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妖女乱国章节目录 > 二百七十八、失踪

二百七十八、失踪


  
      檀道济听到刘义隆的问话,便直起上身,望着刘义隆毫不迟疑道,“臣愿意。说起来,臣有好几个儿子,却只得她一个女儿。自她出生那日,奶母将她放入臣怀里的那一瞬间,臣就决定护她一辈子周全。只可惜,后来种种变故,臣一错再错。只是这一次,臣决不能错。”
  
      檀道济露出满脸慈父的笑容,“等皇上有了子嗣,就能明白臣此刻的心情了。”
  
      刘义隆闻言一愣,皇长子出生的事一直被瞒着,檀道济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有儿子了……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抱刘劭时,孩子那么小,那么弱,他两只胳膊扎着,甚至不知道该如何使力,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伤了儿子。
  
      刘义隆当下心中一片柔软。他扶着檀道济的胳膊,诚恳道,“将军一片慈父之心,朕感同身受。将军的爱女寻获传国玉玺有功,朕不仅不会怪罪于她,更要嘉奖她。既然她此前因罪流放,此次便功过相抵吧。朕会传令下去,召她回建康,与你们团聚。”
  
      檀道济没想到,自己筹谋多年却一直无法为女儿洗脱罪名,让她得以回家。如今雨儿竟然自己做到了。
  
      他再次叩首,“臣叩谢圣恩。臣愿肝脑涂地,报答皇上。只是……臣女如今怕是无法归朝。”
  
      刘义隆闻言瞬间就变了脸,横眉道,“怎么,将军可还有什么不满意?”
  
      檀道济抱拳,“臣不敢。只是臣收到消息时便已得知,各方想要争夺传国玉玺的势力已经集结,正往北凉赶去。若皇上允许,臣愿带自己的家将,潜入北凉,迎回传国玉玺。”
  
      刘义隆依旧冷着脸,事已至此,他是不可能放檀道济离开建康的。檀邀雨手里握着传国玉玺,又已经自立为仇池国主。
  
      若是放檀道济走,那刘宋便再没有能够挟制檀邀雨的把柄。那传国玉玺的归属,就会充满变数。
  
      刘义隆略微缓和了一点神色道,“将军乃朝中股肱之臣,岂可轻易涉险?将军不用担心,此事朕定会派一个得力的人去,平安接回檀女郎。将军先回去等消息吧。”
  
      檀道济闻言,心知皇上不可能让他离开建康,多说无益,他朝刘义隆拜了一下,倒退着出了寝殿。
  
      檀道济一走,刘义隆就对寝殿屏风后的恭房唤道,“人走了。你出来吧。”
  
      刘义季闻言从屏风后探出半个脑袋,确认檀道济真的走了,这才从屏风后出来。然后直接单膝跪地,“恭喜皇兄!传国玉玺终于可以收复了!”
  
      刘义隆其实也很激动,方才檀道济在,他还得端着,此时只有七弟在身边,他无需再掩饰,一下拍在刘义季肩膀上高兴道,“说得好!等传国玉玺回到建康,朕便开宗庙,祭告先祖,让父皇在九泉之下也高兴高兴!”
  
      七皇子刘义季昨天被刘义隆抓着考校学问,结果错过了出宫的时辰,刘义隆索性就将他留在宫中,兄弟俩像从前一样抵足而眠。
  
      谁想到檀道济一大清早地来上奏,就只好先让刘义季躲在屏风后。
  
      刘义季此时兴奋道,“皇兄,你打算派何人去接回玉玺?臣弟听檀将军所说,不像是危言耸听,怕是有不少人急不可耐地要出手了。”
  
      刘义隆想了想,对外面的内侍下令道,“去偏殿叫嬴统领来见朕。”
  
      刘义季忽然坏笑道,“皇兄,您还让嬴大哥替您看孩子呢啊?臣弟上次见他眼圈跟墨画上去似的。”
  
      刘义隆也知道为难嬴风了,只是他刚登基,能完全信任的人实在不多。
  
      外面的内侍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了,禀报道,“回皇上。嬴统领不在偏殿。奶母说,嬴统领昨晚就没出现了。”
  
      刘义隆皱眉,嬴风虽然平时没规没矩的,但却不可能一言不发地就离开。
  
      “暗卫!”
  
      一名暗卫立刻从屋顶上翻下来,走进寝殿,“皇上有何吩咐?”
  
      “你们统领呢?”
  
      暗卫闻言摇头,“属下只知统领在偏殿照顾皇长子。”
  
      刘义隆此时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宫中的人不知道嬴风的去向很正常,可若是连暗卫都不知道……
  
      “立刻派人去找!”
  
      然而嬴风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最后见到嬴风的是一名暗卫,嬴风当时正在御花园里捉蛐蛐,说要拿来逗皇长子。此后就再没人见过他。
  
      “怎么这么巧?”刘义隆喃喃道,“檀道济说他是昨晚收到的消息,嬴风也是昨晚不见的……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联系?难道他去北凉找檀邀雨了?”
  
      刘义季却不这么认为,“若是嬴大哥收到了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来告知皇兄您。断不可能连招呼都不打,自己就走了。况且他一个暗卫都没带走,就算他是去救檀邀雨,也不可能单枪匹马地去啊。嬴大哥可不是那么莽撞的人。”
  
      刘义隆闻言也点头,“你说得没错。嬴风一定是遇到什么事儿了。不行,朕得找到他!传令下去,全城搜索,无论找到什么线索,都要第一时间回禀给朕!”
  
      一名暗卫立刻领命下去。暗卫都是嬴氏一族的亲信,嬴风丢了,他们比皇上还着急,恨不得立刻就把建康城给翻过来!
  
      暗卫领命去查探嬴风的下落后,刘义隆和刘义季都一直眉头深锁。
  
      兄弟俩都知道,檀邀雨那边等不了。多浪费一个时辰,传国玉玺的归属就多一分的变数。
  
      刘义季想了想,上前道,“皇兄,请让臣弟去北凉吧。”
  
      “胡说!”刘义隆剑眉倒竖,“此次凶险,便是嬴风去了都没有绝对的把握。你个小孩,跟着凑什么热闹!”
  
      刘义季可不怕三哥凶他,他直言问道,“那皇兄可还有别的信得过的人?王华和王昙首虽是皇兄的心腹,可他们终究是琅琊王氏的人。您真的敢让他们染指玉玺?到彦之倒是能领兵,可他要拱卫京师。如今大局尚不稳定,决不能让他冒险去北凉。即便是传国玉玺珍贵,可那也珍贵不过皇兄您的安危!除了这几人,您还有谁可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