859章 冷笑话大比拼!

  无处发泄的谢那那又不敢对江司明撒气,只得拿维佳当出气筒。
  
    倒也没打他,就是使劲摇晃维佳的胳膊,如老鼠般吱吱嘎嘎的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谢那那估计这辈子都没一下受这么多气,向来是个名嘴的谢那那准备这么周全却还是被虐个惨。
  
    观众们现在都有些心疼起谢那那来了,估计以后都不敢跟男的说话了吧...
  
    禾久和维佳他们笑是笑爽了,但是笑完后他们却又开始担心起来。
  
    谢那那都成这个样子了,他们去了...能讨到什么好么...
  
    “维佳你上吧,争口气,找回场子。”禾久道。
  
    维佳也是披挂上阵,虽然有谢那的前提在,但要就因为这样被吓怕了,他们快乐家族可就要让全国观众笑话了。
  
    “小修,我们来比讲冷笑话,冷笑话的要求是,必须要非常冷,还能逗大家发笑,你敢来吗?”维佳约战道。
  
    江司明有点犹豫的说:“这我不太擅长啊。”
  
    “就来这个,你敢不敢答应吗?”
  
    维佳一听心中窃喜,要是跟你比擅长那我岂不是得跟谢那一样,要的就是你不擅长,我好扳回一局。
  
    “那我试试吧。”江司明佯装思考状,像是在思索怎么讲冷笑话。
  
    维佳紧接着就开始了,对着观众若有其事的讲述道:“请问,谁的一生都生活在黑暗当中?”
  
    自然没人回答,维佳接着便说道:“回答:是小叮当。因为它伸手不见五指。”
  
    呼呼~~
  
    现场只感觉一阵冷风吹过,观众们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真的好冷,但是不好笑耶。
  
    维佳看观众们的表情还一脸不可思议的问:“不好笑吗?”
  
    “不好笑!”
  
    观众们齐声回了他一句,维佳感到很受挫败,这还是他们精心准备好的东西,怎么效果这么差的咩...
  
    “小修,到你了。”
  
    禾久对江司明说道,看江司明已经没了思索的表情,禾久心里不住的想,难道他已经想好了?不会吧。
  
    在大家的注视中,江司明讲起了第一个冷笑话,而且他的故事只有一句话:
  
    “从前,有个捉迷藏社团...”
  
    嗯?然后呢?
  
    “他们的团长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
  
    观众们停顿了半秒,便感觉冷意扑面而来,但又忍不住想笑。
  
    捉迷藏社团,团长一直失踪,这可能就是真正的捉迷藏社团吧,哈哈哈哈。
  
    连禾久他们都忍不住笑了,这小子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咋就这么能掰呢。
  
    “我来!”
  
    维佳不服气的继续,道:“请问:手机用户最喜欢去哪里?答:吉林通化。因为: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
  
    江司明也紧跟着讲述下一个:
  
    “跟暗恋的女神聊天,她说:我最近喜欢上一个人。我问:谁啊。她诡异一笑,道:远在天边。我大喜:近在眼前?她说:不,就是远在天边。”
  
    维佳:“问:阿拉丁有几个哥哥。答:3个,阿拉甲,阿拉乙,阿拉丙。”
  
    江司明:“我托着老婆的下巴,凝视着她的面颊说道:你这张脸我怎么看都看不腻。老婆害羞的问:为什么呀?我回答:没听过吗?肥而不腻。”
  
    维佳:“问:你姓啥?答:我姓魏。问:魏什么呀?答:不为什么,我爸姓魏我就姓魏。”
  
    江司明:“金钱不是万能的!嗯,我叫万能。”
  
    维佳:....
  
    双方你来我往,都互相飙起了冷笑话,江司明往往需要稍微思考一下才能说出来,维佳则是早已储备好了。
  
    但是两者的差距实在太明显,维佳说的笑话很少惹观众发笑,但江司明说的每个笑话大家发现实在太精妙了,恰到好处,给你出其不意。
  
    每每江司明讲一个,台下就会发出爆笑声,维佳这边气势就弱不禁风了。
  
    “我再来一个!”维佳不服气。
  
    “那我再给你补一个!”江司明立马回嘴。
  
    维佳嘴皮子哆哆嗦嗦,被怼得竟无语凝噎,他一直都在输...
  
    禾久带着裁判的口吻终于判定道:“这个冷笑话比赛就此结束,从刚刚观众们的笑声,我们不用多做判断,我们阿明获得胜利。”
  
    维佳灰溜溜的走到一旁,跟谢那一起jinru自闭阶段...
  
    “好了,我们的节目有时长的关系,所以这个环节就过去了,好,马上开始jinru下一个环节...”
  
    禾久话还没说完,维佳就打断道:“何老师,咱们还没比完呢,你还没上呢!”
  
    禾久脸上尴尬一笑,憋屈的道:“就不用比了吧。”
  
    众人大笑,禾久这是被吓怕了吧,论谁跟江司明这样的超级段子手比,都得甘拜下风。
  
    维佳他们还都是精心准备,特地从网上找了最新的梗想虐一番才江司明,可都敌不过他的临场应变,临时一想,这还有啥可比性啊。
  
    但观众们爱看啊,他们从头笑到尾,估计有抑郁症的人都得被江司明治好,别说,其实还真有,只不过大家不知道。
  
    “好吧,那我们就缩短一下,一局定胜负。”
  
    禾久推脱不了观众们的热情期待,只好硬着头皮应战。
  
    禾久对江司明说道:“小修,我们各自讲一个小时候最糗的事,要逗观众们大笑,而且必须是亲生经历。”
  
    “我先来好了。”禾久说完便对观众们说道:
  
    “小时候家里没电视看,隔壁家有一台,我就天天去他家看电视,每天都很晚才回家,直到有一天,我傍晚看完电视回家洗澡,我妈将我赶出家门,那时候我身上啥都没穿,路过的邻居和小朋友都在笑我,我就在那儿使劲敲门,我就听见我爸妈和我姐在屋里狂笑。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晚回家。”
  
    观众们听后皆是哈哈大笑,没想到何老师还有这样的经历。
  
    眼看非常有成效,禾久眉飞色舞,对江司明做了个请的手势。
  
    江司明走上前,脸上带着回忆的笑脸,刚想说,自己却忍不住发笑起来。
  
    观众们都非常好奇,江司明小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糗事,他到现在都还觉得好笑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