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位面小人物章节目录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罗汉阵法

第三百六十七章 罗汉阵法

    苏微云面对五位高僧布下的罗汉阵法,不急不忙,甚至没有拔剑,仅仅是将左手搭在那柄长生剑上。
  
      而一旁的田七持棍,龙啸云握枪,一左一右,立在两边,枪头和棍尖都已对准了苏微云。
  
      他们大概是知道少林神僧讲究仁慈,即使击败苏微云,也不会轻易动手杀人。因此二人早已准备好了杀人利器,等待着苏微云落败的那一刻,便直接出招,收割掉这位“梅花盗”的性命。
  
      在他们看来,苏微云败于心眉大师所布下的罗汉阵中,几乎已是板上钉钉之事。
  
      ——这并不是瞧不起苏微云,无论谁败在罗汉阵中都不会令人觉得意外。
  
      “少林罗汉阵”原本就是天下武林门派中最厉害的合击阵法之一。
  
      田七还喝道:“心眉大师,跟这种下三流的邪门淫贼不必讲什么一对一的江湖道义!”
  
      赵正义道:“正是!他既然做得出恶毒苟且之事,便早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心眉大师不答。
  
      四名高僧亦不答。
  
      苏微云静静地立在五人中央,同样也不说话。
  
      六个人好似在堂中僵持住了,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林仙儿悄悄拍了拍阿飞的肩,问道:“他们在干什么呀?怎么都不动了?”
  
      阿飞道:“那五个少林和尚是在等阵法里面的人露出破绽,所以不动,反是以静制动;但是......但是里面的那个人为什么还不动,我就不知道了。”
  
      林仙儿聪明伶俐,恍然道:“哦,原来他们是在比定力。可是那个年纪轻轻的苏微云又怎么可能比少林神僧更定得住心呢?”
  
      阿飞道:“所以他待会儿若是失手,我还须去救一救他!”
  
      林仙儿惊奇地瞪着他,压低了声音急道:“救他?你疯了么?他现在是众矢之的,你去救他,只会让自己也陷入困境中。”
  
      “他该救!”
  
      阿飞只说了这三个字,就不理会林仙儿了。
  
      而恰恰在这时,苏微云居然也动了动。
  
      也许并不是他想动,可一个人一直呆呆站着,难免会有一些身体上的轻微摇晃的。
  
      可是阿飞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微云居然这么快就耐不住了。
  
      果不其然,苏微云一动,四个方位上的少林僧人也动。
  
      八只铁掌冲天而起,携着一股无可抵挡之势,一齐朝着苏微云拍下。
  
      心眉大师僧袍一扬,踏步进前,两袖笼风,贯注入了极强的内力,左右手分而展之,如环抱山,向苏微云头顶的太阳穴扣来。
  
      他乃是将少林的“铁袖功”施以变化,灵活地使出了一记“双峰贯耳”的拳招。
  
      这样使出拳法,拳力难免会有所不及,可在此刻用来,却竟是恰恰好好弥补上了四位僧人,八只铁掌中的空隙,将身法全部封死,让苏微云无处可避!
  
      罗汉伏魔,无留后患!
  
      阿飞眼神一凛,忍不住想拔出剑来,出手相助。
  
      可是有一柄剑却比他更快。
  
      长生剑。
  
      这柄剑拔出鞘的一刹那,就好似山空鸟静,月亮升起,皎白的光芒顿时照满了屋子。
  
      唰、唰、唰、唰。
  
      长生剑如仙人登天,剑开四方,分光掠影,剑影一下子迎上四名僧人的八只铁掌。
  
      四名僧人明明是同时出的掌,可他们却无一例外都感觉到剑锋的杀气朝向自己袭来。
  
      他们当然明白,苏微云的剑法之中必然会有虚招,可谁又敢以肉掌去试探利锋之剑?
  
      四名高僧稍稍收住掌势,却依然拍下,只不过比先前慢了三分。
  
      他们等的是心眉大师的铁袖。
  
      这就是罗汉阵的厉害之处,他们多年练习之间,早已熟练于心,懂得如何配合他人,扬长避短。
  
      袖如坚铁,鼓动风声。
  
      铁袖立马就到了,身处其间,竟让人有了一种四面楚歌,八面皆敌的错觉。
  
      苏微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再躲避了。
  
      众人皆以为尘埃落定,但阿飞的眼中却浮现出一丝亮光。
  
      ——他知道:苏微云先前已将四名高僧迫开,只要他的剑法和身法都足够快,便可抓住四名僧人和心眉大师中的那一丝疏漏,身随剑走,冲出罗汉阵法。
  
      然而阿飞眼中的光芒立即又暗了,他发现苏微云在最后一刻竟好似犹豫了。
  
      一旦犹豫,剑便慢了,他也就不可能再冲出罗汉阵。
  
      哗!
  
      袖袍飞起,剑也终于刺出。
  
      八只铁掌紧跟着落下。
  
      只见堂中一片布片纷飞,洋洋洒洒,宛如蝴蝶乱舞,掩盖住众人的目光。
  
      大家都只知道苏微云的剑一定是刺破了心眉大师的铁袖,却不知究竟情形如何,谁胜谁负。
  
      但等到众人再看清楚场中局势的时候,却呆若木鸡,半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因为苏微云不但躲过了四名少林高僧的汹汹掌力,来到了心眉大师的身后,而且他的剑竟然就放在心眉大师的后颈上。
  
      剑尖平稳,一点都无颤动。
  
      阿飞忽然笑了。
  
      他不笑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刀一般的冰雪,但笑起来的时候,却如同暖风。
  
      林仙儿很难想象到一个人的笑容竟会对他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就好像她也同样想象不到,苏微云居然能突出重围,破解罗汉阵势一样。
  
      心眉大师双掌收回,放在胸前合十,他手下的衣袖孤零零的,残破难堪,几乎已不剩下几片碎布。
  
      他长叹一声道:“想不到施主竟练成了空前绝后,神秘奇玄的‘达摩剑法’,佩服,佩服.......”
  
      苏微云道:“你说我破解罗汉阵,你就相信我是少林神僧的传人。出家人不打诳语,是么?”
  
      心眉大师闭上双目道:“是,我说过。”
  
      苏微云道:“那么少林神僧的传人会不会是梅花盗呢?”
  
      心眉大师面上浮现出一抹愠怒之色,转而却又化作深深的悲哀与沉默。
  
      他若说是,那便是侮辱了少林寺这座千年古刹的名声;他若说不是,那么今日之后,也决没有人再敢说是了。
  
      而如果心眉大师都承认苏微云不是梅花盗,还有谁能说是?
  
      苏微云虽在他背后,却仿佛知道他的神情一样,道:“你不必觉得难过,因为我本来就不是梅花盗,以我的武功想要劫走林仙儿不过是随随便便,轻而易举的事情,用不着大费周章。”
  
      阿飞微笑着道:“不错,他若是梅花盗的话,兴云庄上上下下的人大概早就死干净了。”
  
      林仙儿此时也作表态:“他不是梅花盗,梅花盗就是地上的那具尸体。”
  
      心眉大师却叹息道:“我悲只悲的是少林上下弟子,竟无一人能练成达摩神剑,只履西归。以至于今日败在自家武学门下........唉,罢了,我也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