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凤门之嫡女归来章节目录 > 第425章就那样种下情根

第425章就那样种下情根


  因为她和苏双和南墨的感情非常好。
  她和苏双,南墨三人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时南墨时不时的来苏府找她爹,爹会让他和她们一起学习。
  苏双不太爱念书,只有南墨来的时候,会装得特别乖巧,好像特别爱念书一样。和苏双相反,她继承了她爹的性子,特别的爱读书,并且过目不忘。
  南墨见她天天捧着一本书,害怕她变成书呆子,就会带着她一起玩,所以,那时苏府的院子里到处可见他们三人快乐的身影。
  想起小时候的事,凤月的唇畔含了笑容,那时的她们和他是多么的美好?那时的苏意真的是个天真无邪的大家闺秀。
  直到南墨出征,他要坐上太子之位,必须拿出点本事来,适时外敌入侵,先皇就命他带领十万大军,把敌军击退。
  那时南墨才十二岁,十二岁,还是个毛没长齐的年纪,怎能带兵出征?她放心不下,就偷偷的跟了去。
  她想,她终究是喜欢他的,可惜,没机会表白了。
  果然如她所料,缺少经验的南墨,好大喜功,不听老元帅的劝阻,连连受创,十万大军只剩五万。连带自己也被困在敌军之中。
  再见到他时,他正被敌军追击,一支利箭,透过层层的人群,朝他射去,她想都没想,替他挡了一箭。那一箭,真的要了苏意的命,从此,内里换了个灵魂。
  来到异世的第一天,南墨就深情款款的告诉她,他此生非她不娶,定不负她。不知是不是那身体的感情还是她从未碰到过男人那样对自己。
  当时她的心狠狠的跳了下,就那样种下情根。
  那时,五万大军还被困,她和他们全都命悬一线。得知情况的她,顾不得重伤,愣是趁南墨不注意,爬到了他的书桌,查看了文件和敌情。
  她知道,她要是说由她领兵,他们是不会相信的,何况那时她也没办法领兵,她能给的,只有办法。当时敌军已经把他们三面包围。
  唯一的办法只有诱敌深入,来个瓮中抓鳖。她发现,唯一没有受敌的一边是一条十米宽的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她找了批熟悉水性的人,假装要从河里逃走,敌军果然中计,大喊着把城门撞开,兴冲冲地往里冲。一早埋伏在城里的人,把他们杀了个片甲不剩。
  那一战,大获全胜,也奠定了她在军里的威信。同时也帮南墨把太子之位拿到了手。等先皇驾崩以后,南墨就把军队的管理权交给了她。
  当时只有一支正规军,那就是皇家军,她后面招兵买马,愣是变成了三军。三军成立以后,她带着他们四处征战,把外敌赶出去,同时开阔疆土。
  直到把南朝的版图扩大一倍以后,南墨把她召了回来,说朝里需要她。她带着军队回去,帮他把朝里的反对声压下去,待他守孝完了以后,助他登基。
  谁能料到,最后的结果会是这样呢?
  凤月讽刺的勾起了唇角,还记得南墨回朝之前说过,他要把太子府建在苏府的旁边,这样她和他就方便见面了。
  后来他真的那样做了,当时她是无比欢喜的,认为他是真的喜欢她。殊不知,他这样做全是为了苏双。
  凤月摇摇头,把脑海里的思绪甩去,她今日是来拿回她想拿的东西的,不是来追忆往事的。往事如风散,不该回忆,更不该留恋。
  凤月快速的穿过院落,来到了太子府里她以前居住的地方。她和南墨居住同一个屋子,可是他每天晚上都是睡在书房,从未碰过她。
  当时她也没多想,觉得大家年纪还小,要孩子的确不适合,待大一点再圆房也可以。却不知,他是根本不屑于碰她。
  曾经曾经,想起曾经就是场笑话!
  凤月沉着心思,推开了房门,房间里的摆设全没变,她的长枪,在床前的一侧,鲜亮如新。她知道,这府邸南墨是安排有人天天来打扫的。只是没想到她的东西居然都没扔。
  一个死人,一座废弃的府邸,估计也没扔的必要了吧。凤月径直走到屋子的中间,拿起自己的长枪,手摩擦着上面的枪头。
  屋子里的烛火突然被点燃,凤月猛然转身,南墨不知何时站在了屋子里,正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阿意。”如大提琴般动听优美的嗓音深情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凤月的身子重重的摇晃了下,下意识的夺门逃走。南墨快速的挡住她的去路,把她堵在自己的怀里。
  “我知道你是阿意,你没死是不是?”南墨激动的抓住她的手臂。
  凤月挣扎:“你放手,我不是苏意。”
  “是,我知道你是,不然你为何要取枪?”南墨神色肯定。那是苏意的枪,她对她的枪感情深厚,如果她不是她的话,为何要拿她的枪?
  “我是个小偷,看到这枪不错才起了歹心。”凤月胡扯。
  她不明白,南墨为何会在这里,还摆出一副对她情根深种的模样,这一切都错乱了吧?还是他真的认出她,想用旧办法再杀她一次?
  她又不是傻,上过一次当还上!
  “你就是阿意,我知道是你,你为什么不承认?你一定是怪我是不是?那不是我的初衷,是苏双害的。”南墨慌不择言的解释。
  “够了。”凤月冷颜打断他:“过去是怎样的,我不在乎,皇上也不用过多的执着,何况那些话皇上不应该对我说,你应该到苏意的坟上说。”
  苏意的坟!南墨的脸色陡然发白,身体摇晃,差点站立不稳,苏意没有坟,因为她的肉被野狗分食光了,最后连个衣冠冢都没有。
  看到南墨惨白的脸色,凤月眸里出现讽刺:“你亲眼看到她死了不是吗?她死在你眼前。”
  “不,不是的,我,我……”南墨竟无言以对。
  凤月突然没有了拿枪的心思,是她执着了,说放下过去,有的东西还想拿在手里。罢了,不要了吧。
  “偷根枪而已,居然这么多事,大不了我不要了,还你。”凤月把枪丢回给南墨,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阿意。”南墨追出去,却再无佳人的芳影。
  凤月再回到凤府时,帝熙已经在原地等候,他没有问她去哪里,只是看她两手空空,抿了抿唇道:“我以为你会去偷把武器回来。”
  “我是想的,可是被抓了。”凤月走过去,抱住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这个时候,她需要点温暖。
  见她难得的投怀送抱,帝熙眉梢上染了笑意:“活该。”
  他一直等着她开口,偏偏她就是不肯,要自己动手去偷,这下吃亏了怪得了谁?
  “阿熙能帮帮我吗?”凤月闷闷的说道,她的确是活该,身边有这么个大款,居然要去偷,真的是……
  “自然。”帝熙侧身,被他藏在身后的黑色长枪出现在凤月面前。
  这是?凤月目光闪亮的看着那长枪。
  “自然是给月儿的,看看,喜欢吗?”帝熙把枪拿过来,塞到她的手里。犹记得那明艳的少女,策马狂奔,神色骄傲,那摇曳的裙角,飞到了他的心里。
  可惜,那时的她心里眼里只有南墨。
  凤月伸手拿过,长枪挥过,带起一片银芒,绝色的容颜上,泛起狂傲。今日以后,她将再次驰骋天地。
  天高任我游,长枪一出,试问谁敢弑其锋芒?
  “走吧。”帝熙对凤月伸出了手。
  凤月毫不犹豫的握紧,衣摆轻晃,两人消失在屋内。
  “阿熙知道刘羽关在哪吗?”凤月随着帝熙的脚步,落到了慕容府。
  “知道。”在一个隐秘的地洞里,他花费了一翻心思才查到的。
  “阿熙的速度真是快。”凤月毫不吝啬的称赞,花费了一翻功夫才用了一天,这要是不费功夫的话岂不是一天不用?
  “阿熙在慕容府里安插了多少的探子?”凤月笑眯眯的问。
  妖孽真不愧是妖孽,其它三大世家中肯定有不少他的人,怪不得这帝都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他的,把三大世家的动静握在手里,还怕消息不灵通?
  “没统计过。”起码有一半是他的人吧,具体的没计算过,因为四大世家自古以来就互相渗透,只是在他接手以后,他把帝府里的探子一个一个的找出来,把他们给消灭掉,再换上自己的人。
  最后派出无数的探子,潜入其它世家,借此加强对其它世家的监控。
  两人如幽灵般,躲过慕容府的守卫,来到了假山旁,地洞就在假山的后面。凤月看着四周的重重假山,感叹帝熙的话无假,这地方果然隐蔽。
  要不是有人带路,这一层层的山,还不看傻她?这慕容府是对石头独爱吗?府里摆了这么多的假山?
  “月儿难道不知道,慕容家主喜欢收集石头吗?”慕容溢的爹没有其它爱好,就是喜欢石头。
  凤月嘴角抽搐,她的确不知道,喜欢石头,这爱好挺特别的。
  帝熙把手里的药收起来,探出身,看到洞前的守卫倒下以后,带着凤月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我们这般不太好吧。”凤月警惕的看着周围,好歹是来救人的,这么光明正大,不太像话啊。
  “怕什么?”人都被他放倒了,她就大胆的跟着他走吧。
  胆大包天的两人,踩着地上人的身子,进了洞,洞的两边点着烛火,通道能容三人站立,亮堂如白天。只是不透风透气,刚进洞口,凤月就闻到了血腥味。好看的眉宇皱了起来,凤月手握长枪,步履轻盈的往前走。
  一支闪烁着黑光的利剑突然射了过来,凤月侧身避过,帝熙挥手一砍,把它打落在地,同时不忘狠狠的鄙视凤月:“月儿是不是忘了你身后还有我?”
  她哪能忘记他啊,只是看不惯他躲在她的身后。一个大老爷们,也不嫌丢人!
  “阿熙不屑我保护你吧。”凤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他自然是不屑的,只是说告诉她,她保护他了?一直都是他保护她好不好?
  “我是帮月儿断后。”要是后面有人冲上来就惨了。
  “是么?”她刚认识他就信了。
  彼此不服气的两人,相携着往前走,一路上,时不时的会碰到一些小陷阱,但都被两人有惊无险的避过了。到了最里面的时候,隐隐的传来了说话声,凤月和帝熙的脚步变得更慢,犹如鬼魅般,停在了洞口处。
  有人,凤月瞧了帝熙一眼。
  我耳朵没聋,听得到。帝熙高大的身躯朝前侧,有意无意的把凤月挡在身后,这个小女人怕死,他得保护她。
  要是凤月知道他的想法,必然会踹他,说的好像他不怕死似的。人生短短几十载,最珍贵的莫过于生命了,没命了,一切都是浮云。
  “说,鬼影军团到底在哪里?”靠的近了,终于听清楚了里面的声音,是慕容溢的。
  “都说了不知道,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知道。”刘羽的声音,虽然那声音早已沙哑到辨不出原来的模样了,可她就是知道,那就是他。
  “还嘴硬,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嘴硬到什么时候。”慕容溢带了狠意。
  鞭子声,惨叫声,很快传来……凤月急得跳脚,差点忍不住冲出去,深呼吸了好几下以后才忍住。
  “拿来。”凤月对帝熙伸手,帝熙把早就准备好的药放在了她的手里。
  气愤的凤月,把药全部朝慕容溢扔了过去,在她就要冲出去的时候,帝熙把她快一步,站在了慕容溢的面前。
  “公孙御,你怎会在此?”慕容溢看着面前的“公孙御”,头顶冒烟,千防万防,怎么都想不到会是公孙御闯了进来。
  帝熙懒得理他,一个手刀把他劈晕。凤月长枪挥舞,捆住刘羽的铁链应声而断,在她上前要扶住他的时候,两个黑衣人从身后冒了出来。凤月想都不想的挥枪。
  帝熙一把把她抱住:“还没杀你就红眼了吗?那是我的人。”
  凤月放下长枪,白了他一眼,谁知道他还带了人,她以为是慕容溢的。
  “你还能再蠢点。”他的人都已经被他给放倒了,怎么可能还会有能动的?
  凤月:“……”
  他还能再损一点!!
  “好了,走吧。”帝熙不管凤月那变得难看的脸色,在黑衣人把刘羽给抬走的时候,他顺带把凤月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