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冰晶姐妹花:雪女篇章节目录 > 第五十六章 圈套

第五十六章 圈套

    雪童子知道姐姐此刻多少有些自责,于是便说道:“骨女从来都是行事乖张,所以她做这样的事也并不奇怪,但是他这次的主要目的还是夺取法阵的控制权,所以她应该不会再节外生枝了吧。”
  
      雪霏看了看雪童子,她知道弟弟这么说是为了开慰自己,她挤出了一抹笑容。
  
      “放心吧,我没事。而且我一定会守住这里,不让任何人夺走阵法,毕竟这是我们大家的家园。”
  
      雪童子听了后,也点点头,自己这个姐姐什么都好,但就是太爱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他就怕她揽的责任太多,最终所承受不了那巨大的压力,乱了方寸。现如今听到雪霏这么说,他多少也能放心一些。
  
      但……
  
      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就在我们谈论这些问题的时候,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已经慢慢的行走在社区的石板路上了,每走一步便会留下一只黑色的脚印,危机已经渐渐的逼近。
  
      与此同时,仓库内。
  
      “话说,咱们这里又有雪霏守护,又有苍枝的结界扰乱灵力的波动,那为什么法阵的事情还是会泄露出去呢?”我有些想不明白。
  
      听到我的问题后,正在一旁吸收灵力的雪童子把脸扭向了一旁。可在那之前我分明看见了这家伙翻了个白眼。
  
      “喂!你什么意思,是想说我是个笨蛋吗?”看到他那副样子,我就莫名的火大。
  
      “没有。”雪童子语气平淡。
  
      “你分明就是那么想的!”我依旧不依不饶,看他的样子分明是连吵架都不惜的和我吵,就是瞧不起我呗。
  
      “我们脚下这个法阵到现如今已经经历了近千年的历史了,就算再怎么隐藏,也难免会有些奇异的现象产生。”雪霏适时的过来,打断了我和雪童子的小争端。
  
      “奇异的现象?”我重复了一遍这个词。
  
      “是的,比如鸟兽异常的聚集,植物过于旺盛的生长。所有这些都是有迹可循的,一旦别有用心的家伙以这些为线索的话,那我们这里就如同林中鹿一般,被发现只是迟早的问题。”雪霏说。
  
      “是这样啊!”
  
      雪霏的话令我想起了轩萱,想起她领我去过的那个废弃的大型花卉培育基地还有当初我家院子里早春就已经开花的矢车菊,现在想起来这些花草可不就是异常生长的吗。
  
      “嗯,是的。所以说就算这回没有骨女来,下回还会有别的妖怪前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状态只会有增无减。直到……”说到这雪霏顿住话题。
  
      “直到什么啊?”我很奇怪,雪霏她怎么说着说着就停了呢。
  
      “别人不想说,你干嘛还要刨根问底呢,难道你真的像别人所说的那样,只是个暴力女而已吗?”雪童子突然话锋异常尖锐。
  
      暴力女!!雪童子怎么会知道这个词,我都快疯了,直接向轩萱盯过去,不用问肯定是她和雪童子说的。
  
      “很好,你们一起欺负我是不是,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对吧?”我撸起了胳膊,挽起了袖子的。管他什么雪童子、雨童子的,我今天不爽了。而轩萱则吐了吐舌头,躲到了董思身后,先明哲保身去了。
  
      就在这时候,仓库外面突然乱哄哄的,隐约听见有人喊:“快去看看,听说前面又出人命了……”
  
      嗯?怎么回事?难道说又是骨女在外面行凶了?于是乎,我也顾不上生气,冲出了仓库,拽住一个正好路过的老大爷询问起来。
  
      “又出人命了,这回是两名警察。哎呀,据说可惨了,人都化成灰了,凶手还在前面和警察对质呢。小姑娘你可别过去啊,太危险了。哎,哎,你别去啊!危险,这孩子……”
  
      顾不上老人的劝住,我向事发地冲去。身旁脚步声骤起,是有谁追了上来。我用眼角余光看去,是雪童子这家伙。
  
      “回去!一旦有什么情况我不一定能保护得了你。”雪童子口气生硬。
  
      我并没理他,而是倔强的继续向前跑着。哼!用什么口气和本小姐说话呢?我干什么要听你的啊?
  
      见我对他的话置之不理,雪童子也不再劝阻,只是脚下加速超过了我。
  
      “自己负责自己吧,我没功夫照顾你。”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向前冲去,将我远远的抛在后面。
  
      “要你照顾?!”我恨恨的在后面叫嚷着,脚下也拼命的加快了速度,想甩开我?没门!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互不做声,只是闷头的冲着。很快我们就到了事发地,也就是早上刑警们隔离出来的昨日的凶案现场。
  
      到了以后雪童子并没进一步做什么举动,而是安心的在一旁观察着情况,尽管不愿意,但我也只能一起停在他的身边,我可不想出什么岔子再被这家伙怪罪到身上。
  
      只见现场数名刑警如同大敌当前一样,早已拔出了配枪。而在他们的对面是一名美艳的女子,黑靴、黑裙、黑发,一身诡异的黑色调越发映衬出女子白色的肌肤,一种病态的白色。而这些都让这个原本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自内而外的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而此刻她手上正钳制着一名刑警的脖子,警官魁梧的身体竟然被他一名标致纤弱的女子高高举起。也正是因为这名人质,才使得警方不敢轻易开枪。
  
      “喂,那边的两个孩子,快离开这里,这里会很危险。”
  
      一名刑警无意中看到了雪童子于我,企图劝告我们离开现场。然而与此同时,黑衣女子因刑警的喊话发现了我们的存在。
  
      “你们终于来了,那么就让这出好戏开腔吧!咯咯……”只见黑衣女子钳着刑警的手微微一动,那名警官便在一阵抽搐中慢慢化为灰烬。
  
      看见自己又一名同事的惨死,周围的警官眼睛都红了,愤怒的他们没经长官许可,就全部开了火。手中的枪械,狂暴的向女子宣泄着怒火。但是他们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这也就注定了他们同样悲惨的下场。
  
      “快住手,子弹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你们所有人都离开这里,如果还想活命的话就快跑。”
  
      雪童子冲这些警官喊道,可是,他还是晚了。只见黑衣女子如风中杨柳一般,在枪林弹雨中摇摆着,却没有一颗子弹能沾上她的分毫。在那些警官的惊愕中,女子风一样在他们身边拂过,一时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一连串的声响中衣服和枪械掉落了一地,而原本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全都化作了飞灰。
  
      黑衣女子站在原地脸上带着一抹嘲弄的微笑看着我们两人,一阵风吹过,飞舞起她黑色的裙摆,还有那一地的灰烬在她身边旋转着,看上去就如同地狱的使者一般。
  
      “可恶!”
  
      黑衣女子的暴行彻底的激怒了雪童子,他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在手中凝结出一把冰剑。当冰剑全部成型后,他一个急冲。手中的冰剑化作一道长虹向女子扫去。
  
      就在我原本以为战斗会白热化的持续一段时间的时候。黑衣女子竟意外得被雪童子斩了个正着,从腰部以下,完全被冰剑斩成两截,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而她的上半身还是看着我们咯咯的笑着,那种场面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
  
      “不好,这只是一个残魂,我们上当了。”雪童子神色一变
  
      “你才知道吗?但是已经晚了,咯咯……”被斩成两截的黑衣女子在笑声中慢慢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