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江湖位面小人物章节目录 > 第十一章 岳环山

第十一章 岳环山


  “我就是岳环山。”
  老管家居然就是岳环山?
  张洪惊道:“你,你,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岳环山?!”
  老管家从松林中走出来,走得四平八稳,走得从容不迫。
  张洪道:“不可能,我见过岳环山,他长得不是你这个样子!”
  老管家道:“这才是我岳环山真正的模样,你见过的不过是我戴上人皮面具,故意给外人瞧的罢了。”
  他忽而叹道:“你既然认识我的掌法,我就再让你看看罢。”
  老管家双掌在胸前交缠,翻了个圈。
  随后他一掌接着一掌地推出,等到他推到第四掌的时候,便停了下来。
  老管家道:“你不该用那一招‘泰山压顶’的。你用我教你的‘群山连绵’,将他紧紧缠住,以掌法精妙对付他。你既已有了近身的优势,又怎能轻易放弃?”
  老管家踏步上前,只不过一瞬便来到了张洪面前。
  张洪一个激灵,后背拱起,力量由腰身发出,传至手臂,随即两拳猛地向前轰出!
  老管家双手在胸口处交叉,使出的竟然就是之前他示范的那招“群山连绵”。
  砰!
  第一掌推出,打在张洪的右拳上。
  砰!
  第二掌几乎紧贴着第一掌推出,又打在了其左拳上面。
  砰!
  第三掌将他的两拳都压了回去,抵在胸前。
  “噗!”
  第四掌落在张洪胸腹上面,将他打得倒飞而去,吐出一大口鲜血。
  这与刚才岳环山对着苏微云示范的四掌一模一样,并无二样。
  他像是将张洪的力量、速度、应对方式都完全算计好了的一般,张洪只不过是跟着他的套路在走而已。
  张洪躺在地上,两手不住地颤抖,道:“你......大须弥山掌,你果真是岳环山!”
  苏微云看着老管家,将他的身材、动作、语气都与当初看见的那个岳环山渐渐重合起来。
  他这才发觉,两人如此之像。
  不是像,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岳环山微微一笑,并不在意张洪,而是对着苏微云慢慢说道:“我当初说过,问题回答得好的人,我会收他为徒。”
  ——当初在客栈中,岳环山出手救下田思思,又对着客栈中的三人问了一个问题。
  那一个问题之后,彭不杀和老板都死了,只有苏微云幸免于难。
  苏微云不死已是万幸,实在没敢奢求过岳环山还能收自己为徒。
  但世事往往就是这么奇特——你想什么的时候,往往就不会发生什么;等到你不想它时,它偏偏又不知不觉地来了。
  岳环山对张洪盘问道:“是柳风骨叫你来的?”
  张洪道:“谁是柳风骨?”
  岳环山淡淡道:“当然是葛先生。葛先生就是柳风骨。”
  张洪的脸色变了。
  岳环山叹道:“你用不着说了,我都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又轻轻拍了张洪一掌。
  于是张洪就真的再也用不着说话了。
  死人永远都用不着说话的。
  苏微云直到这一刻才发现,原来锦绣山庄的一场争斗看似是田思思的刁蛮胡闹,实际上却是江湖三大名侠中的两位在明里暗里地一较高低。
  岳环山看了看沉思的苏微云,又再叹了一声,道:“我们先回山庄去吧。”
  ······
  锦绣山庄。
  这里本来是天下最美的山庄之一,极少有地方比此处的风光更好。
  但今晚,锦绣山庄众人的心情不免都有些沉重。
  因为锦绣山庄的庄主,田白石田二爷死了。
  大小姐田思思又偷跑出庄,至今不知下落。
  所以锦绣山庄中的大小事务暂时都由老管家打理。
  山庄中的众人自然也不敢有不服的声音。
  可他们谁也不知道,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管理庄园上下的老管家,真实身份是江湖最有名望的岳环山。
  据传岳环山这些年来已渐渐淡出人们视线,他是想将江湖留给年轻人。
  谁又能想得到,隐退江湖后的岳环山会在锦绣山庄中当一名老管家?
  只有苏微云。
  夜凉如水。
  蝉在鸣。
  演武场中央静静地站着两个人,一老一少。
  岳环山看着苏微云,温和的目光一如当初传授苏微云武功的时候。
  他道:“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
  苏微云道:“是。”
  岳环山道:“你可以先听我说。”
  苏微云道:“好。”
  岳环山望着天空,道:“我很有名望,你一定想不通我怎么会来作锦绣山庄的管家。”
  苏微云道:“我的确不知道。”
  岳环山道:“田白石富可敌国,锦绣山庄进出的银子只要稍稍动一动手脚,就够一般人一生享用不尽了。”
  苏微云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岳环山道:“可是我却从没有动过锦绣山庄一分银子。我来这里,只不过是来学习经验的。”
  苏微云疑惑道:“学习经验?”
  岳环山道:“不错。我来这儿学习怎样赚钱,怎样管钱,怎样管理几百号人,又怎样去经营一个大的产业。”
  他说的这些东西,当然不可能是人生来就会的,这些东西当然需要学。
  可是苏微云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岳环山为什么要学这些?
  岳环山道:“江湖上兴起了一个组织,叫作‘山流’,你应该记得,我给你提过的。”
  苏微云道:“是,您说‘山流’里都是一群极端的人,极端善良,极端正义,他们想要改造江湖,劝人向善。甚至有几位少林高僧都加入了其中。”
  岳环山缓缓道:“我当初却没有告诉你,‘山流’组织,正是我岳环山一手创立的!”
  苏微云一惊,脱口而道:“所以您才会屈身于锦绣山庄,只是因为您不懂得如何管理‘山流’?”
  岳环山道:“是。我要做‘老管家’,所以‘岳环山’就只能隐退了。只不过前几年,我将‘山流’盟主的位置交给杨凡之后,就轻松一些了。”
  苏微云道:“杨凡是谁?”
  岳环山道:“杨凡就是杨三爷的儿子,也就是田思思的未婚夫!”
  苏微云惊呼道:“他?他和杨三爷岂不是已和田二爷死在怡红楼中了?”
  岳环山摇头道:“那不过是假的杨凡。你想一想,岳环山想要做老管家,所以必须隐退;杨凡要做盟主,是不是也只能找个替身替他继续原来的生活?怡红楼中的那人,就是他的替身。”
  山流在江湖上,目前还是个隐秘的组织。
  “杨凡......”
  苏微云道:“那葛先生呢?葛先生难道就是柳风骨?”
  苏微云来到这个位面后,听说的柳风骨的传闻逸事并不算少,他很难将那个冷冰冰的葛先生与传闻中的柳风骨联系起来。
  岳环山道:“传闻,终究是传闻。每个人都有一张嘴,别人说的话只代表他个人,说明不了什么的。”
  “你要相信自己。用自己的眼睛,耳朵,身体,思想去捕捉真正的信息。”
  岳环山有些莫名其妙地忽对苏微云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苏微云陷入沉默,他还在努力地去将这些事情串连起来。
  过了好久,岳环山才又说话:“你懂了么?”
  苏微云抬头,问道:“我还有三个问题。”
  岳环山道:“你说。”
  苏微云道:“田二爷的死?”
  岳环山道:“那真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苏微云道:“那田思思?”
  岳环山道:“她有人暗中保护。她是一个重要的诱饵,用来钓出柳风骨!”
  苏微云叹息着,道:“好吧。唉,第三个问题我不想问了。”
  岳环山大笑道:“你可以问的。你一定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