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位面小人物章节目录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要人命的金钱

第三百七十六章 要人命的金钱

    秋。
  
      阴天。
  
      苏微云闭关之时尚在寒冬,转眼过了将近两年,此日已到了第三年的秋天。
  
      他在达摩面壁洞中修炼参悟,自是如痴如狂,不计岁月,但是他出关之后才猛然记起他与李寻欢还有一个“三年之约”。
  
      苏微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嘴中喃喃道:“其它的宿命令都可以不用管,可这个宿命令是一定要完成的。”
  
      这个宿命令完成之后,他就可以得知改变他一生际遇,让他浪荡江湖的“江湖宿命令”究竟是什么东西。
  
      其中到底包含了什么样的秘密,使得江湖宿命令选中了他进入江湖?
  
      “兵器谱第三.......以我现在的实力,一定是有前三水准的,只不过非要分出一个胜负的话,恐怕要经历一番极大的凶险难关。”
  
      李寻欢的小李飞刀虽只排在第三,可是“小李飞刀,例不虚发”,那种飞刀已不是简单的一门武功。
  
      而是代表一种精神,代表一种正义,只要正义的精神还长存人心,小李飞刀就不会败!
  
      这不是一种武学境界,而是一种大道精神,说起来十分晦涩难言,让人几乎不能理解。
  
      但是苏微云在达摩洞中苦修许久,也隐隐思索到了一些门道。
  
      在原剧情中,上官金虹纵然杀掉了排名第一的“天机老人”,可最终还是死在“小李飞刀”之下。
  
      因为小李飞刀一旦出手,便必定无差,不管你是青魔手,还是龙凤环,是嵩阳铁剑,还是天机神棒,都不可能逃得过这一刀。
  
      ——有没有应对这一刀的方法呢?
  
      有。
  
      苏微云已想到了一个。
  
      ——只要你抢在李寻欢出刀之前将他击杀,那么小李飞刀就不能出手,也就无法夺走谁的性命了。
  
      李寻欢在与上官金虹一战后曾说:“上官金虹原本有许多次可以杀掉他的机会,可是却都故意放过了,因为上官金虹想试一试到底能不能躲过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
  
      最后上官金虹果然还是没有躲过。
  
      他们决战的地点是在上官金虹的密室里面。
  
      密室的摆设简单,空间狭小,又是上官金虹最熟悉的地方,李寻欢身法的变化自然不多,给了上官金虹取他性命的机会。
  
      可若是在一处其它的决战之地,李寻欢本身也是绝顶的高手,在正常对决的情况下,要想让他连刀都来不及动,就杀掉他,那就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而且苏微云也本来没有想过要杀掉李寻欢。
  
      在他看来,李寻欢和阿飞虽都为情所困,但毕竟都是很可爱的人;如果所有人都像上官金虹那样只计利益,冷血无情,那么这世界未免就太不美丽,太无趣了一些。
  
      “人总不能只为了利益而活,我们每个人都本应该活得有趣一些的。”
  
      这句话是苏微云说的。
  
      ···········
  
      有趣的人就常常会遇见许多有趣的事。
  
      苏微云刚走过兴云庄,来到一间小酒馆之前,就见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那是一群人站成一排,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身上还佩着各种各样的兵器,看其穿着打扮,大概也是混武林的一方豪杰。
  
      这本来并不有趣。
  
      有趣的是他们这些武林豪杰偏偏都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连口大气也不敢喘。
  
      苏微云走近过去,凑在人前,东瞧一瞧,西看一看,那些被他一一看过的人眼睛也都跟着他转来转去,带着一股乞求的神情,却还是不敢动弹分毫。
  
      “怪了,难道你们这么多人都被人点住了穴道吗?但你们三、四十个人又怎会乖乖地站得整整齐齐,排成一行后才被人点穴?”
  
      苏微云一眼望去,人几乎已排到了小巷子的尽头,每个人都没有乱动。
  
      “不是三、四十个人,是四十九个人。”
  
      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语气冰冷带有杀气。
  
      苏微云笑道:“四十九个人?你果然也很有趣,难道你还专门一个一个地数过吗?”
  
      先前说话的是一位穿着杏黄色长衫的少年,少年模样俊朗,鼻梁挺拔,本有翩翩风度,只是眼角却稍有些长了。
  
      杏黄衫的少年答道:“不错,我本来就数过。”
  
      苏微云向他看去时,只见他身边还站着数人,这数人长得千奇百怪,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
  
      ——他们都穿着同样颜色的黄色衣衫。
  
      杏黄衫少年又道:“你若没有其它事,你就该走了。”
  
      苏微云瞧了瞧酒店,微笑道:“可惜我还想喝几杯酒。”
  
      杏黄衫少年道:“要喝酒的话,便要先付钱!”
  
      苏微云随手从怀中拿出一枚碎银,道:“我自然是有的。”
  
      杏黄衫少年道:“我要的不是你的银钱!”
  
      苏微云道:“那是什么钱?”
  
      “你看他们的头顶!”
  
      苏微云回头看去,只见那四十九个人,人人头上竟都无一例外地端端摆放着一枚铜钱。
  
      铜钱放在他们头顶的正中心,稍有不慎可能便会掉下来。
  
      杏黄衫少年问苏微云:“你有这种钱么?”
  
      “没有。”
  
      杏黄衫少年诡异地笑了笑,右手往怀中一探,道:“我给你。”
  
      一枚铜钱忽从他手中轻射而出,在半空打着旋儿,就落在苏微云的身前。
  
      苏微云只要轻轻一伸手,就可接住的,但是他没有去接。
  
      这枚铜钱最终落在了地面。
  
      叮!
  
      这小小的声音像是有一种魔力,牵动着所有人的呼吸。
  
      一条长长的巷子,本就很安静,然而就在铜钱落地之时,却竟是连一点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那四十九个人都已屏住呼吸,凝神观望。
  
      杏黄衫少年身旁忽有一位耳朵只有一个,眼睛也瞎了一只的中年人说话:“你佩剑,想必也是江湖人。”
  
      苏微云道:“芸芸众生,谁不是江湖人?”
  
      那人呼出口气,道:“是江湖人就好办了。”
  
      杏黄衫少年也道:“是江湖人,就按江湖的规矩办吧。你让这枚铜钱落地,你的人头就也要落地!”
  
      巷子中忽然刮过一阵秋风,刮在人的身上,带着很重的寒意。
  
      难怪四十九个人都乖乖地站着,原来只是害怕头顶的铜钱一不小心掉了下来。
  
      苏微云却似乎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变化,仍然道:“江湖中何时兴起了这等规矩?”
  
      杏黄衫少年淡淡道:“两年前就已有了,难道你还不知道?”
  
      苏微云道:“这是全江湖的好汉约定成的规矩么?”
  
      杏黄衫少年道:“虽然不是,不过也差不多。”
  
      “因为这是金钱帮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