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道伐天录章节目录 > 六十四章 无处不蛇形

六十四章 无处不蛇形


  郑剑书一日起来,正如往常洗漱时,突然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还没等他同意,就有两名武师推门而入。
  "郑先生得罪了,我们受命搜查全府上下。"
  郑剑书一脸错愕,上次搜查还是因为杨夫人想陷害自己,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两个武师到处翻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相关的东西,于是又匆匆离去了。
  郑剑书走了出去,不明白这又是发生了什么,难道府里又进贼了?
  不过只要别偷到他头上,那一切都好。郑剑书径直到了后花园,看见吴继和已经起来练武了。
  "先停一停吧。"
  吴继和听见师父在一旁拍手,疑惑自己是不是哪里错了,立刻停下了动作。
  动作虽停了,但姿势依然不变,没有回到平时自然站立的姿势,还是拳势的样子,只是感觉慢了很多。
  这里头亦有门道,郑剑书交给吴继和的种种拳势里,快慢都是一样的。
  什么意思呢?但凡世间拳术,亦种种不同,有的讲快,有的求慢;有的求急,有的贵缓。
  求急求快,尚可理解,毕竟比武时刻不容缓,一触即发,但为什么还有求慢的呢?
  求慢的运动,其实是通过缓慢的来锻炼筋骨。慢其实比快更难,做缓慢的动作时身体其实是非常紧张的,因为此时为了维持身体的架构反而要用力量。
  所以便有人通过慢动作来练拳,如同在水中一样层层用力,便是绵拳、柔拳之属。用这样的方法练拳练出功力来,比武时自然就快了。
  而郑剑书教授的所谓"六合拳",则兼具了江湖上快慢两种两法,同一个动作快则如闪电,慢则如撕绵。
  如同一条蛇在地上爬行,慢时如风拂柳,而快时目不及瞬。
  然而人有四肢头颅,而蛇不过一条身子而已,难道两者有何可比吗?
  其实两者就是一回事。
  蛇唯独一条身体,其运动无非就是身体一曲一直。身体作无数曲直时,就会如河流一样自然蜿蜒而行。而身体做一个猛烈的曲直时,就能闪电般的将身体射出。
  人有四肢,但运动的原理不过也是一曲一直而已,即拳家所言的"身有五张弓"。
  哪五张弓?不过是四肢加上身体而已,一切发力乃至一切运动,不过是这五张弓的屈伸,即身体的屈伸。但若要深究,这五张弓又何止是弓呢。
  六合拳者,就是利用了这种理法,将五张弓的运动统一成"起落"二字,一动无不动。化五为一,六合归一,万殊归为一气,其实就好像一条蛇,也和蛇一样急缓自如。
  像这样去运用身体就能称心如意,让全身变化归于一气,能远能近,能刚能柔,能急能缓。
  我想要快的时候,动作能快,但一慢下来动作就缓。或者说刚柔、远近、急缓本来就是同一个东西,不过是"一气"之变化,在内则为意,在外则为形。
  不过今天郑剑书不是来指点徒弟拳法的,他说:"是时候了,我教你兵器吧。"
  "好,师父。"
  "你学过什么兵器?"
  吴继和的父亲是京营军人,他小时候父亲就常常请外面的教师回来教武术,父子两个都一起学。
  数年下来,吴继和学的各样兵器也有不少,他现在一一跟郑剑书演示,都是江湖上常见的兵器。
  单刀、双刀、春秋刀、倭刀、花枪、大枪、棍、锤、鐽、鞭、爪。。。。。。
  "先等等。"郑剑书叫停了徒弟,"你到底学过多少?"
  "十八般兵器都学过了。"
  吴继和回答,这还没算上梭镖、飞刀、弓弩和骗马、骑射等艺。
  "全忘了吧,今天你要重新学起。"
  关于郑剑书的这句话,吴继和半信半疑,但没有太大的异议,毕竟郑剑书一见面就把他的兵器给拨走了。
  "这世界上的兵器种种不一,但你只需要会四种,其余的就都能掌握了。这四种是刀、枪、剑、棍,称为四正。"
  "噢。"
  刀枪剑棍,各有其长。郑剑书解释说,刀的特点在于有刀背,熟于刀法就能掌握兵器中各类格挡、削抹的技法。枪的特点,在于能让人掌握虚实转换。棍似两臂,能让人学会用兵器锁拿和近战的技巧。而剑如游龙,利在迎锋直入。
  这四种兵器又非截然不同,如刀剑有相通技法,枪剑、枪棍、刀棍亦有相通之处,总是互相补充,学会一个再学其它的就容易了,也更容易领会到精妙之处。
  种种兵器,也无非是刀枪剑棍的组合和异化,能学会四正兵的技法,其它东西就不必再学了。
  郑剑书将自己平时携带的那根手杖拿出,问道:"你觉得这是什么?"
  吴继和对这把手杖很熟悉了,他知道里面藏了一把刀。
  郑剑书将那把刀抽了出来,刀身像尺子一样笔直,而刀尖锐利异常,不同于吴继和见过的任何刃型。
  "这种刀尖是古人为了'刺'这一个动作特别设计的。"
  双手握刀一刺,长刀发出破空声。
  "这一刺如同蛇咬蜂刺,中者不觉。刺是最简单的招数,也是最难的。"
  郑剑书轻抚刀身,又说:"刀枪剑棍,全在这一个东西上面了。如刀如枪如棍,你的刀我已经叫人在做了,但刀枪剑棍无法一蹴而就。"
  吴继和知道师父是真心待已,他接下来要教自己的是真正对敌取胜的本事。
  "师恩如山啊,郑师叔。"
  就在这个时候,却传出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郑剑书转身一看,看到了何化田,不由得十分惊讶,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但仔细一看,何化田穿着武师的衣服,腰上也挂着吴府武师的腰牌。
  自己在飞贼之乱时也曾做过此种打扮,但那是在吴荃银帮助下才做到的混水摸鱼,一般人想冒充吴府武师是很难做到的。
  "你在这里做什么?!"吴继和还记得,何化田是绿林法外之徒,他来此地并无好事。
  "别着急啊。"何化田举起了自己的腰牌,"我和你师父一样,来吴府上讨一口饭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