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无双英雄录章节目录 > 第六百九十七章:平济身世

第六百九十七章:平济身世


  少林寺戒律院的执法僧人听得空海喝道:“用杖!”
  便即撩起平济的僧衣,露出他背上肌肤,另一名僧人举起“守戒棍”便欲击下。
  平济意守丹田,不敢运气,心想:“我身受杖责,乃是为了罚我种种不守戒律之罪,每受一棍,罪孽便消去一分。倘若运气抵御,自身不感痛楚,这杖却是白打了。”便在此时,忽听得一个女子尖锐的声音呼道:“且慢,且慢!你……你背上是什么?”
  众人齐向平济背上瞧去,只见他腰背之间,竟是纹着一条花蛇。
  背上的花蛇长有半尺,显然是在他幼年时所纹,随著身子长大,小蛇也渐渐增大,此时看来,已非看得清。
  群雄都是一愕之际,突见人丛中一个中年女子奔了出来。这女子身穿淡青色的长袍,一头长发,直垂至眉,左右双颊各有三条血痕,正是随着高三世而来的花蝎子蝎三娘。她疾扑而前,双手一分,已将两名少林寺戒律院的执法僧推开,伸手便去拉平济的裤子,竟是要将他裤子扯将下来。平济吃了一惊,转身站起,身子向后飘开数尺,说道:“你……你干什么?”
  蝎三娘全身发颤,叫道:“我……我的儿啊!”
  张开双臂,便去搂抱平济。
  平济一闪身,蝎三娘便抱了个空。
  众人都想:“这女人莫非是发疯?”
  蝎三娘接连抱了几次,都给平济轻轻巧巧的闪开,要知她自被阿宾一掌击得晕死过去,醒转之后,功力已然大不如前,原本最擅胜场的轻身功夫,更是及不上从前的一半。但见她如痴如狂,叫道:“儿啊,你怎么不认你娘了?”
  平济心中一凛,有如电震道:“你……你是我娘?”
  蝎三娘叫道:“儿啊,我生你不久,便在你背上、两屁股上,纹了两条小蛇。你这两边屁股上是不是还有一条?”
  平济大吃一惊,他双股之上确是各有一条。他自幼便是如此,从来不知来由,也羞于向同侪启齿,有时沐浴之际见到,还道自己与佛无缘,天然生就,因而更加羞涩自闭。这时陡然间听到蝎三娘的说话,当真半空中打了个霹雳,颤声道:“是,是!我……我两股上各有一条,是你……是娘……是你给我纹的?”
  蝎三娘放声大哭,叫道:“是啊,是啊!若不是我给你纹的,我怎么知道?我……我找到儿子了,找到我亲生乖儿子了!”一面哭,一面伸手去搂平济的颈子。
  平济这次不再避让,任由她抱在怀里。他从少无爹无娘,只知是寺中僧侣所收养的一个孤的儿,他双股纹有小蛇,这件隐秘天下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蝎三娘居然也能得悉,哪里还有假的?二十余年来突然如愿领略到了生平从来所未知的慈母之爱,眼泪也不禁涔涔而下,叫道:“娘……娘,你是我娘!”这一件事突如其来,旁观众人无不大奇,但见二人相拥而泣,又悲又喜,一个情深舐犊,一个至诚孺慕,群豪心肠虽硬,却也不禁为之鼻酸。
  只听蝎三娘道:“孩子,你今年二十四岁,这二十四年来,我白天也想你,黑夜也想念你,我气不过人家有儿子,我自己的儿子却给天杀的贼子偷去了。我……我只好去偷人家的儿子。可是……可是……别人的儿子,哪有自己亲生的好?”
  高三世哈哈大笑,道:“三妹,你老是去偷人家白白胖胖的娃儿来玩,玩够了便喝他的血,原来为了自己的儿子给人家偷去啦。我问你什么缘故,你却又不肯说?很好,妙极!小子,你娘是我义妹,你快叫我一声‘老伯’!”他想到自己的辈份还在这武功奇高的一醉楼主人之上,这份乐子,可真不用说了。
  蝎三娘放开了平济的头颈,抓住他的肩头,左看右瞧,喜不自胜,转头向难海道:“他是我的儿子,你这臭贼秃,可不许打他!”平济蓦地想起,那日拆解云顶之弈棋局之时,见蝎三娘和司徒钟神态亲热,蝎三娘口口声声叫他什么“司徒哥哥”,显然二人之间颇有暧昧,莫非自己竟是司徒钟的儿子?这一下可不得了,母亲是声名狼藉的蝎三娘,父亲倘若真是司徒钟,那声名尤其恶劣。更糟的是,自己适才还将他打得狼狈不堪,亲手在他身上中了七片鬼针。那……那便如何是好?
  平济偷眼向司徒钟瞧去,心下大是不安,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转头又瞧蝎三娘,盼他说出自己父亲到底是谁,但想一说出来如果竟然是司徒老鬼,那还不如不说的好。可是他自幼无父无母,会见母亲之后,又盼见生父,纵然父亲是司徒钟,那也决不能不认。心中正自栗六,只听得蝎三娘大声说道:“是哪一个天杀的狗贼,偷了我的孩子,害得我母子分离二十四年?孩子,孩子,咱们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这个狗贼,将他千刀万剐,斩成肉浆。你娘斗他不过,孩子武功高强,正好给娘报仇雪恨。”
  坐在大树下一直不言不动的黑衣僧人忽然站起身来,缓缓说道:“你这孩儿是给人家偷去的,还是抢去的,你面上这六道血痕,从何而来?”
  蝎三娘突然变色,尖声叫道:“你……你是谁?你……你怎么知道?”
  黑衣僧道:“你难道不认得我么?”
  蝎三娘尖声大叫:“啊!是你,就是你!”纵身向那黑衣僧扑将过去,奔到离他身子丈余之处,突然立定,伸手戟指,却也不敢近前,咬牙切齿,愤怒已极。
  黑衣僧道:“不错,你孩子是我抢去的,花蝎子,你脸上这六道血痕,也是我抓的。”
  蝎三娘叫道:“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要抢我孩儿?我和你素不相识,无怨无仇,你……你……你害得我好苦。你害得我这二十四年之中,日夜苦受熬煎!”
  黑衣僧道:“那日你中了文宸龙的寒冰毒掌,性命已然难保,是谁救活你的?”
  蝎三娘道:“我不知道。难道……难道是你?”
  黑衣僧点头道:“不错,是我。”
  蝎三娘那日受伤奇重,昏昏迷迷中只知有人以深厚内力为己疗伤,醒转后那人便不知去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