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暖婚蜜爱:顾总,别撩了章节目录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角度问题吧”陆铭想了下解释”你先开的枪,程增受到重创枪没拿稳,再来就是肖玲有预感,及时的侧了下头,加上顾名辰突然冲了进来,分走程增一部分注意力,种种巧合之下,程增那一枪就没打中”
  ”可那血……”叶萌听到半中央,问出心中的疑惑。
  ”虽没击中,但子弹还是从肖玲头皮上蹭过,那血也是从子弹蹭的部位流出来的”停顿了下陆铭补充”难道你们没发现,血不是从太阳穴流下,而是从额头滑落?如果真击中了太阳穴,怎么可能会这样?”
  顾建华和叶萌细想了当时的情形,情况好像还真如陆铭所说那般,只是当时他们都被雪白衣衫上的殷红夺走了注意力,从而忽略了,血流的根源。
  想通了这一点,叶萌揉了揉红红的眼睛,不知想到了什么心刚放下又猛地提了起来”可小洁子还是流了那么多血,会不会……”
  陆铭视线扫向窗外,盯着天边泛起的一抹鱼肚白看了会儿,语气变得低沉”这个我也说不准,要看老天爷造化了”
  闻言,叶萌紧咬住唇,循着陆铭的目光看了过去。
  黑寂寂的天际尽头,被一缕光硬生生劈开一道口子,有绚烂的火红从缝隙里溢出来,没一会儿,就染亮了半边天。
  叶萌盯着那缕光看了很久,都说光明象征着希望,但愿,但愿肖玲能安然度过难关。
  楼下,从没和丁点大的孩子打过交道的言墨,手足无措的看着怀里那一坨软肉,僵硬的抱着,怕弄疼了顾一涵,不敢用蛮力,小心翼翼的用双手托着,没一会儿,胳膊便酸疼不已。
  左等右等,也不见顾建华和叶萌下来,言墨在原地急的团团转,偏偏饿极了的顾一涵不肯乖乖的让人抱,不停的扭动着小小的身体。
  这下,言墨彻底慌了手脚,边护着顾一涵边苦着一张脸哀嚎”小祖宗,你能不能安分点?再动,掉地上我可不管你”
  顾一涵黑葡萄似的眼睛眨了几眨,也不知听懂了没,下一秒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声浑亮,差点没震碎言墨的耳膜。
  ”丫的,我这是倒了几辈子的霉,要饱受你这个小祖宗的摧残和折磨?”哄不住哭闹的顾一涵,无奈言墨只得抱着小小的人儿上楼找顾建华和叶萌。
  空气中,硝烟味渐渐淡去,叶萌紧了紧顾建华的胳膊”走吧,我们去看看一涵,再去医院一趟,看望肖玲”
  顾建华点头,携着叶萌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还没迈出去脚,迎面撞上肖凌,看那模样,显然是在外面守了很久。叶萌微愣。
  虽然知道肖凌爱慕顾建华,心里有微微的不舒服,但同时,叶萌是感激肖凌的。毕竟,如果不是她,她和顾建华不会这么快找到顾一涵。
  正准备跟肖凌打招呼,话还没说出口,肖凌的表情摹的一变,再接着,身体就被一旁的顾建华狠狠撞了一下,向旁边歪去。
  再然后,又是一声枪响。
  叶萌一惊,猛地回头,就听见陆铭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响起”你疯了?不想活命了?”
  循声望去,只见陆铭正捏着肖凌的一只胳膊,手臂上有鲜血渗透袖口,落了下来。
  被子弹穿透,显然很疼,肖凌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却紧咬着牙关没吭一声。视线再看向陆铭身后,发现躺倒在地上的人,多了一个有络腮胡子的男人。
  那一刹那,叶萌忽然明白了刚刚被顾建华突然一撞是因为什么,心头瞬间涌上五味杂呈的感觉。
  抬眸看向顾建华,发现他正盯着肖凌,深眸里满是不可思议。
  他能感知到肖凌的爱慕,可因心有所属,遂选择冷漠以待,不给她一丝一毫的希望,却万万没想到,肖凌竟然会……愿意为他去死。
  说不震撼,那是假的,可他除了将肖凌送往医院,找最好的医生治疗,就再也给不了她什么。
  因为,他的心,已经装了叶萌,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虽说整个秦晋都知道她和顾建华的关系,但还是有很多人惦记眼红她的位置,时时刻刻恨不得取而代之。
  更别说公司外面那些豪门千金了,去年她陪顾建华应酬过几次,那些女人耍些小伎俩接近顾建华,什么走到他身边刚好脚崴了,再不就是故意把酒泼在顾建华身上然后装作意外,为的是什么叶萌心里跟明镜似的。
  要不是怕顾建华难堪,她早就把酒泼到那些主动的女人身上宣告主权了。
  吻了吻叶萌的鬓角,顾建华浓墨似的眸子在暗夜中格外亮,细看之下,里面有流光在闪烁,回应的声音沙哑的厉害”好,我们就守着彼此一直到老”
  叶萌重重点头,在快要睡着时,忽然睁开眼睛,眼眸亮晶晶的跟水晶一样”所以,子晋,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每次出事时,顾建华的情绪总会陷入低压,叶萌明白,他是怕,怕无法给予她想要的安全感。
  可对叶萌而言,心爱之人守在身旁,就是最大的安全感。
  ”好”顾建华低声应着,十指交缠的手,紧了又紧。
  次日,顾建华一抵达秦晋,就将韩哲叫到了办公室。经过顾名辰身旁时,顾名辰玩闹心骤起”当初眼光不错,居然看上了我嫂子”
  韩哲瞬间苦了一张脸,这都哪年的事儿了,顾名辰还提,没见大boss就坐在对面么?
  话落,顾建华淡淡瞥过来一眼,眼神没什么温度,吓得韩哲赶忙站直身子以表忠心”顾总,我对叶组长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关键是,也不敢有啊!
  ”咦”顾名辰拉长了腔调”某人在口是心非哦,我刚明明看到,你进来时不自觉的看了眼我嫂子办公的地方”
  越描越黑,韩哲想解释却找不到措辞,因为他刚的确看了那个方向,但绝对不是故意的,可即便解释了大boss未必信啊,毕竟他曾经犯傻过。
  ”顾总……”韩哲局促的不行,捉弄了别人,顾名辰乐不可支。
  ”长舌妇”顾建华落下三个字后,跟韩哲说起正事”查出什么没有?”。
  顾名辰愤愤想要还击,接收到自己亲哥一记冷杀的眼神后,默默的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