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位面小人物章节目录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貌岸然

第三百六十五章 道貌岸然

    “你若愿意,今夜我在冷香小筑等你。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这张字条只能是林仙儿留的。
  
      苏微云笑了笑道:“你那些秘密,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得清楚,还有什么好告诉我的?”
  
      他知道这个位面的剧情,当然对林仙儿了解得很明白。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约会本是为了李寻欢而设下的,李寻欢夜访林仙儿,却没见到林仙儿的人,反而被当作是“梅花盗”。
  
      他面对一群武林高手,又被自己最好的兄弟龙啸云出卖,最终辗转不得已去了少林寺才得以洗脱冤屈。
  
      苏微云握着字条,仔细地思索了片刻,最终竟然还是决定去赴这个约。
  
      他正好决定去一趟少林寺,因为他知道十年前著下“天下兵器谱”的也正就在少林寺中作客。
  
      他若是也去少林寺会一会,让见识了他的武功,然后能将“潇湘剑”直接排上“兵器谱前三”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
  
      要想很有把握地战胜李寻欢、上官金虹、还有天机老人中的任何一人都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高手过招,动辄即分生死。
  
      所以苏微云也决定试一试其它的方法。
  
      夜。
  
      冷香小筑,雪已停了。
  
      梅花夹着雪花,冷香淡淡地萦绕在园中。
  
      水池已结了冻,朱栏小桥横跨在水面;小楼上灯光昏黄,屋中静悄悄的没有声音。
  
      苏微云连门也没敲,径直踏过台阶而进。
  
      像林仙儿这种女人的门本是不必敲的,你想什么时候进去,她都一定会欢迎。
  
      桌上摆着几样菜,炉上还温着一壶酒。
  
      酒香温暖了整个屋子,那几碟菜做得也很精致,是蜜炙的火腿,白玉一般的冻鸡,可是林仙儿却已不在屋里。
  
      她既然用心准备了这么多酒菜,为何又人影不见?
  
      而苏微云还未坐下,窗外忽有十几道凌厉的劲风袭来,“嗤嗤嗤”桌边的烛火先被打灭,屋子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而后又有急风作响,竟从四面八方“簌簌”打来无数的暗器,朝着苏微云夹攻而来。
  
      苏微云不慌不忙,鼓动衣袍,高高跃起,宽大的装风袖往下迅疾地一按,就如有一道巨大的闪雷在黑暗中划过一样。
  
      乒、乒、乓、乓.......
  
      伏雷神手!
  
      苏微云如今武学修为几乎已到了一个可怖的地步,以前的那些绝技信手拈来,也能施展出极强的威能。
  
      一阵乱响之后,从四面而来的暗器竟全部被苏微云的袖子盖住,摔落于地面,一共十七件暗器,一件也不少。
  
      而这时,屋子外才响起了呼喝叱咤声!
  
      “梅花盗,你已逃不了,快出来送死吧!”
  
      “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我们今日也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老实告诉你,洛阳府的田七爷今天已赶来了,还有‘摩云手’公孙大侠,再加上赵大爷,龙四爷......”
  
      声音纷乱吵闹之中,突听一人大声道:“莫要乱了,先冷静下来!”
  
      这人说话声如洪钟,几个字说出之后,四下立刻再也听不到别人的语声。
  
      苏微云喃喃道:“田七、公孙、赵正义、龙啸云,只凭这几个想要捉我,恐怕还有些难处。”
  
      只听这人又道:“朋友既已到了这里,为何不肯出来相见?”
  
      苏微云笑道:“龙庄主昨夜不是才见过我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难道对我就这样思念?”
  
      屋外忽听一人说道:“啊?!里面的人竟是苏少侠么?夜深露重,天气又冷,苏少侠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这便是龙啸云在惊讶了。
  
      他好似将昨日对苏微云所说的林仙儿之邀忘得一干二净了一样。
  
      苏微云哈哈一笑:“我在这里只想看看真的梅花盗会不会来,却不料你们先对我动起手来。”
  
      他悠悠地走出屋门,只见阁楼之外有人惊呼,有人后退。
  
      龙啸云却道:“啊,咱们险些误伤了自己人,田七爷、公孙大侠,这位是苏少侠。大家快放下刀兵,切莫伤了他。”
  
      若不是知情人,决难想到龙啸云和苏微云竟有杀子之仇,他对待苏微云好似对待兄弟手足一般。
  
      苏微云道:“林仙儿姑娘与我本来在今夜有约,所以我特意来赴约。”
  
      其中被称呼作田七的那人皱眉道:“我虽是方到宝庄不久,却也知道,林仙儿姑娘为了躲避梅花盗,今天下午已搬出了冷香小筑,今夜是绝不会到这里来的。”
  
      苏微云道:“我有她给我写的纸条。”
  
      他随手一扬,一张白色的小纸条轻飘飘地飞去。
  
      那虽只是面薄纸,却好似一柄锋利的小刀,破风而过,咝咝作响,霎时便至田七的眼前。
  
      比起这一手运用内劲的暗器功夫,他们先前所使的无异于是在班门弄斧,引人发哂了。
  
      田七不由为之动容,拾起纸条,借着火光看了看,却道:“原来如此,我们只怕是误会苏少侠了。”
  
      龙啸云道:“哈哈,我素来知道苏少侠的为人,他不可能会是梅花盗的。少侠请来,与我们一起去厅堂里坐坐吧。”
  
      他又走上前,热情地拉着苏微云,一行人往正堂中行去。
  
      走到正堂,一众人等寒暄许久,商议如何应对门外忽然走来两人。
  
      两个大家想不到的人。
  
      其中一个正是去而复返的林仙儿,另一人却是一位少年,他腰间插着一柄很破很烂很简陋的剑。
  
      正是苏微云先前和李寻欢一起在雪路上见到的倔强少年。
  
      他背上还背着一具死尸。
  
      田七已问道:“朋友是哪里人?来此庄有何贵干么?”
  
      少年已道:“我没有名字,也不愿交你这种朋友。”
  
      田七眉头一皱:“这里既然没有你的朋友,你又何必来?”
  
      少年不语。
  
      林仙儿却已笑道:“他是我的朋友,他叫阿飞。是他救了我,还杀了梅花盗!”
  
      众人听到“梅花盗”这个名字,耸然动容,竟齐齐起身。
  
      阿飞将背后的尸体扔在地上。
  
      只见这死尸又干又瘦,脸上刀疤纵横,也看不出他本来是何面貌,身上穿的是件紧身黑衣,喉咙上有一道致命剑伤。
  
      田七难以置信地道:“这......这就是梅花盗?”
  
      阿飞道:“正是。”
  
      田七面上不见喜色,而是说道:“你怎么证明他就是梅花盗?”
  
      阿飞道:“他在劫走林仙儿的时候,恰恰被我抓住!”
  
      田七道:“劫走林仙儿姑娘的,就一定是梅花盗么?”
  
      林仙儿瞧着阿飞的眼神中带着感激和温柔,替众人点破梅花盗的秘密,讲出他“藏在嘴中的机关暗器”,解释他是如何袭杀对手的。
  
      听完林仙儿的话,田七却道:“可是这也不能证明这就是梅花盗啊?他亲口承认了么?”
  
      阿飞不回答,他也许并不是回答不了,他不过是不愿回答。
  
      田七见他不说话,更是谆谆教诲道:“你毕竟太年轻,以为别人也和你同样容易上当,若是大家都去弄个死人回来,就说他是梅花盗,那岂非天下大乱了么?”
  
      他忽然伸手抓向一旁的年轻人,故作厉声问道:“你是梅花盗么?”
  
      “我......我......”
  
      田七叹息道:“唉,看来我又抓住了一个梅花盗!”
  
      群人纷纷瞧着阿飞大笑起来。
  
      “我们岂不都是梅花盗了?”
  
      “哈哈哈哈.......”
  
      阿飞眼中已有隐隐的怒火燃烧,他觉得在这里就像是个小丑似的,无端受人嘲弄。
  
      他发怒的样子和别人不同,别人会变得暴躁不安,他却更加的沉默。
  
      苏微云忽然大笑道:“哈哈哈哈,少年人,难道你还不明白,有田七大侠这样的大人物在,又怎会将‘杀死梅花盗’的美名拱手让给你?”
  
      “你杀的就算真的是梅花盗,他们也能说成那是桃花盗,梨花盗的。”
  
      龙啸云尴尬地笑道:“哈哈,苏少侠真会说笑,我们当然只是小心谨慎罢了。”
  
      苏微云又道:“你瞧瞧,这些大侠的做派都是小心谨慎的,所以阿飞你也该多学着一些。”
  
      阿飞手中已握上了剑,冷冷问道:“学什么?”
  
      苏微云道:“他们谨慎,你也该谨慎一些。他们既说那不是梅花盗,你不妨就将这里的人都杀光,杀来杀去,总能杀到梅花盗的!”
  
      “你说这个法子好不好?”
  
      “不好!”
  
      堂外忽有僧人宣了一声佛号,沉声说道:“阿弥陀佛,施主的杀心为何如此之重?”
  
      这声音沉稳厚重,回声隆隆,远远地便传入堂中,彰显出来人不凡的内功修为。
  
      苏微云起身望去,只见一位老僧带着四名僧人从雪中缓缓行来。
  
      “是少林寺的高僧们来了!”
  
      龙啸云抚掌道:“秦重是少林的俗家弟子,少林寺的高僧们终于到了!苏少侠,既然高僧来到,可就开不得那种玩笑了!”
  
      苏微云道:“高僧心胸宽广,包容一切,我开几个玩笑,他们想必是不会计较的。”
  
      这时,门外的僧人已挂着佛珠,踏门而入。
  
      当头的老僧须眉俱已苍白,一双眼睛顾盼生威,合十的双手厚如门板,显然已将佛门掌力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原来是少林的心眉大师!”
  
      众人纷纷施礼。
  
      心眉大师进门环顾四周,目光炯炯,问道:“敝派掌门师兄接到自法陀寺转去的飞鸽传书,知道本门俗家弟子秦重负了重伤,立刻就令老僧兼程赶来。”
  
      “我方才听说有人捉住了梅花盗,不知现在何处?”
  
      “就是他!”
  
      田七突然上前,一根食指端端甩出,大声道:“就是此人!还请大师除害!”
  
      他手指所指的人,赫然竟是苏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