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喵仙渡神记:师兄亲亲啦章节目录 > 五百二十章

五百二十章


  待香燃尽她也缓缓醒了过来,摸着自己湿了的枕头,心口一阵一阵的抽搐着,还有那么几瞬间喘不过气来。
  擦了眼泪坐在床上,外面已经黑了下来,房间一片漆黑,连月光都没有照射进来,想来是那青六一拉了窗帘。
  心疼的抱住了自己的腿将脸埋在腿上,这个梦实在是太真实,真实得她都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了,总觉得莫名的不安。
  此时此刻的冬收正隔着一堵墙和陶柒聊天呢,聊过了四书五经也聊过世界四国更聊了女儿家的闺中琐事。
  时不时的低笑一会儿,陶柒只觉得他的声音真的好舒服,如同暖流在体内流动,滋养了她刚萌发的情芽。
  古浴笑那边慢慢悠悠,这会儿才走出了西凌国到达了北袁,随便择了一家酒楼住下。
  住时老板询问要几间房间,古浴笑白了他一眼,跟看傻子似的看着他说道:“自然是三间房咯。”
  那老板也是个脾气好的,反正不是这小姑娘付钱当然不听她的,笑盈盈的看着金主苏木槿。
  苏木槿便笑了,揉了她的脑袋说道:“老板,两间上房,再打两桶热水上来沐浴。”
  “好嘞两间上房,恰好有一间是有天然温泉的,小夫妻住特别合适呐!”老板一边从柜子里拿出钥匙一边乐滋滋的介绍着。
  听到温泉古浴笑的眼睛都亮了,直接忽视了后面适合夫妻住这句话。
  冬藏不争不抢的回了自己的房间连晚饭都在房间应付了,古浴笑也让他们将吃的送到房间里。
  刚进门就看见那满屋子的纱幔,地上还撒了新鲜的玫瑰花瓣,空气中弥漫着安神香,揭开曼莎便是温泉了。
  果然,温泉里也是有玫瑰花的,喜得她当场就想下去泡一泡,可是身后的苏木槿一点儿走的意思都没有。
  “我,我要泡澡哎!”
  苏木槿点了点头寻了个躺椅坐下品着茶,古浴笑便气鼓鼓的走到他面前,“那你怎么还不走?”
  “我走去哪儿?”
  瞧瞧,瞧瞧这理所当然的语气古浴笑就气不打一处来,双手叉腰瞪着他,“你定两间房不就是要和冬藏挤挤吗?”
  “我不要。”苏木槿一口就拒绝了,接着喝着茶,一副我就不去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样子。
  偏偏古浴笑真的拿他没办法,打又打不过,拉又拉不动,下毒还没用,跺了跺脚,“哼!不要算了!”
  干脆的转身,边走边脱衣,走到池子旁边已经就剩下了底裤和肚兜,属于少女完美的线条展现在他眼前。
  苏木槿只觉得体内膨胀,血管都粗了许多,鼻头一热转身跳窗离去了。
  古浴笑得意的跳下水池游着,喃喃自语道:“哼,小样,小爷可是游历过二十一世纪的女人。”
  苏木槿离开以后奔向了最近的水池一头扎了进去,短短几日他已经泡冷水不下三次了,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偏偏家里的小娇妻年幼,下不了口。
  池子里的荷花摇曳着,本在荷叶上捕捉蚊子的青蛙受了他的惊吓跳进了水池。
  岸边上的知了实在是吵得他心烦,但也深知这里不是出手的地方,欲火扑灭了以后就冷静的回了酒楼。
  果然,她又睡着了,还是裸着在温泉池里睡着了!
  到底是理智战胜了情欲,闭着眼睛将她抱了起来放到床上,触手的肌肤滑嫩得无可话说,勾得他身下再次搭起了帐篷。
  “真是要命。”苏木槿低吼了一句干脆咬了上去,在她雪白的脖颈上咬出青青紫紫的印迹,也弄醒了她。
  古浴笑下意识将手放他脸上使劲的想要推开,这下子才发现自己与他已经完全裸露了出来,双腿也以一种暧昧的姿势缠绕在一起。
  “师,师兄,我,不要。”她现在才知道恐慌,瞪大了双眼看着他摇着头,生怕他控制不住自己对她做出什么事来。
  苏木槿是真的想现在就吃了她的,随着她越长越大,身体的各方面也发育得井井有条,偏偏就是不到那个年纪呢。
  到底是不忍心,叹了一口气翻身到另外一边,拉过被子盖住两人,从她身后抱住了她,逼着自己入眠。
  巡山的人打了五更,栀寒才抬起自己狼狈的头来,眼睛红肿得可怕,嘴唇也干裂着,只觉得自己头胀很。
  想闭上眼睛休息,可奈何,一闭眼就是那少女吻上他得画面,反反复复得循环在脑海里,她也有强迫自己相信那是假的。
  可就是这么真实得冲击着她的心脏,自我得劝导彻底崩溃,倒在床沿上留着泪,身子一颤一颤得抖动着。
  等天彻底亮了起来她还是了无睡意,整个人颓废的半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着,飘长的头发落到地上,她眼睛也睁得老大。
  连闭上眼都会觉得疼痛,更何况是好好休息呢?
  她已经放空了自己的思绪,任凭自己的身子躺在这里,心已经麻木得了无波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空白状态。
  直到,青六一前来敲门,“军师,军师,该起床啦,陛下请你过去用午膳呢。”
  “午…膳?已经中午了呢……”低低的念叨了这一句以后她爬了起来,缓慢的打开了房门。
  青六一被她憔悴的面容吓了一跳,一夜之间就跟老了好几十岁似的,白日里还是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怎么睡了一觉就像家破人亡的孤寡妇女?
  “军,军师,您怎么了?睡的不好吗?可要奴婢为您换一下床铺?”
  栀寒无力的摆了摆手让开给她进来,青六一自觉的给她梳洗穿衣,昨夜点的香是无毒的,所以她是什么也不知道。
  而她真的不知道的是,那药没毒,香也没毒,两者加在一起可就严重的摧毁着人的精神域,甚至还可能从此变成痴呆人。
  看着铜镜中自己不成人样的面容,她淡淡的开口道:“替我上个妆可好?”
  “哎。”青六一点头应道,拿起了胭脂水粉认认真真的给她上了一个浓妆,实在是淡妆遮盖不住她的憔悴。
  栀寒就生无所恋的任凭她摆弄着,青六一看着也难免有些心疼,安慰道:“军师啊,您年纪轻轻的,可要开心的过着呢。”
  也就是这句话她突然想到了古浴笑,摸到了自己手袖里的药瓶,心想该是这个时候吃了吧?便寻了借口让青六一去给她倒杯水来,趁机干吞下了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