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修仙五千年章节目录 > 第738章:斩大帝!

第738章:斩大帝!

哈哈哈,好,过瘾啊,这是报应!”
  
  秦钟在一边看得冷笑不止。
  
  姬宏,坤鹰这些人,全都是死不足惜,全都该死,就应该用最痛苦残酷的死法死去。
  
  而大战并没有因为姬宏这个小插曲就此中断,恐怖的气息不断地从大坤大帝的体内喷薄出来,他的实力接连上升了好几个台阶,简直恐怖到爆炸。
  
  “你真能挡住我吗,独孤天下。”
  
  大坤大帝面色阴沉,满脸的放肆。
  
  “我告诉你,这才是九重天魔变的第二重而已,但你就已经坚持不住了,哈哈哈!”
  
  大坤大帝仰天长啸,居然没有半点迟疑,直接催动体内的力量,立即又施展了九重天魔变的第三重。
  
  “轰!”
  
  随着一声沉闷的轰鸣,却是无穷无尽的气息从他体内扩散,并且他的头发又接连拉长了不少,通体变成了血红色,场面无比震撼。
  
  不光如此,包括他的身体上也出现了不少血色的纹路,景象骇人。
  
  “不够,这还不够!”
  
  大坤大帝癫狂地嘶吼,气息一路狂飙,居然一连攀升数倍,光从气息上看都快要超过独孤天下了。
  
  “危险了。”
  
  江陵在看到这里时,不由地挑了挑眉头,下意识产生了一种不详的征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九重天魔变,虽然说依旧算是神通,但是也太强了,几乎超过了神通的概念,说是超级神通,一点都不为过。”
  
  江陵和那枚神秘的玉玺产生了感应,无法动弹,否则亲自动手的话,胜算能高出不少。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陵总觉得大坤大帝施展的九重天魔变,看感觉很像自己的血海力量。
  
  两种神通的能量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
  
  非要说区别的话,最多是气息略有不同,哪怕是大坤大帝此刻的变化形态,都给江陵一种熟悉的感觉,因为他变换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嗖!”
  
  就在江陵惊讶之际,只听到一声尖锐的破空声,紧接着,大坤大帝的人影就凭空出现在了独孤天下面前。
  
  “死。”
  
  随着一声低喝,大坤大帝体内同时喷涌出无数条血海,疯狂地对着独孤天下轰过去。
  
  “破!”
  
  独孤天下低喝一声,下意识要施展剑招,但是根本不起作用,剑气只是稍微阻挡了大坤大帝片刻时间,紧接着就被破碎。
  
  而那股浩荡的血色能量在破开剑气后,没有半点停留,紧接着又摧枯拉朽般地对着独孤天下碾压过去。
  
  “好快。”
  
  独孤天下瞳孔一阵收缩,满心的骇然,有些难以置信。
  
  就在之前,大坤大帝的实力还没有那么恐怖,甚至是被他蹂躏的存在,但是就这么一转眼时间,大坤大帝就变得这么强大,让人反应不过来。
  
  “给我破!”
  
  随着一声低吼,独孤天下浑身都喷薄出无匹的剑气,恐怖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想要绞碎大坤大帝周身的能量域场。
  
  “我告诉过你的,你只有死路一条,没有任何作用的。”
  
  大坤大帝面目狰狞,冷笑中嘴角上扬,露出淡漠的微笑,紧接着身体再度膨胀数倍,居然又施展了天魔变的第4重。
  
  第4重施展出来,气息完全变了,直接上升了一个大层次,以压倒性的程度粉碎了独孤天下的剑气。
  
  “给我滚。”
  
  大坤大帝癫狂地嘶吼,头顶隐约浮现出一道人影虚影,随后一拳径直对着独孤天下轰过去。
  
  这一拳过去,空间扭曲,强劲的力量撕裂虚空,尽数倾泄在了独孤天下身上。
  
  独孤天下哪怕是拼尽全力抵挡,都被轰飞了上百米,嘴角也被轰击得溢出了一丝丝鲜血,场面极度惊悚。
  
  “不行,太强了,再这么提升下去,恐怕我输定了。”
  
  独孤天下脸色变换。
  
  “我来帮你。”
  
  将臣低吼一声,身形瞬间就出现在了大坤大帝面前,一拳径直迎了上去。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大坤大帝看到将臣,冷笑一声,而后一拳轰出去。
  
  出拳的刹那,空间都出现了轻微的撕裂,随后两人的拳头才重重地碰撞在一起。
  
  “哗啦啦。”
  
  无声无息间,空间就这么湮灭消散了,一切都仿佛陷入了死寂,世界都仿若停止运转。
  
  大概三秒钟之后,将臣的身影轰然抛飞出去,被一拳轰成了重伤。
  
  “哼,小小的涅磐期就能正面跟我抗衡,真是找死。”
  
  大坤大帝面无表情,压根就没有把将臣放在眼里。
  
  将臣只是涅磐期,哪怕自身的手段惊天,但也无法掩盖他境界低下的缺陷,所以输给大坤大帝是再正常不过的。
  
  见将臣被轰飞,独孤天下赶紧瞬移过去,一把接住他。
  
  “别急,这才是个开始。”
  
  紧接着,大坤大帝笑着将目光转向江陵,贪婪地看着他面前的那枚玉玺。
  
  “父皇,太强大了,这才是我的父皇!”
  
  坤鹰的眼神一阵变换,紧紧地盯着大坤大帝,脸上带着崇拜之色。
  
  他坚信自己的父皇,一定能斩杀飞仙大帝,夺得那枚神秘的玉玺,并且吞并整个飞仙帝国。
  
  这些事,对大坤大帝而言,根本都不算什么。
  
  “死吧,飞仙大帝,轮到你了。”
  
  大坤大帝咧嘴轻笑了两声,而后一步踏出,整个人就瞬间出现在了他江陵面前。
  
  “哗啦啦!”
  
  就在这,江陵体内骤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这光芒照亮了整个天空,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
  
  所有人都看向天空。
  
  “吼!”
  
  下一秒,江陵仰天长啸,体内发生了惊天的变化,在玉玺的引动下,浑身居然长出了血色的长毛,并且嘴里也伸展出两只獠牙。
  
  紧接着,他体内的气息疯狂飙升,在短时间内暴涨了数倍。
  
  “死!”
  
  江陵瞬间就出现在了大坤大帝面前,一张嘴就咬在了他的脖子上,疯狂吞噬他体内的能量。
  
  “这!”大坤大帝猛然变了脸。
  
  “不好。”他内心慌了,赶紧对着坤鹰一挥手,把他挥走了。
  
  随后,大坤大帝生机飞速消散,几秒钟就彻底死亡了。
  
  这之后,江陵就恢复如常,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似的。
  
  “姬幽冥,姬宏,你们可认罪?”
  
  江陵看了看地上大坤大帝的尸体,面色一沉,随后缓缓抬头,看向两人。
  
  “将姬幽冥一派姬家余党全部清灭,其余姬家人任他们自生自灭,另外将姬宏和姬幽冥二人直接处死,并且剥夺姬家看管血魔泉的权利。”
  
  江陵面色阴沉,语气十分沉重地说道。
  
  “不,求大帝饶我一命,我已经受到了惩罚,现在变成了这幅模样,已经生不如死了,只求大帝饶我一命。”
  
  姬宏一听到江陵要处决他,吓得赶紧磕起响头求起情来。
  
  “而且属下所作所为都是被逼的,一方面受姬幽冥胁迫,一方面有不能违抗坤鹰的命令,但其实这都不是属下的本意啊。”
  
  姬宏可不想死,他还年轻只要活着就还有可能,所以他直接将罪行全都赖到了姬幽冥和姬宏身上。
  
  “哦,是吗?真的与你无关?”
  
  江陵没想到这姬宏既然这么没有担当,甚至连个男人都不如,立马脸色变得不悦,根本不屑于多看他一眼。
  
  “是,求大帝饶命啊,就是给属下再多几个胆子,属下也不会这么做的,真的都是他们逼的。”
  
  姬宏听江陵这话,以为江陵有了放过他的意思,更加卖力地推脱起来。
  
  “放屁。”
  
  一旁的姬幽冥原本沉默不语,他知道以江陵的性格,是不会放过他了,自然知道求情无用,但是一看见姬宏这模样,他瞬间就怒火中烧了。
  
  之前就是因为姬宏的背叛,才导致一切出了这样的变故,而如今姬宏又为自保,将所有事情全往他身上脱,这叫他如何能不生气,因此姬幽冥反手一个巴掌,直接朝姬宏脸上拍去。
  
  而被忽然被姬幽冥掌掴的姬宏,因为之前受伤严重,一个没有防备,直接被姬幽冥打得趴在了地上。
  
  “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我就是死,我也要亲手解决了你,替姬家清理门户。”
  
  姬幽冥情绪十分激动,直接祭出能量朝地上的姬宏脑袋上拍去,随即姬宏脑浆四溢,直接就被姬幽冥拍死了。
  
  江陵也万万没有想到姬游民会这样做,看着死去的姬宏,瞬间皱起了眉头。
  
  “哈哈哈,死了好啊,死了好。”
  
  而打死姬宏的姬幽冥,突然就像是神经错乱一般,大笑起来,指着地上的姬宏,不断地拍起手来。
  
  “还不快带下去?”
  
  袁天罡虽然爱看热闹,但却不会没事找事,给自己添堵,因此见到这一幕立马摆摆手让护卫军将人带下去。
  
  护卫军看了一眼江陵,见江陵微微地点了点头,这才将姬宏和姬幽秘一同带了下去。
  
  “这种垃圾,没必要因为他们而影响心情。”
  
  袁天罡拍了拍江陵的肩膀,似是安慰地说道。
  
  而江陵听了这话,却突然满头黑线,一脸无语地看着袁天罡。
  
  “对了,秦炎,你准备一下,准备拜我师兄陈屿秋为师吧,你是个好苗子,也该好好培养。”
  
  江陵躲过袁天罡的魔爪,转而一脸严肃地对一旁站着的秦炎说道。
  
  “谢大帝,没想到大帝还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真的是太感谢了。”
  
  秦炎没想到江陵真的如父亲秦钟所说,让他拜入陈屿秋门下,瞬间欣喜若狂,开心地像个得到糖的孩子。
  
  “父亲,你听到了吗,我又可以继续修炼了。”
  
  秦炎激动地拉住秦钟的手臂,不断地欢呼。
  
  “谢大帝,你对我们父子做的一切,我们就是来世也无法报答。”
  
  秦钟内心对江陵的感激自然不比秦炎少,也是眼眶中含着泪水,十分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