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兴章节目录 > 第705章 南征5

第705章 南征5

    北人杀过来了。
  
      虽然等了一整年,但他们还是杀过来了。
  
      华夏与大越的交界处,越国最重要的边境城市门州瞬间就被数万华军围困,随即就是数不清的洞蛮从门州城下涌出,恶狼一般,龇牙咧嘴的向富良江以北的大越乡村扑过去。
  
      他们会把大越国所有乡村当成绵羊,生剥活吞!
  
      而门州守军根本不敢出城营救那些百姓,虽然城中有足足六万大军,其中两万多是从华夏桂省那边逃亡来的洞蛮残种,他们对北人仇深似海,但是他们仍然不敢出城野战。
  
      因为邕州输的太夸张了,八百破二十万啊!有这个战绩在,任谁活的不耐烦了敢出城呢?
  
      能守好门州城就不错了。
  
      ……
  
      先攻一次试试看吧。
  
      指挥华军前锋的上校看着门州城墙,喃喃自语。
  
      他当然知道,前敌参谋部的指示是包围门州,强迫交趾贼渡过富良江来救援,然后在野战中消灭贼人主力,让之后的灭国行动更加顺利一些。
  
      不过他现在手中只有五千人的一个战斗群,也没有攻城重炮,只有几门野战炮,理应是没法一次攻陷有六万人防守的重要城市的,既然如此,在包围期间发动几次试探性进攻,给贼人更多压力,也是不错的选择。
  
      那就给他们点压力,试探一下看看贼人防御的斤两。
  
      于是他在门州的另外三座城门各布置五百兵防止敌人出城逆袭,自己率领三千五百人主攻南门攻击这里更容易卡住敌人的逃跑路线。
  
      共和1796年11月初八,华军先遣部队对门州发动一次试探性进攻。
  
      然后门州就被攻克了……。
  
      整个过程很简单,野战军在门州南门部署了3个10斤野战炮连,对门州城墙轰击。
  
      这是交趾人第一次真正见识到火炮的威力。
  
      其实10斤炮弹并不足以拆毁城墙,但把城墙晃的如筛糠一般却是不难,而且挨了打的城墙上碎石乱飞,每一块威力都不次于一枚霰弹,缺少铠甲和防护的交趾贼被打的鸡飞狗跳,城头上几乎完全不敢站人。
  
      于是华军步兵无伤推进到南城墙脚下,按部就班的用一半火枪手轮射继续压制城头,其他人在城下准备一次爆破。
  
      这次爆破很成功,门州城墙被炸开一个两米宽的口子,倒塌的土石掩埋了近百交趾兵,同时形成一个可以直接踏过的斜坡。
  
      按照常理,此时城内守军应该抽调预备队,与华军争夺斜坡顶端的控制权,同时在城墙后面修建一座矮墙,以封堵这个危险的缺口。
  
      华军指挥的上校想的是,只要交趾人修好那道矮墙,他就放弃这次进攻炸毁城墙,压力足够让交趾贼哭爹喊娘找妈妈;等到修好墙,就能大概看出守军的工作速度和战斗意志;但又不会一次攻陷城市,他可以继续围城任务。
  
      简直完美。
  
      才怪……。
  
      因为交趾守军根本就没有配合演出的义务,城墙垮塌一截后,原本就士气不高的城内守军拒绝与华军争夺土坡峰线,被后面督战队的刀枪逼上来的那些人很干脆的扔掉手中武器,双手抱头冲下土坡向华军投降了……。
  
      看到这一幕,那位上校几乎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
  
      但已经迟了,有人带头投降,那些征发来的乡兵再不犹豫,纷纷投降督战队阻拦的时候,他们倒是敢跟督战队拼刀子。
  
      大约一刻钟后,门州南门被从内部打开,上校目瞪口呆的看着城门里跪倒一片的交趾兵,久久无言。
  
      野战军士兵们立刻发挥主观能动性,在一些低级军官的指挥下从打开的城门和城墙缺口处进入城内。
  
      他们用两轮齐射打散南门的督战队,引发更大规模的投降潮,剩下的贼兵也慌不择路的向城内深处逃走。
  
      士兵们自觉追击,哨声和军号声不断吹响,引导各部队深入门州各处要地,同时向其他方向的守军宣告南门已经易手。
  
      进攻发起半个时辰后,距离华夏境内最近的北门守军开城投降,五百华军士兵轻易接管这座重要的城门。
  
      随后是另外两座城门,以及城内越军的预备队。
  
      所有贼人几乎同时失去抵抗意志,又过了两刻钟,冲的最快的一个华军步兵连占领门州州衙,布置在这里的越军本营同样没有抵抗,顺顺利利的跪地投降。
  
      整场进攻不过一个时辰,有六万守军的门州就被五千华军攻克,守军阵亡七百多人,其余全部投降或被俘,同时被俘虏的还有全部城郭户和进城来避难的农人,俘虏总计二十万。
  
      城内储备的,足够守军使用一年的粮草全部落入华军之手。
  
      而作为进攻方,华军一共只有7个人阵亡,11个人受伤。
  
      只从交换比和缴获上来看,这真是一场辉煌的战争胜利。
  
      然而这场胜利让负责指挥的上校苦笑不得把交趾贼引出来野战的计划彻底失败了,经过这交换比夸张的一战,贼人还敢出来才是怪事。
  
      ……
  
      “啊?门州被打下来了?”徐代灼惊讶的问:“先头部队不是只有五千吗?”
  
      “嗯,没错,五千先头部队发动了一次试探进攻,然后门州易手。”冯三虎把刚刚到来的战报递给自己的参谋长:“俘虏不算民众也有近6万人,全歼守军,我已经派人去核实了。”
  
      “那样的话,诱敌计划已经失败了。”徐代灼不无遗憾的说:“这交趾贼太不撑打了。”
  
      “那是因为他们已经丧胆了。”冯三虎摇摇头:“算了,诱敌计划失败就失败了吧,如此看来,就算贼人当缩头乌龟,咱们一个个攻城也不费太多事。”
  
      徐代灼想了想,觉得确实如此,五千人能一个时辰攻下六万兵据守的城池,就这战斗力,贼兵是防守还是野战能太大区别吗?
  
      “那么好吧,放弃诱敌计划,给门州之战的参战官兵颁发嘉奖令,向国内报攻。”徐代灼说道:“然后继续进攻,先打到富良江位置。”
  
      “嗯,就是这样。”冯三虎补充道:“另外,所有交趾贼兵选五杀一,以报钦、廉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