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位面小人物章节目录 > 第六十九章 愤怒的阴九幽

第六十九章 愤怒的阴九幽


  “说出九口箱子下落,否则,死!”
  杜杀只说出这十一个字,已无再多的话语。
  还有一道铁钩!
  欧阳兄弟生平最怕的便是杀人无数的“血手”杜杀,是以杜杀、屠娇娇他们才放心地将九口宝箱交于二人保管。
  但不料,这兄弟两人一合计——总之杜杀已被追杀到恶人谷出不来了,难道还要帮他们守一辈子?
  所以二人索性便壮着胆子将这批宝藏吞了下去。
  屠娇娇叹道:“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主意打到我们头上的。”
  欧阳丁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可怜巴巴地道:“我们错了,不要杀我们,我们一定将宝藏如数奉还!”
  哈哈儿耻笑道:“哈哈,你难道以为我们还会上第二次当吗?”
  欧阳当道:“不是的,这一次我们真的会将宝藏交还,但是你们得保证放过我们!”
  阴九幽冷冷道:“你们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李大嘴恐吓道:“只要你们敢不说,或者说半句假话,我便将你们身上的肉一刀一刀地割下,足足割上三百六十刀才算完。少一刀,我李大嘴就不算好汉!”
  欧阳丁苦着脸道:“唉,以往都是我们威胁别人,今日也总算落在别人的手里了.......但我们确实是真心诚意的啊!”
  欧阳当也哀求道:“只要你们答应不杀我兄弟二人,我马上就将藏箱子的地方说出来。”
  “若有半句虚言,我兄弟二人下十八层地狱,受拔舌烙口之刑,永世不得超生!”
  他们以指对天,发了一个丧心病狂,恶毒无比的重誓。
  屠娇娇忽然开口道:“好,我们保证不杀你。你快说吧!”
  欧阳丁、欧阳当竟不约而同地开口说道:“我们要杜老大说话。杜老大从不说假话,他说的,我们才信!”
  杜杀沉默过一盏茶的时间后,缓缓道:“好,我答应你们!”
  欧阳丁与欧阳当互视一眼,满是欣喜,最后欧阳丁道:“那批东西就藏在龟山之巅的一个洞穴里……”
  欧阳当又抢着道:“小弟还可为诸兄画一幅详细的地图。”
  找来纸笔。欧阳当果然画出一副精细工整,详略得当的地图,连苏微云看了也不由对他叹服。
  明明那九口箱子就在乌衣小巷中,已被苏微云得到;可欧阳兄弟却信誓旦旦,千真万确地讲宝藏藏在龟山。
  这一份信口开河,滔滔不绝的功力,当真不是寻常人能做得到的。
  地图绘罢。
  屠娇娇道:“这幅地图要交给杜老大保管,我才安心。”
  李大嘴道:“不错,我也是这般想的。”
  哈哈儿笑道:“哈哈,妙,妙,既然地图已经画好,我们何不赶快去将东西挖出来呢?”
  阴九幽道:“是,迟则生变,再惹得哪路恶鬼前来窥伺便大大不妙了!”
  五人一切商量安排妥当,都看向了苏微云。
  苏微云先前虽然帮他们出了许多力,但要说到宝藏,自然还是人越少,越好分。
  所以苏微云十分识趣地道:“五位前辈去寻宝藏,我便不跟着了。只是我还未向阴九幽前辈讨教绝技,能否......”
  五人听到前面半截话,心中大稳,就连李大嘴瞧向苏微云的眼色都要好上许多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很有效的。
  唯独阴九幽冷声冷气地道:“我的绝技,你学不了!”
  苏微云赔着笑脸道:“还请阴前辈大仁大义,宅心德厚,赐教晚辈一二。”
  阴九幽不耐烦地道:“我已说过,我的轻功独步武林,精湛无双,但是你学不会的!”
  他面无表情,语气却很是认真。
  苏微云不由惊诧难言。
  他在无数的机缘之下,本已习得了九项绝技,只是还差阴九幽这一样便可完成宿命令。可阴九幽此时却说他的绝技苏微云是学不会的。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场面也有些冷了下来。
  在一旁跪着的欧阳丁道:“老阴,你就指点指点这小子轻功又怎么样?他最后在江湖成名,你作为他的师傅,不是一样有面子?”
  欧阳当也劝说道:“是啊,你的轻功奇诡又难测,在江湖上寻个传人岂非也是件好事?”
  他二人看起来一团和气,是在相助苏微云;实际上还是不忘挑拨离间的本性,想要故意这样说,等阴九幽拒绝,反而更疏远苏微云与阴九幽的关系。
  李大嘴笑道:“我连‘吃人’的本事都教给他了,阴老九,你怎么还藏着掖着?”
  哈哈儿亦道:“我笑里藏刀的本事,他学的比我也差不多哩!”
  杜杀皱着眉头道:“我们大家都教过他一些武功,你指点指点他又何妨?”
  三个人竟都在帮苏微云说话。
  杜杀和哈哈儿是本就瞧得起苏微云,而李大嘴则是给苏微云释放出善意的信号,想要化干戈为玉帛。
  阴九幽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奇怪至极的表情,又赶快遮掩过去,“嗖”的一下,飞向远处去,语声似乎极其愤怒。
  “我说不传,就是不传,难道这种事情还能勉强么?!”
  几大恶人都不知为何阴九幽会突然发这样大的火,只有屠娇娇道:“哎呀,其实阴老九的绝技也就是那么两手,我说不得也可以教你的!”
  哈哈儿道:“娇娇,你说你会模仿阴九幽说话,我是信的;但你要说你会阴九幽的轻功,打死我也不行!”
  屠娇娇笑道:“谁说阴老九只有轻功是绝技?他还有一手‘瞻之在左,忽而在右’的神通,你难道忘了?”
  她飞脚踹起欧阳兄弟,一把将二人身上的衣服扒下,随后又飞起,折下几根树枝,丢于哈哈儿。
  哈哈儿笑道:“哈哈,原来是那个障眼法,我以为你说的是什么呢。”
  他手上快速动作,七拼八凑,竟将树枝支在衣服上面,最后竟做成了个类似于稻草人的形状。
  而后他也起身,将那衣服高挂在树枝之上。
  风疾疾吹过,衣袖飘飘,若是在这等昏暗的环境下远远观去,便活生生地像是个人立于枝上。
  屠娇娇道:“你瞧好了。”
  她披上欧阳兄弟的外衣,从另一侧而来,竟学起欧阳丁讲话:“我兄弟二人,是宁死也不会吃亏的!”
  哈哈儿指着她笑道:“你瞧,她若是欧阳丁,那树上那人就是欧阳当了。你说是不是?”
  苏微云有些恍然。
  欧阳丁,欧阳当两人向来形影不离,若是乍一看见这两件衣裳,又听见其中一人的声音,再怎么也会愣上一愣,甚至误以为是的。
  这一愣的工夫,便已足够做很多事情。
  欧阳丁、欧阳当在旁恬着脸道:“屠大姑,您真是又厉害又能干,只是......能不能将衣服还给我们兄弟二人了?”
  屠娇娇疑惑道:“衣服还你们?你们要用么?”
  欧阳兄弟道:“人总是要穿衣服的不是?”
  屠娇娇道:“可惜这件衣服你们以后可能穿不上了!”
  她忽然飞来,手起刀落,一下斩断两人各一只手!
  两人被点住穴道,动弹不得,只能硬生生地受下。
  欧阳兄弟道:“你......你们明明答应了......”
  屠娇娇道:“答应了什么?杜老大答应不杀你,可没说不能斩你的手吧?”
  她说着,又挥刀砍向两人的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