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燧灵记章节目录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好事找上门来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好事找上门来


  南宫翎想要在问鼎门开山门的消息,在清风居暗中传开来,清风居好似忽然有了定海神针。高天甩手把南宫翎传道之事,全都交给了罗志超,高妙仪和安馨三人。
  金燕子在清风居安心备嫁。罗润清拉着甘兴从飞来峰住到了飞炼峰半闲堂,兴致勃勃地一起钻研炼药。连长老堂的长老们也纷纷闭关,各自修行。
  飞云门在外面各路人马争先恐后赶来,沿路纷争越来越剧烈的时候,奇异地平静下来。
  距离南宫翎讲道还有三天,刚过了早膳时分,沈开明,于含笑,司徒开明和司徒莲花四人,就说笑着进了清风居的大门,直奔外院的书房求见高妙仪。
  是的,为了不耽误金燕子修养身体,罗志超夫妻和安馨把他们理事的地方,从金燕子的内书房搬到了清风居的外书房。
  沈开明等四人也是在大门口,一早打听好了罗志超先去了飞来峰,一上来求见的便是高妙仪。
  高妙仪在外书房的院门外接着四人,没有把他们往书房里带,堵在门口问四人:“表哥表姐们找我何事?”
  “我们来帮忙!”司徒莲花开门见山,满脸笑容地欢喜道:“今日我们才知晓,南宫神仙讲道这事是表哥和表嫂领了差事。你们夫妻新婚燕尔,少不得要我们几个亲戚要来帮衬一二,别把你这个新嫁娘给累坏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
  高妙仪也笑眯眯地答应道:“不是什么大事,我们这边都安排妥当了。你们想要帮忙去飞来峰找我夫婿去,他那边要帮着事务堂安顿众多来人,事情又多又杂,你们赶紧过去。”
  沈开明和司徒连明对视一眼,一起点头答应道:“行,我们这就去。”
  沈开明转头对于含笑和司徒莲花说道:“你们俩别跟我们去了,飞来峰外来人太多,别被人给冲撞了,你们留在这里替表妹搭把手跑个腿好了。”
  不等于含笑和司徒莲花同意,高妙仪抢先拒绝道:“传信跑腿这事用不着两位表姐帮忙了,书房重地也不好让两位表姐进去。。。。。。”
  于含笑格格笑了起来:“连三哥真是信口开河,这等要紧的差事都是用飞信往来传信,让我们跑腿真是黄花菜都凉了。”
  她转头对着高妙仪笑道:“我们帮不上忙,却想要让表妹帮一个忙了。都说南宫神仙英明神武,天人之姿,我们四个都还没见过。不知表妹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们先见上一回?”
  “你不知道了,传功堂的人可讨厌了,知晓我们是你的表哥表姐,老是拿话挤兑我们,说我们没见过南宫神仙,是表妹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表哥都跟他们争斗过几次了。”于含笑转头对沈开明挥挥手,“你还不把手上的袖子撩起来给表妹看一看?”
  沈开明捂紧了了胳膊,“不用了。”
  他飞快地拉住司徒连明的手,“走了,我们去飞来峰帮忙,早晚会见着南宫神仙,跟他见个面说说话不是难事。要让表妹帮忙的是你们两个,我们先走了。”
  沈开明抓住脸色通红的司徒连明飞快地走了,司徒连明等着远离了清风居才对沈开明低声问道:“这么做对安馨不妥吧,安馨只怕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我们求娶。。。。。。”
  “别说了。”沈开明连忙打断司徒连明,“让我们的妹妹去,总比便宜了其他人更好。你总不想一辈子当缩头乌龟,被一帮子不知所谓的泥腿子动不动奚落。。。。。。”
  司徒连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你别说了,唉!”
  两人的声音在山风中被吹散。
  外书房的门口,高妙仪却是寸步不让,她笑眯眯地问道:“传功堂怎么这么没规矩了?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你们说出来,我去替你们出气。”
  司徒莲花的眼睛亮了起来:“还能有谁?还不是辛雨,全秀丽和卞长哥她们几个,欺负我们几个是从飞龙峰出来的人,有事没事就喜欢找茬。”
  “特别是辛雨,她学了《飞虹剑法》,武功晋升到先天下四境之后,自认是安馨第二,越发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啥?辛雨自认安馨第二?
  高妙仪像是听见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她低声笑道:“我记住了。等有空了我请安长老去一趟传功堂传授武功,等他们见过安长老的神功之后,自然会收敛。区区跳梁小丑,不必放在心上。”
  “你们回去吧。”
  高妙仪直接下了逐客令。
  她成亲了,眼光比当姑娘的时候更洗犀利。面前的于含笑和司徒莲花,虽然也穿着飞云门弟子的一身白色衣裙,可两人打扮极其精心。
  从头上的发髻发饰,衣裙披风上的绣花,衣领上的白色狐皮,腰间的玉佩储物袋,到脚上的白色小皮靴,样样都彰显着飞龙峰曾经的尊贵荣华。
  特别是两人吹弹得破的皮肤和芊芊玉手,连同弱柳扶风却又柔而不弱的身姿,明显跟门内常年习武的女子不同。
  高妙仪在心中叹息,面前两人的模样都算得上是顶级美人,对上寻常男子自然是可以手到擒来。可是她们太久没有见过安馨,真要见到安馨了,她们这会儿的踌躇满志,底气十足,就是个十足的笑话。
  到底是她的亲戚,她不想两人出乖露丑丢了她的脸面,情愿这个恶人由她来做。
  于含笑和司徒莲花哪里会懂得高妙仪的苦心?
  她们两人一左一右贴近高妙仪,一起伸手拦住高妙仪的胳膊,于含笑对着高妙仪笑道:“表妹,一码归一码,你去找辛雨几个给我们出气是好事,我们想要见南宫翎神仙也是好事呀?”
  司徒莲花也羞涩地笑道:“表妹,你只管通禀进去,说不定南宫神仙也想要见我们一面,他对飞龙峰的嫡支嫡系没有半点好奇心吗?”
  好奇个屁!
  高妙仪简直要无语了,南宫翎昨天还提醒她什么来着?沈家和司徒家另有企图?看看,今日这企图明晃晃地摆在她的面前,她想要闭上眼睛不看都不行。
  高妙仪伸手拂开身旁的两人,不客气地把两人往外送去,她低声劝说道:“你们别添乱了,南宫神仙半点要见其他女子的意思也没有。你们在这里胡闹,南宫神仙若是知晓了,只怕不会高兴被人当猴看。”
  “表妹!”于含笑笑盈盈地娇嗔道:“你看你说的,我们是来看神仙,你怎么胡说什么当猴看?你赶紧去问一问吧,我们等着你来回话。”
  于含笑和司徒莲花对视一眼,一起退后一步,笑盈盈地看向高妙仪,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