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回收商的万界之旅章节目录 > 第0239章 北冥

第0239章 北冥


  呵呵。
  拿着我铸出来的剑,说我有点见识,流云也是醉了……
  女子动起手来,毫不留情,剑尖直奔杨怀武身上各处要害;杨怀武游刃有余地左挡右闪。
  断水枪跟玄铁剑惊雷在空中不停地碰撞、摩擦,带出一道道火星……
  十几个回合过去了,杨怀武依然没有主动功击,只是挥舞着断水枪,一次次地打断对方的进攻……
  二十几个回合过去了,黑衣女子的内力渐渐地难以为继,出剑的力道和频率开始下降……
  打到第三十几个回合,黑衣女子突然收剑,跳出圈外,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杨怀武手里的断水枪:“你使的可是断水枪?”
  闻言,杨怀武一愣,伸头看了一下枪头:经过几十回合的交锋,枪头上裹着的麻布差不多快成碎片了,只是有几根麻线未断,堪堪维持着“布”的形态;而透过麻布上的开口,可以清晰地看见漆黑油亮的枪头。
  杨怀武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流云子老前辈,可还在世?”
  听出黑衣女子的声音里有一丝颤抖,还带着些许期待,杨怀武回头看了一眼流云……
  “流云子还在世!”
  黑衣女子一下子跪倒在地:“劳烦少侠告知流云子前辈的下落……”
  见杨怀武有些迟疑,黑衣女子咚咚咚地磕起头来,
  见女子的头上都磕出血来了,流云叹了口气:“且慢!既然行云她,将师门的惊雷剑传给了你,想必你是她的弟子吧?”
  黑衣女子抬起头,诚惶诚恐地偷瞄了流云一眼:“奴婢不敢妄称弟子。”
  “起来吧!”流云一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拇指大的玉瓶,扔给了黑衣女子,“告诉她,仁清在擂鼓山等她!”
  “前辈,这是?”
  “拿给巫行云,她一看便知!”
  “谢前辈!”
  等着灵鹫宫的人都散尽了,段誉才从流云身后探出头来:“前辈,她们都走了吗?”
  “李秋水不是让你杀尽逍遥派的人吗?”流云一脸坏笑地盯着段誉,“她们就是逍遥派的。”
  段誉的脑子一下炸开了,颤颤巍巍地指着流云:“你,你怎么知道……”
  流云似笑非笑地叹了口气:“人得太活久了,有些事情明明不想知道,却还是知道了。”
  说着,流云回头看了一眼泥塘后的山崖:“这后面就是瑯寰玉洞,无崖子那个老色棍,还雕了一尊玉像放在那里吧?”
  说着,流云看了看脸憋得通红的段誉:“至于李秋水留给你的秘籍,里面净是春宫吧?”
  “你,你……”
  段誉一口血喷了出来,倒地不起……
  等再醒过来,段誉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天龙寺内。
  “你醒了?”
  段誉高兴地抓着孙三霸的手不放:“这里可是大理天龙寺?”
  孙三霸点了点头:“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你背到这里来的!”
  “孙兄,大恩不言谢!”
  “嗯!”孙三霸点了点头,“对了,枯荣禅师要见你!”
  “枯荣禅师?”
  段誉一脸惊喜:作为天龙寺的扛把子,枯荣禅师是很少见客的。
  段誉半天才冷静下来,高兴地摇着孙三霸的胳膊:“什么时候?”
  孙三霸一脸恶寒,挣扎着抽出自己的手:“现在!”
  “孙兄,请带路!”
  孙三霸点了点头,站起来就往外走……
  段誉跟着孙三霸,绕了半天,才来到一间小院门前。
  走到门前,孙三霸立住了,回头看了一眼段誉:“你自己进去吧!”
  段誉点了点头,忐忑不安地推开了两扇大门……
  合上大门,刚回头,段誉就发现了流云子那熟悉的身影。
  段誉也不清楚自己是该道谢,还是该怨恨。
  枯荣面无表情地伸了伸手:“世子,来了,请坐。”
  段誉双手合十,给枯荣鞠了个躬:“谢大师!”
  “世子,知道老衲为何唤你过来吗?”
  段誉点了点头:“逍遥派的事。”
  “百年之前,江湖上有四个绝顶高手……”
  ……
  听枯荣讲完逍遥派三个徒弟的恩恩怨怨,段誉倒吸了一口凉气:“好狠毒的女人!”
  枯荣禅师叹了口气:“那你准备如何处理这一身北冥神功的内力?”
  段誉斩钉截铁地回答到:“麻烦大师您给废了吧!”
  枯荣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盯着段誉:“世子,你可知道北冥这个称呼的来历?”
  段誉点了点头:“来自庄子的《逍遥游》。”
  “垂天之翼未见返,物我两忘己难舍。”枯荣禅师叹了口气,“北冥神功能吸别人的内力为己用,没有自己和别人之分,这就是所谓的物我两忘;可是要想将内力输出给别人用,就需要将自己的内力完全废掉,对应逍遥游的至高思想,无己。”
  段誉直接惊呆了:“这么霸道?!”
  “不过,”枯荣看了一眼有些沮丧的段誉,“完整的北冥神功,有特殊的收剑内力法门,可以完全收剑内力,让修炼者跟毫无内功修为的普通人一样。”
  段誉顿时来了精神,两眼放光地盯着枯荣禅师:“那大师,你有完整版的北冥神功吗?”
  枯荣禅师没有回答,只是两眼盯着流云……
  “流云子前辈……”
  虽然觉得流云挺和善,可讨要逍遥派的核心秘籍这种事,段誉还是不太好意思开口。
  流云笑眯眯地看着段誉:“秘籍我可以给你,不过,我需要你答应一个条件。”
  段誉皱了一下眉头:“什么条件?”
  “你现在可以考虑一下。”流云笑了笑,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契约,递给段誉。
  段誉接过去,看了一下,点了点头:“这个简单,只是交易的时间,有些太长了。”
  流云笑了笑:“我们需要的数量太大,为了防止砍伐过度,只能延长砍伐的间隔时间了。”
  “哦!”
  段誉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一眼流云:“道长,我可以拿回去给我伯父过目吗?”
  流云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给段誉。
  虽然十分想要得到,可段誉还是拒绝了:“无功不受禄!”
  “事情办不成,你再送回来就是了!而且,老道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再拿回来的!”
  见流云的口气不容置疑,段誉只好接过秘籍,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