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道之眸章节目录 > 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就改名

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就改名


  第五百七十三章我就改名
  楚岩看着他微笑点头,可是那年轻修士根本装作看不到楚岩的样子,独自摇着一把扇子,轻轻挥动,犹如在说不要打扰我,卑微的家伙!
  范冬颖看着他极其不爽,狠狠瞪了他一眼。
  此时一个中年散修冲着楚岩和范冬颖点头,楚岩忙拱手说道:“晚辈楚岩,前辈如何称呼?”
  “楚岩?!”那中年散修面容一僵,显得很是吃惊,一副不可置信模样打量着楚岩。
  其他修士个个如此模样。
  楚岩没有料到,自己这样出名了?
  那高傲年轻修士也倐的合上折扇,哈哈大笑道:“众里寻你千百次,竟然发现我们早已是旧相识!”
  “你找我,何事?”楚岩好奇的看着他问道。
  “在下柳龙巡,神器宗内门弟子,也是逍遥宗宗主第九夫人柳夫人的亲弟弟,今年二十一岁,我姐姐曾欲将楚十五小姐许配于我,但是现在因为你的缘故,这几乎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我找到你,只要向楚十五小姐证明你是一个比我弱的蠢才,我们的婚事才有转机,你现在知道我的目的了吧!”那高傲修士说道。
  原来柳夫人见于敏兰带小逍遥和楚十五回宗,就上门提亲,结果楚十五直接说道:“她将来要嫁之人,不求身份如何,天赋上一定要胜过楚岩!”
  柳夫人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江湖上冒头了一个小散修叫楚岩。
  这事和柳龙巡一说,柳龙巡高傲的回答:“我柳龙巡二十一岁已是入道之境初期,天赋如我天下有几人可比?”
  他完全不把楚岩放在眼里,因此到处寻找楚岩,意欲一比高下。
  他知道楚岩是散修,因此那散修多他就去那,还别说他还真就碰到了楚岩。
  “你该干嘛干嘛去,你不是要娶楚十五吗?”范冬颖瞪了柳龙巡一眼说道:“就说楚岩已经娶了我范冬颖,叫楚十五还有小逍遥都死了这份心吧!”
  “一个潦草散修也有人抢着要…”柳龙巡说到这里,一顿,稍许轻咦一声,仔细打量起范冬颖,良久带着些许夸张而又不可思议的表情问道:“你和云煞宗圣女好像重名!”
  “什么重名!”范冬颖冷哼道:“我就是云煞宗范冬颖,你明白了吧,而且实言相告,我和相公的婚事,还是逍遥宗十八夫人于美梅君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小逍遥和楚十五证的婚!”
  “咔嚓!”一声,柳龙巡手中的折扇被他一不小心折断,而其他散修表情更是精彩。
  一个刚喝进口中的茶水顺着嘴角,淅淅沥沥的又流出来了。
  一个一不小心额头砸中桌面,将桌子上的茶碗杯碟震的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一个刚端起的热水壶,将热水全部倒在自己大腿上而丝毫不自知。
  还有一个正要吃莲子,不知不觉间将莲子塞进了自己鼻孔!
  还有一个噗通一声直接向后仰面摔倒。
  这不是做梦吧,一个卑微的散修取了大宗宗主的掌上明珠,这可是前无古人之事,但凭着一条楚岩两个字就要在散修界里大书特书!
  还是柳龙巡见过大世面,他最先从惊愕中清醒过来,有些情绪激动的喊道:“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想我柳龙巡人中龙凤,出身三江门上层,年轻有为,二十一岁就已是入道之境,我如此出众,求一宗门众多普通女儿中的一人都不可得,而且还有我亲姐姐宗主夫人保媒,你一个个小小潦草散修,何德何能?竟然能娶到云煞宗唯一千金大小姐,这怎么可能!是苍天瞎了眼,还是千金大小姐昏了头?”
  “呸呸呸!”范冬颖怒道:“你才昏了头,我相公乃烁古振今的第一天才,你一个小小的中等之资,自称人中龙凤,你要不要脸?你若能挡住我相公一击,今天也算你是一个天才!”
  “一击?!”柳龙巡吼道:“如果我挡不住楚岩一击,我柳龙巡从此改名,我改名柳屎寻!”
  外面的城主等听到贵宾席里怼起来了,吓得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请求仙缘阁阁主前来打探到底怎么回事?
  这仙缘阁阁主本与城主不睦,原因是因为蜂谷城城主结识了冰雪宗一个外门执事,所以对仙缘阁阁主渐渐不那么恭敬了,仙缘阁阁主因此也看城主越来越不爽,今日城主公子大婚,那冰雪宗外门执事自不肯来,而仙缘阁阁主也有意出城主的丑,不肯出席。
  这城主才想出这么一招,重礼拉拢其他散修撑场面,如今散修们闹起来了,城主再不心甘,也不得不请求仙缘阁阁主出面解决。
  仙缘阁阁主听完介绍,心中一喜,心道我给你搅大点,让你城主儿子的婚礼变成葬礼!
  于是仙缘阁阁主屁颠屁颠的来到了贵宾席,正听到柳龙巡说挡不住楚岩一击,就改名柳屎寻,心中大喜,因为他不知道前因,就想着怎么搅合,就开口说道:“诸位道友,我乃蜂谷城仙缘阁阁主吴迎合,请各位道友赏个面子,如有什么恩怨,等我们城主公子大婚婚礼举办完毕后再做计较如何?”
  吴迎合这话非常恶毒,即使散修也看不上什么凡人城主,而吴迎合这话的意思是你们的事没有我们城主大人公子婚礼重要,就触犯了修士与凡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挑拨之能可见一斑。
  果然一听这话说,柳龙巡大怒,一掌挥出,就将身后的一面墙壁稀里哗啦的击个粉碎,然后倒飞出贵宾席,吼道:“小小城主也来欺我,我不将这里搅个粉碎,就不知道我柳龙巡乃人中龙凤!”
  楚岩感觉真是可笑至极,有谁动不动将自己是人中龙凤挂在嘴边,这等自恋在自恋界里倒真可以算上人中龙凤!
  “不要伤及无辜,你若与我战,那就一战便是,不必扯上什么城主他们!”楚岩不慌不忙走到贵宾室外面说道。
  这是一处花园,倒也珍奇异草不少!
  楚岩在园中站定,冷冷的看着柳龙巡,然后一道神识锋芒倐的射出,犹如一条游龙缠绕住柳龙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