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农门凰女章节目录 > 第1099章 朝堂上已经连吵三天

第1099章 朝堂上已经连吵三天

    大约是想立志做鸿儒了,当晚叶子皓就抱着小吉祥拿了书开始看起来。
  
      叶青凰看他当读书就读书的认真模样,不知道是真能收心这么快,还是装给她看的,不由勾了唇,噙了一朵无奈的笑容。
  
      但她知道,眼下固然是无聊等待,但结局如何尚未可知,他还是很担心的,不担心结果如何,就怕会有杀身之祸。
  
      他是有妻有儿的人,可不是打赤脚的莽汉。
  
      家里人除了读书郎和他们,其他人都走了,便是叶正诚和叶华英他们,也都跟着离开了。
  
      但叶子皓交给了他们任务,除了护送家人回去之外,也要他们帮着打点一些事情。
  
      这样他能离开时,就不用事事亲为了。
  
      客栈里空了很多,但巡夜的人和暗桩从未懈怠过,没人知道这座客栈里竟然藏了这么多暗卫精英。
  
      第二天清早,许先生就带着二十八个秀才坐了七辆马车出了府城,一路往南急驰而行。
  
      他们此行可不是为赶考,但他们确实赶时间,叶子皓按自己的经历算过时间,两个月算早的,但他们却打算不超过一个半月。
  
      若能一个月赶到才是最理想的,当然做为文人又坐的马车,他们也不会强求。
  
      好在眼下天气不错,不冷不热又没下雨,希望一路南去都不会赶上几天连雨的情况。
  
      但秀才们虽不是头回出远门,毕竟去年已经跟着衙门的人去过县城出公务了。
  
      但这次可是去京城,还不是为赶考而去,一路自然就没有紧张不安的情绪,心情轻松之下观赏沿途风光,感受自然不同。
  
      就像一群放出笼子的鸽子,正在振翅高飞,飞向目标的方向。
  
      叶子皓提供的远行攻略图,他们在第一个落脚地吃饭时就再次研究过了。
  
      虽然叶子皓提供了落脚地,但中间不落脚的县、镇名称也都标记了出来,大约有多远的距离。
  
      他们是绝对不会迷路的,现在只要想能否多走几座镇子,在山野官道何时能走远,走不远就提前投宿多些休息。
  
      而进了京城去哪里住?当然是首推出了不少头榜进士的城西北华兴客栈了。
  
      当初青华州解元也在那儿住呢。
  
      只不过彼时,叶子皓并不认得他罢了,而那解元也不负众望考进了头榜,现在是在京城做一个正六品小官。
  
      京城的正六品和地方的正六品,差别可大着呢,当然京城里的任何官员面临的机会都多得多,而更多的则是投靠了名门世家、高门大户。
  
      不说府学南行之事如何惊动地方,一路也得到了一些秀才自愿响应跟随,就说这府城里,人人都在忧心着叶子皓的结局。
  
      就连上街买菜的妇人,见了面也要聊上半天。
  
      叶大人现在怎么样?
  
      叶大人今天又没出客栈大门呢?
  
      叶夫人也不曾出来过,我还想念那个可爱的孩子呢?
  
      好久没看到叶大人抱孩子出来逛了。
  
      驿馆那边也没动静,不知道这京城里来的人葫芦里卖的啥药。
  
      若是他们敢欺负叶大人,老娘跟他们拼了!
  
      ……
  
      诸此种种,每天都成为市井街头的主流声音。
  
      而城守衙门也呈半瘫痪状态了,只不过若有混不痞想趁乱行事,一旦被巡街的府兵抓着,连审问都免了,直接丢进大牢里关起来。
  
      如此几次之后,府城又变得安全有序起来,因为大家已经看清了一个事实。
  
      正因为城守大人不在任上,逮着人就没道理可讲,也没人替你主张正义,不想吃牢饭就夹着尾巴做人吧。
  
      每个人都在等待,但是朝廷新的命令一直没有来。
  
      王家、府学,以及一些在朝中有人的大户人家,都相继收到了来自京城的密信。
  
      果真为了叶子皓辞官抗旨一事,朝堂上已经连吵三天了也没有结果。
  
      而参与争吵、指责甚至弹劾的面积却正在扩大。
  
      似乎不少官员都反应过来了,有的不得不站队、有的想趁乱摸鱼、有的存了心要铲除异已。
  
      皇上已是几天黑着脸看起来正忍耐着怒火、蓄而未发罢了。
  
      不管朝上如何吵闹,恐怕皇上心里也如吃了苍蝇一样难受吧。
  
      谁会想到当初为了替后宫一个女人找个官家靠山,竟下了这样的糗事,龙颜就算不怒,也搁不下面儿啊。
  
      但现在是一个有潜力、有前途的堂堂四品官员为此强硬地辞官不做了。
  
      就算是为试探而留了后手,圣旨上只写官员而未写本人名字,一切都有回旋余地,但叶子皓果真抗旨了,皇上的心里还是不好受的。
  
      很生气!
  
      但对此事的处理和对叶子皓本人的处理,却迟迟没能吵出一个结果来。
  
      要处理叶子皓的那一派声音里,呼声最响的便是要将叶子皓以蔑视皇权之名流放千里。
  
      甚至有声音说叶子皓持才傲物竟敢无视君权,与谋逆无异应该满门抄斩。
  
      当然说这话的人很快就让无数堂官指着鼻子臭骂,最后低了头不敢再出声了。
  
      而叶子皓同年同考的那批官员,能上得朝堂的只有李探花一人,李探花上奏说当年他和状元、榜眼同受皇命执行兵田策。
  
      于君,叶状元不负君命交托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于官,叶状元功绩在册;
  
      于民,叶状元有青天之名;
  
      于叶氏,叶状元扬名立万、光宗耀祖为叶氏骄傲;
  
      于士学,叶状元一朝名扬天下便肩起扶持士学的责任,身为农家子弟却不藏私,将御赐黄金换成白银,此举开天下之新河,于各方有利,便是皇上当初也夸过此举甚妙;
  
      于妻儿,叶状元有情有义有仁有德,不负糟糠不弃娇儿,是为天下男儿表率;
  
      如此,叶状元凭什么要受到堂上诸多指责、落井下石、恶意中伤,甚至还有人不但想他死、还想他灭族,他叶氏家族养出一个这样不负天下的状元来,招你惹你了?
  
      李探花言词铿锵地说完,目光朝那些之前跳得厉害的几个官员看去一眼,最后又说了一句:有本事你也一考就考个状元出来,一入仕就做个四品城守做下这无愧天下无愧心的功绩来,再来指责叶状元的不是。
  
      以上,不但是他、也是身在东华州的颜榜眼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