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扮男装:古代权臣奋斗录章节目录 > 第八十七章 听闻

第八十七章 听闻

同样是拿竹笛的,却是完全两种风格,就连曲子的风格也不一样。
  
  郑嘉闻吹奏的曲子低而绵柔,把人一下子就拉回到故乡的月色下,微风就像是冲破了想像吹拂在手指间和脸颊上。
  
  摇光大为感兴趣,想他郑嘉闻作为一名低调的杀手头子居然会青睐这样的曲子,太有反差萌了。
  
  她抽空瞥了一眼夏侯明和季桃,见这两个人毫无防备地倾听着曲子,脸上浮现出沉醉的神情,作为他们的主子在心里默默扶额,见识少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总是笑着,魏摇光深觉自己的眼睛里或许已经充满了了无意趣,甚至有很多别的考量,眼睛骗不了别人,但是面对郑嘉闻这样的人精还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的。
  
  眨眨眼睛,魏摇光的眼睛里恢复一片清明,嘴角的笑意不曾下过,勾勒出贵公子的善良与礼仪。
  
  一曲毕了,这间雅间里安静的落针可闻,郑嘉闻收起竹笛,低笑一声,“公子可还满意?”
  
  “甚好!”
  
  “公子看着年轻,谈吐倒是十分简洁直接,不知可否告诉在下是哪一府的公子,日后遇见了也好说话不是?”
  
  “瞧着你说话也很不一般,不知可否能先告诉我你的姓氏呢?如你所说,日后遇见了我也好说话不是?”
  
  两个人,一个端坐,一个跪伏,气势与气质却不相上下。
  
  季桃两人就算再迟钝,也感受到了自家主子的试探,还有两个人之间的风起云涌。
  
  魏摇光与郑嘉闻互相对视着,皆是一副但笑不语的样子。
  
  夏侯明虽未直接拔出佩剑,但是却暗暗绷紧了身子,时刻准备着出手。
  
  暗潮汹涌。
  
  “呵!”郑嘉闻低叹一声,“果然不好招惹。”
  
  魏摇光手里捏着一把折扇,摩挲着扇尾,面上带笑地与之说话,“嘉、闻。”她一字一字地念出来,声音清澈明亮,还隐含了几分的笑意,“我倒是认识一位同名的人。”
  
  点到为止即可。
  
  郑嘉闻自然是明白的,他轻笑起来,“在下只是普通人罢了,说话?据说在这江南客官们好这一口。”
  
  “怕是嘉闻被谁误导了,江南并不喜欢这样的。”魏摇光把手里的折扇开开合合,“有道是江南水乡,吴侬软语,委婉一点更合适。”
  
  “如此,在下受教了。”郑嘉闻拱手施了一礼,“公子还未告诉在下您的呢?”
  
  “这个好说,我姓燕,名玉衡,并非来自哪一府,理正苑出身,小门小户罢了,多是文人的闲情雅趣,别见笑就行。”
  
  “在下虽然来这怀柔城不足一月,却也是听过理正苑之名的,这便是在下失礼了,有眼无珠,未能识出燕公子,还请原谅则个。”
  
  到此摇光忍不住腹诽:您老怕是有备而来吧?还认不出我?假的吧。
  
  她摆摆手,谦虚道,“嘉闻不必如此,我与你一样普通人罢了,并非有官在身,可万万当不起这般礼敬。”
  
  “燕公子果真如传言中所说温柔和气,在下今日得以遇见燕公子也算是幸事一桩了,万不能拂了您的好意,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郑嘉闻微微俯身行了一礼,魏摇光赶忙虚扶一把。
  
  两人就着夏侯明与季桃的戒备目光,你来我往地打太极,气氛看起来是和谐的。
  
  你知晓我,我也知晓你,就是从没有互相见过面,咋一见面就发挥本性互相试探,猜来猜去,迂回着得到了不少信息,好了,该散了。
  
  魏摇光与郑嘉闻正是如上所述地在进行交流。
  
  送走了郑嘉闻,魏摇光深深地吐出一口气,身子一软用手撑着脸,放松自己。
  
  回想一下今日经历的事情,一波三折,十分惊险刺激。
  
  雀儿禁不住试探选择了背叛逃离,李游光倒是带来了有用的消息,可是却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辆马车,跟踪与刺杀,目的不明?望江楼主子郑嘉闻扮作伶人出现在茶馆里,是巧合还是故意?
  
  想不到啊,就这小小的怀柔城里会出现这么多人?
  
  究竟有何打算?为了什么样的目的?最重要的是会影响自己的计划吗?
  
  魏摇光略微有些头疼,用左手揉了揉额角。
  
  夏侯明一直都看着她,见状不放心地询问道,“公子可是不舒服了?”
  
  “有些头疼。”魏摇光放下了手,坐直了身子,收拾一下衣衫,“结账回去吧。”
  
  “是。”
  
  季桃站起来率先走出去结账,夏侯明在后面陪着摇光一起走下楼梯。
  
  这时已经要接近正午了,茶馆里人并不多,靠窗的几张桌子处还坐着几个人,他们谈话的声音就不加遮挡地传进魏摇光的耳朵里了。
  
  “我说你知道吗?我那在京城里做活的表叔昨个托人递回来一封信,说要我们最近小心些,搞得我今天都十分紧张,生怕自己得罪了谁,被抓起来啦!”
  
  “你说什么呢?咱们怀柔离京城那么远,怎么会有什么事呢?”
  
  “你别不信,我都收到信儿了,说是那个新上任的右相要来咱们怀柔啊。”
  
  “真的假的?他不好好地呆在京城,来我们这小城干什么?”
  
  “谁知道呢?总之最近小心些,听说这位右相可是十分凶狠的,我们就一小老百姓哪里担当的起啊。”
  
  “行吧,我回去给我家里人说说。”
  
  魏摇光一步步走近柜台的地方,季桃正在与掌柜的拉扯,她的耳朵里又灌进了别的一桌说的话。
  
  “听见那边说的话了吗?我这几天也是听到了点风声。”
  
  “风声?说来听听。”
  
  “我有一个亲戚在走马帮,专门往南边送货的,这不是回来了嘛,说是在南边见到了好多兵马,也不知道要什么。”
  
  “嘘!声音小点!”
  
  “你是说大历还是楚国啊?”
  
  “是大历。”
  
  “咦?这是要什么?大历与我们齐国的关系不是一向不错的吗?难不成?”
  
  “那倒不会,我寻思着呀,应该是要出访咱们国,这不正好右相也要来了,会不会就是来迎接的?”
  
  “别说,还真可能。”
  
  议论声渐低,魏摇光把注意力收回来,看向了茶馆大门外,季桃也说完话了,愉悦地走过来。
  
  “公子,结好帐了。”
  
  魏摇光点点头,迈步走出茶馆。
  
  身后的小二扯起嗓子响亮地说一句,“客官您慢走!下次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