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道之眸章节目录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大杀四方

第五百五十六章 大杀四方


  第五百五十六章大杀四方
  “做我云煞宗死敌,你一个小小散修也配!”一个云煞宗弟子嘲讽道。
  “你撒泡尿照照自己,我们云煞宗一粒沙都可以要你焚身碎骨!”另一个云煞宗弟子叫嚣。
  “见过吹牛的,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虬髯大汉呸了一口骂道。
  “那你们就动手啊!”楚岩冷酷无情的说道。
  小凤凰和楚十五发现楚岩忽然变了,变得像一尊死神降临一般,如此陌生,如此充满寒意,不禁心中都是一缩。
  “田里,你动手要了他的命!”虬髯大汉对身边一名黄衣青年说道。
  黄衣青年也是入道之境中期,他看了一眼虬髯大汉说道:“蒋师兄,这小子不简单,刚才刘志偷袭他都没有得手,他身上好像有异宝能避刀剑!我们为何与他单打独斗,不一起动手将其千刀万剐?”
  田里有些示弱胆怯的说道。
  “少废话,快动手!我们堂堂云煞宗外门弟子,还能被一个小小的散修唬住不成!”虬髯大汉怒道。
  田里无奈,转身上前,手中已经多了一把泛着寒光的弯刀。
  “死!”楚岩一声暴喝而出,神识锋芒从眉间穴位射出,射向田里,田里刚才已经两次见识楚岩神识锋芒威力,那敢不小心,急忙又虚空一抓,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犹如龟壳的盾牌,这盾牌用妖兽玄龟龟壳炼制,算是法器中的顶级存在。
  但是在楚岩神识锋芒攻击下,直接被轰碎,碎片又把田里炸成蜂窝,鲜血涓涓流淌,很快干涸。
  看着一招即被杀死的师弟,虬髯大汉眼珠暴涨,怒视着楚岩,一字一顿的问道:“你究竟是谁?”
  他原以为第一次偷袭失败,是楚岩凭借自身法宝反袭击得手的结果,但现在看起来他大错特错了!
  “散修楚岩!”楚岩更加冰冷的回道:“下一个是你吗?”
  “是我,虬髯大汉从飞舟跳下,双手一晃,左手已经一张符禄,右手一把圆月弯刀,那刀泛着冰蓝色的光芒,至少宝器级别,而虬髯大汉本身就是道成之境初期的修士。
  “他手里拿着的是隐身符禄!”楚十五冲着楚岩大叫道。
  虬髯大汉冷冷一笑,手中符禄立即燃为灰烬,大汉消失不见。
  楚岩忽然感觉一股劲风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向自己额头呼啸而来。
  额头上的穴位立即射出一道神识锋芒,轰的一声不但将虬髯大汉劈下的圆月弯刀轰成渣渣,也将虬髯大汉逼出身形。
  “你这究竟什么功法?”虬髯大汉惊骇的叫道,他看着自己持刀的右手,只剩下很短的刀把,而虎口破裂,鲜血飞溅。
  “这不公平,你难得全身都可以发出攻击?”另一个云煞宗弟子惊惧的喊道。
  “没有公平,只有死亡和生存,因为我们之间是生死之战!”楚岩说完,又射出一道神识锋芒,出其不意直取虬髯大汉腹部!
  虬髯大汉还在愣神,根本躲避不开,腹部被打了一个结结实实,神识锋芒的剧烈爆炸,将其轰击的只剩下一颗头颅!
  “快走!”其他云煞宗弟子见状惊惧的催动飞舟逃离!
  “走?”楚岩冷哼道:“你们走了,谁向范前辈赎罪,不赎罪,如何让范前辈瞑目?”
  话音未落,七道神识锋芒接连射出,轰向了飞舟和飞舟上的云煞宗弟子。
  爆炸声落,飞舟已是满目疮痍,而云煞宗弟子全部惨死,无一活口,杀戮的快感充满楚岩的心头,大仇得报的感觉不言而喻!
  看着如魔王般的楚岩,小凤凰和楚十五不由得都是心中一紧,她们理解楚岩的愤怒,她们理解楚岩为范羽报仇的心切,她们也看到云煞宗弟子的可恶和嚣张,但是她们对此刻的楚岩依然感觉心惊,这种心惊源自内心深处,犹如看到在楚岩身体内存在着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楚岩,这个楚岩凶残、嗜杀、甚至是暴戾!
  “好,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此乃真丈夫!”金龙倒是对楚岩的表现很是满意!
  楚岩从破损的飞舟上,取下一块板材,用短剑在上面刻下:仁义修士上范下羽之墓!
  立在了范羽的坟墓之前。
  小凤凰和楚十五都上前,为范羽深深一躬!
  “我们去哪里?”看到楚岩慢慢恢复正常,凶戾之气不见,楚十五才低声问道。
  “都说祸害千年,好人不好命!”楚岩所答非所问,又像自言自语道:“可是范前辈这个好人转眼即逝,我很痛心!”
  “你已经为他复仇!”楚十五安慰道。
  “我看你若不解气就去出气,周围一定有其他云煞宗弟子寻你,找到他们全部杀掉不就可以了!”小凤凰无所谓的说道。
  “我不会主动去杀他们,但如果他们再招惹我,我必杀之!”楚岩平静的说道。
  “就是这样啊,打不过再跑!”小凤凰咯咯娇笑道。
  “好了,妹妹!”楚十五向小凤凰使了个眼色,让小凤凰不要鼓动楚岩。
  三个人再次出发,显得很是沉默,没走多远,就看见天空中又有一艘中型飞舟飞过,似乎在寻找什么,并没有注意到楚岩他们。
  “我小时候就有一个愿望,像只小鸟自由自在的飞翔,可是慢慢长大了,我的愿望都能慢慢实现了,我才发现天上的小鸟随时都会被地上的猎人击落,我不知道是小时候单纯的好,还是该勇敢面对现实的好,我一咬牙告诉自己,爱怎么就怎么吧,但是依然危险重重!”小凤凰看着楚岩边走边说道:“所以能没心没肺,所以能快快乐乐,所以能今朝有酒今朝醉,就让一切都去他的吧,不要想太多了!”
  “你好像也懂很多道理,还有些像哲理!”楚岩看着小凤凰笑道。
  “爷爷说我没心没肺,可他就喜欢我没心没肺!可是我知道人怎么可能真的没心没肺,是爷爷想的太多,他看到我傻傻的快乐,就像实现了他自己的梦,所以他才那么爱我!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因为爱我却带给我无尽的杀身之祸!”小凤凰无所谓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