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贴身女王章节目录 > 305章:面具服务员

305章:面具服务员

    来到楼内,自己仿佛瞬间进入了大山深处。两条古色古香的木质走廊、被间隔成了很多的包间,包间内部坐满了饮茶的客人。走廊外便是假山和桃树,而最让人称奇的是,走廊的正中、竟然还有一条缓缓流淌的溪水。
  
      鲁玉莹拉着我,绕开溪流,缓步进入大厅。
  
      “先生,小妹妹,请问需要点儿什么?”一个身着粉色套裙,戴着狐仙面具的女服务员、走上前问道。
  
      闻言,鲁玉莹顿时满头黑线的望着服务员,那表情就恨不得上去削她一顿。不过这个人很有“城府,”短短几秒钟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小妹妹,怎么了?”服务员和善的问道。
  
      “给我来一份你们这里的特色‘茶锅,’要最大份。”鲁玉莹撇了一眼服务员说。
  
      见状,我不禁偷笑,这鲁玉莹虽然前凸后翘,但身材太过矮小,不明所以的人、看了都会产生误会。
  
      “茶锅?还有这种火锅。”我故意岔开话题说。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先保留点儿神秘感。”鲁玉莹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道。
  
      我们坐在了一个小包间内,不一会,服务员便将一个小砂锅放到了我面前的桌子上。
  
      砂锅内飘着一层没有粉碎的茶叶,内部则是很多各式各样的肉丸子。一股淡淡的茶香从蒸汽中弥漫开来,闻上一口,不禁让人心旷神怡。
  
      坐在茶锅儿旁,我没等那些肉丸子完全冷却,便开始狼吞虎咽地将它们捞出来吞进肚子。
  
      那个吃相、看的再场的服务员和鲁玉莹是瞠目结舌。
  
      “喂喂!你冷静一点儿,没人跟你抢。”鲁玉莹有些头疼的说。
  
      “你一个月不吃饭试试?”我吞掉一个鱼丸、嘟囔道。
  
      “开玩笑,一个月不吃饭早就饿死了。”鲁玉莹双手抱胸说。
  
      “那我不是还活着吗?”我喝了口肉汤说。
  
      “你这个人是特殊材料做的,所以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鲁玉莹淡淡的说。
  
      我将火锅里最后一滴肉汤一饮而尽,“说吧。你鲁大家主、今天怎么突然肯为我屈尊了?”
  
      “怎么?我做事情就非要有目的吗?”鲁玉莹缓缓举起一瓶没有开盖的啤酒说。
  
      见状,一个带着狐仙面具的女服务员、大步流星的走上前,高高甩起自己手中的塑料“点菜‘本夹’,”潇洒的将鲁玉莹手中的酒瓶盖击飞了。
  
      “小妞儿够拽的呀!”我自言自语道。
  
      戴着面具的女服务员,扭头看了我一眼。似乎对蒙住双眼的我还能熟视万物非常好奇。
  
      “你跟他介绍一下你们的火锅店吧。”鲁玉莹喝了口啤酒说。
  
      “这是我们‘梦唐朝’茶馆的一个特色风格。
  
      给客官‘开酒’动作必须要帅,另外所有女服务员必须带着面具上岗,而我们茶馆的老板娘也隐藏在其中。如果哪位顾客特别开眼,可以在众多服务员中发现她,那不仅可以享受免单的服务,还可以得到‘梦唐朝’的年度优惠卡。”面具女服务员晃着手中的菜谱说。
  
      “真是打促销的好手段。”我失声道。
  
      “来这儿大多是为了尝鲜,活动只不过是一种娱乐方式,客官不要太认真哦。”面具女服务员说。
  
      我学着鲁玉莹的样子、举起一瓶啤酒,“来、给我‘起开。’”
  
      随着砰的一声脆响,瓶盖儿和酒水直飞溅起两米多高,等我缓过神来时,瓶子里的啤酒已经只剩下半瓶了…
  
      “样子挺帅,就是有点儿费酒。”我木然的说。
  
      “好了,你先下去吧。”鲁玉莹望着服务员说。
  
      服务员躬身行了一礼,随后大步流星地回到了吧台。
  
      我举起啤酒瓶和鲁玉莹碰了一杯说,“谢鲁大懂事长为我屈尊解围,小生感激不尽。”
  
      鲁玉莹摆了摆手,“别跟我客气了,我去个卫生间,一会儿咱们还有正事儿要谈。”
  
      话落,后者站起身,缓步向火锅店的内部走去。
  
      “果然有事…”我自言自语道。
  
      说完,我扭头望向身后问道,“蓝悦,这么长时间了,我可以摘下这个眼罩儿了吗?”
  
      “应该没问题了。”蓝悦回复道。
  
      闻言,我试着摘掉了眼睛上的黑色吊带。入目之处尽是一片模糊的重影,直过了良久,眼前的轮廓才渐渐清晰了起来。
  
      可没等我适应眼前的世界,一张宽而大的肥脸便出现在了我面前。
  
      “呦?大哥,你能看见啦?”
  
      我一把推开那张肥脸,“田可心?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是陪董事长、一起来鹤城参加生日宴会的。”田可心说。
  
      我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田可心,发现他衣着光鲜,神采奕奕,明显是在冰城混的不错。
  
      “升官儿啦?”我问道。
  
      闻言,田可心满面红光的说,“老弟我当上‘厨师长’了。”
  
      说完,他望了望四周、偷偷凑到我耳边说,“说来还多亏了和你的关系,懂事长给了我不少的关照。”
  
      “哎,田兄弟技艺过人,就算不靠关系,也一样能当上这个厨师长。”
  
      说完,我随意的举起一瓶没有打开的啤酒,“来,帮个忙。”
  
      “啪!”一个女服务员潇洒的将瓶盖儿起开。
  
      “来,田老弟。你我久别重逢,今天必须来个一醉方休。”我将啤酒递给他说。
  
      田可心双手接过酒瓶,“大哥,以后有事尽管开口,只要小弟能办到的,我绝不推辞。”
  
      几瓶酒下肚,让我忘却了这近一个月的阴霾。
  
      “大哥,听说你在鹤城受了不少的气,要不还是跟我们回冰城吧。‘宁做鸡头,不做牛噻。’回去之后兄弟这个厨师长让给你,我们都跟着你混。”三瓶酒下肚,田可心便开始豪言壮语。
  
      我叹了口气,“男人吗,受气是正常的,人要是想挣钱就免不了受气。算了,咱们不提这些,喝酒。”我端起酒瓶说。
  
      “还是大哥境界高。”田可心又喝了一瓶啤酒说。
  
      可正在我们“把酒言欢”时,一个戴着狐仙面具的女服务员却大步流星的走到我们面前。
  
      “二位先生、您好,这是我们老板的一点心意,请二位笑纳。”
  
      说完,身着粉色长裙的服务员,递上两个盛满热水的透明茶杯。
  
      “这是什么呀?”田可心擦掉嘴角的酒水说。
  
      “这是我们茶楼的招牌饮品‘唐茶。’”服务员解释道。
  
      我们俩仔细看了看空无一物的茶杯,没好气道,“这不就是白开水吗?”
  
      “这是秘密,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服务员说。
  
      田可心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服务员,身材、肤色都是极品,就是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那你能把这面具摘下来,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模样吗?这总该不会也是你们茶馆儿的秘密吧?”田可心问道。
  
      服务员掩嘴一笑,“对不起,臣妾做不到。”
  
      说完,身着粉裙的女服务员,命人将桌子上的啤酒全部收走。随后,她竟然缓缓的跪在了我们面前。
  
      我和田可心几乎是同时站起来阻止。可服务员却摆了摆手。“这是我的工作,请你们配合。”
  
      闻言,我二人狐疑地、坐回到座位上。
  
      这粉色裙摆的女服务员很有本钱,从我这个角度向下看,有些紧凑的吊带裙,根本藏不住、那纵深、隆起的、沟壑。
  
      见状,我二人同时咽了口、口水,目光都是有意无意的向下瞟了一眼。
  
      服务员跪好后,先是将两杯茶放于桌上,又取出两颗茶团掷于杯中。
  
      很快,那两个大茶杯中,便如被种下了仙草一般,由一根种子缓缓发芽,随后生出枝叶,最后竟然在透明的茶杯中盛开了一朵红色的牡丹。
  
      见状,我二人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而跪在地上的服务员则是微微挑了挑眉,似乎对我们俩的反应很是满意。
  
      “这里边儿是什么呀?”田可心啧啧称奇的问道。
  
      “秘密。”服务员淡淡的说。
  
      “那你快起来吧,总是跪着,我们也承受不起呀。”田可心大咧咧的说。
  
      闻言,女服务员并没有起身,而是缓缓伸出双手,将两杯茶递到我们面前。“二位。请先品尝。”
  
      田可心先是尝了一口,随后又将那红色的牡丹一饮而尽。而紧接着那张肥脸瞬间就扭曲成了一个奇异的弧度。
  
      “不好喝?”我狐疑的问道。
  
      田可心摇了摇头。
  
      “那是好喝?”
  
      “太好喝了!”田可心拍着桌子说。
  
      闻言,我兴奋的端起茶杯,刚要饮用。却被田可心这个小子一把抢过去全喝了…
  
      “你怎么这样啊?”我怒道。
  
      田可心擦了擦嘴角,“大哥不喜欢的东西,小弟愿意帮你排除万难。”
  
      “哪跟哪儿啊?怎么就成了我不喜欢了?你这占了人家便宜,还想让我欠你的人情,是不是?”我指着后者的鼻子怒道。
  
      见状,服务员轻笑这伸出光洁的玉手。
  
      “什么情况?”
  
      “红包啊?茶水虽然不要钱,但赏钱还是要给一些的。”服务员呆萌的说。
  
      “瓦特?你这是敲诈!”田可心怒道。
  
      我摆了摆手,借着酒劲儿抓起服务员的胳膊,“是不是我们不给红包、你就不起来呀?”
  
      后者点了点头。
  
      “那你就在这跪着吧。”我一把甩开她的胳膊说。
  
      闻言、田可心不禁大笑出声,“还是大哥最不要脸。”
  
      我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本想发作。却突然发现周围食客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
  
      见状,跪地不起的服务员得意一笑,“我劝你们还是乖乖给个红包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