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位面小人物章节目录 > 第八十八章 虐待的律香川

第八十八章 虐待的律香川


  大方客栈,天字一号房。
  苏微云将门关上。
  律香川道:“你是这次大鹏帮行动的领头人?”
  他见四周无人,直入正题。
  两人都知道对方的实际身份和目的,没必要遮掩什么。
  苏微云摇头。
  律香川笑道:“那你准备怎么做?让我配合你演一出戏,然后到万鹏王面前邀功?还是和我一起动手,将外面那三个人解决掉?”
  苏微云道:“我只是想问你一些关于高老大的事。”
  律香川的脸色渐渐变了,他冷淡道:“你问她?你是快活林的杀手,难道不应该比我更了解她?”
  苏微云继续说道:“她是个怎样的人?”
  律香川冷笑道:“一个碰巧得到一位前辈高人留下的武功秘籍,又带了几个好弟弟的幸运儿。”
  苏微云道:“仅仅如此吗?你是怎么和她搭上线的?”
  律香川不说话了。
  苏微云紧紧盯着他。
  过了很久,律香川才道:“这一次老伯已经怀疑我就是奸细,所以他派我来的目的是告诉我来大方客栈杀韩棠。”
  他扯开话题,顾左右而言他。
  苏微云没有再追问,只是心中已有些开始不相信高老大和律香川,道:“所以你就来了?”
  律香川道:“是,我不得不来,而且你等会对我下手最好重一些。”
  苏微云道:“你想死?”
  律香川淡淡地道:“老伯一定会来救我的。只因我已安排好了,老伯现在大概已经查出林秀才是那个与飞鹏帮私通机密的叛徒了。”
  苏微云道:“林秀?林秀是谁?”
  律香川道:“我的妻子。”
  苏微云突然震住。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律香川自嘲道:“你可以动手了!”
  嘭!
  苏微云果然动手,一拳重重打在他的脸上。
  律香川应声倒地。
  苏微云又一脚踹在他的肚皮,律香川立即如虾米般卷起身子,捂住胃部。
  这时,门外的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将木门打得四分五裂,强闯进来。
  他们一眼便看见躺在地上的律香川。
  苏微云笑着看向他们,道:“你们来有什么事情吗?”
  十二飞鹏中的铜鹏走过来拍拍苏微云的肩膀,道:“你想抢功?这可不好!”
  “没有人能独占功劳。”
  苏微云往外努努嘴,道:“大功还在外面。”
  门外,一辆马车急速驶来。
  苏微云之所以能看到马车,是因为这辆马车已横冲直撞,直撞入大方客栈的大门!
  铜鹏脸色大变,道:“动手!”
  三人立即扑了上去。
  尚未等三人扑到,客栈已躺下了人。
  砰、砰、砰、砰、砰......
  墙中发出阵阵异动,一个接着一个的大鹏帮众被丢了出来,手持强弓硬弩,亮刀利剑。
  这里的墙面是被掏空的,埋伏着许多位大鹏帮弟子,要对客栈里面的敌人形成十面合围之势。
  但全部的准备似乎都做了无用之功。
  马车上跳下两个人。一个人是老伯,另一个手盘两枚铁胆,正是以暗器闻名江湖的“漫天花雨”陆冲,陆漫天。
  三位大鹏坛主立刻拿出各自的兵刃,一支判官笔,一双铁环,一对弧形剑。三样都是奇门兵刃。
  有江湖经验的人就知道,奇门兵器特别难练,所以敢用这种兵器的人,往往都是高手!
  铛。
  铜鹏手中的铁环正要出手,两只铁胆已打在他的铁环之上,双环交错,震得他虎口发麻。
  老伯冲入三人中间,一共攻出了三拳,两腿,一掌。
  三人之中,有两位都已倒下。
  只因老伯的拳脚实在太快,从马车撞入客栈,到跳下马车,飞到他们面前只不过是几个眨眼的工夫。
  这点时间让店小二从后厨端菜到客人桌上恐怕都不够。
  但是老伯却已杀了两位飞鹏坛主!
  铜鹏握紧双环,越至空中,使出一招“鹞子翻身”,落到苏微云身旁。
  “杀鹏,你怎么还不出手?!”
  铜鹏对苏微云十分埋怨,又说道:“你我二人联手,未必敌不过他们!”
  他口中虽这样说,目光却在四处搜寻,寻找逃跑的出路。
  苏微云看着他,微笑道:“你真的想我出手?”
  铜鹏道:“你对付孙玉伯,我去找那个拿铁胆的陆漫天!”
  苏微云道:“好,我出手给你看!”
  他握剑,抬手,拔起。
  三个动作都极其精炼、干脆、迅速。
  铜鹏已飞起,不过不是朝着陆漫天,而是向着大方客栈的后院而去。
  “这傻小子要是帮我挡上一会儿,我便能够.......”
  铜鹏刚想到这儿,便忽然感到小腹处有一点异动。
  他低头一看,他的肚子上竟然冒出了一截剑尖。
  “奇怪,我的肚子怎么会长出一柄剑来......”
  他从空中摔下,落在大堂。
  苏微云持剑站在他背后,将剑慢慢抽回。
  “我本来不想杀你的,你非要让我出手,我也只好照办了。”
  撞在客栈墙边的马车燃起火来,火越烧越旺,越烧越大,慢慢地将整间客栈都点燃起来。
  老伯、陆漫天平静地站在客栈中央,望着这场大火。
  他们只来了两个人,却一举破坏了十二飞鹏帮预谋已久的阴谋。
  只因他们来得太快,来得太突然,来得太猝不及防。
  这一场蓄谋已久的战斗同样结束得猝不及防。
  几乎还没开始,便到尾声。
  老伯走上前来,拉起律香川,替他拍拍身上的尘土:“你还好吧?”
  律香川勉强道:“我还好,多谢大人。”
  老伯又对苏微云笑道:“看来你的花园总管不久后也可官复原职了,你做得着实很好!”
  苏微云望着雷厉风行的老伯,不知该说什么。
  他的心里竟对这位老人生出一丝同情。
  在场的律香川、陆漫天,包括苏微云在内,他最信任的三个人,他最得力的三位大将,竟全是想着要杀了他的人!
  可是他们三人却都还不敢动手。
  老伯是一只威武霸道的狮子王,群狼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是不会去挑战他的。
  这对于狮王来说,究竟是一种荣耀,还是一种悲哀?
  ······
  深夜。
  小酒馆。
  无论什么地方都有很多这样的小酒馆,供人买醉,消愁。
  苏微云和律香川两人就坐在这样的小酒馆之中。
  酒馆是律香川的手下开的,除了二人以外,再无别的客人。
  送来酒之后,就连老板也去后房歇息了。
  桌前,残烛。
  律香川不断地喝酒,放荡地喝酒,似乎是要发泄出所有的情绪。
  他心里隐藏着太多太多的秘密,压抑得太久太久,所以他每隔一段时间都必须要到这样的小酒馆里来,借酒消愁,释放自己。
  否则他一定会疯。
  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他又带来了苏微云。
  其实是苏微云辞别老伯后,非要跟着来的。
  律香川手端酒杯,脸已泛红:“你既然要来,为什么不喝?”
  苏微云只是在旁边默然看着,转而问他道:“你为了你的野心,不惜牺牲你的妻子?”
  律香川道:“我喜欢的本就不是她,她满足不了我。”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平淡,就像是在叙说一件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
  原来世上还有如此冷血无情的人。
  苏微云忽然问道:“你喜欢的人莫非是高老大?”
  律香川笑了,笑得十分讽刺:“高寄萍?我告诉你,她只不过是个贱婊子而已,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可以为了两斤猪肉和一个杀猪的肥头上床,我会喜欢她?”
  “其实告诉你也不妨,我真正喜欢的是叫作孙蝶,就是孙玉伯的女儿。我从小跟着老伯长大,与她青梅竹马,我喜欢她!我喜欢打她,骂她,欺负她,凌辱她,爱她!”
  “只有她才能满足我!”
  律香川脸上浮现出狰狞,可怖,声嘶力竭的表情。
  苏微云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简直无法将之与那个做事得心应手的浊世公子联系在一起。
  律香川对着苏微云诡异地笑了笑:“想不到吧,你绝对想不到的。可是我不怕告诉你。因为告诉了你之后,你只会更加害怕我,忌惮我!”
  “我从小便跟着孙玉伯长大,他什么事情都能看穿,在他面前,我好像永远都是个小孩子,我总害怕他会看穿我心底的秘密!”
  “哈哈哈哈,但是他没有,我还在他的眼皮下殴打他的女儿,他居然也对此毫不知情!真是痛快,真是过瘾极了!”
  律香川喝得酩酊大醉,忘乎所以,肆意地放声欢笑。
  苏微云的面容平静,既没有流露出恐惧之色,也同样不觉得害怕,只是感到稍稍惊讶。
  世上有很多的人其实都和律香川有类似的心结。
  只不过他们不像律香川表现的那么变态,极端。
  这些人自己得不到足够的安全感,所以就去虐待别人,殴打别人,辱骂别人,攻击别人。
  因为这样就可以显得他们很强大,很厉害,然后便正好以此掩盖住自己那种内心深处的弱小无力的感觉。
  有些人每每看到任何事物,第一反应便是攻击谩骂,挑漏捡刺,非要评论出那事物的不好之处才肯罢休。
  其实你大可以不去见,并没有人逼着你非看不可。但他们还是一定要去“见”的,他们去“见”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要找出那事物的毛病。
  ——他们要刻意去彰显自己比别人强,自己比别人了不起。
  就好像律香川若真的讨厌孙蝶,他当然可以与她断绝关系,不再来往,没有必要一直虐待殴打她。
  但是他不能,他离不开孙蝶,他若失去了这样的攻击对象,便必须又要忍受那种弱小感了。
  他这种被压迫、被看穿的不安全感受自然是如高山大海的老伯带给他的,所以他便要在老伯的女儿身上将这些都一一找还回来!
  律香川如今已觉得那个掀翻高山,填平大海,彻底安安全全,高枕无忧的生活仿佛指日可待了。
  苏微云明白这些,所以他已起身,他决定去找那个叫作孙蝶的可怜女孩。
  只要找到了她,苏微云大概就可以知道律香川的许多秘密。
  以此来威胁律香川,便又可得知高老大的全部计划和安排。
  到了那个时候,苏微云便能够将所有的迷雾拨开,再不会有人能够算计得到他了!
  他决心亲自来下这一盘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