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权力巅峰章节目录 > 第1494章 怒火冲天

第1494章 怒火冲天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廖志财和董志浩两人心中不高兴,却并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盯着柳擎宇,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们对柳擎宇的不满。
  
      柳擎宇又怎么看不出这两人对自己的不满,不过柳擎宇也是老江湖了,他心中非常清楚,如果要是让这两个人渗透进这个调查小组的话,以这两人之前在整个事件中的立场,那么绝对会对整个调查小组的调查行为进行干涉,所以,柳擎宇干脆直接把这两人排除在整个调查小组之外。
  
      不过看到两人怒视着自己,柳擎宇知道,自己现在也得给两人一个台阶下,便笑着拍了拍脑袋说道:“哎呀,你看我这记性,我怎么把董志浩和廖志财两位同志给忘了呢,你们二位也是要参与本次事件的调查中来的,要不我看这:3w.样吧,你们二位一个是市委的副手,一个是市政府的副手,由你们两位联合起来负责协调整个调查工作,如果调查小组在调查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比如说某些部门不配合,需要某些资金和政策支持,还请两位同志多多支持协调,我们争取上下一心,尽快吧这个事件调查清楚,我们必须要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交代!”
  
      话,柳擎宇说得神采飞扬,字字铿锵,态度坚决,冠冕堂皇,不过听在廖志财和董志浩这两人的耳中,却犹如针刺一般,句句刺在他们的心头上,疼的让他们郁闷到了极点。
  
      他们知道,柳擎宇这是不打算给他们面子了,直接将他们排斥在了整个事情的调查小组之外,但是他们还真没有脾气,因为今天这突发事件的现场,他们摆平不了,只有柳擎宇能够摆平,最为关键的是,他们的级别没有柳擎宇高,官场之上,官大一级压死人,并不是一句空话,有些时候,这级别上的压制就是这么厉害。柳擎宇把事情都已经敲定了,他们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否定柳擎宇的意思吧?
  
      所以,此时此刻,这两人只能暗气暗憋。
  
      这时,上城区区长邢俊辉走了过来,低声对柳擎宇说道:“柳市长,您看这三人的尸体一直横陈在我们区政府的门前似乎不太妥当吧,这样会严重影响到我们区政府的正常办公的,您看您能不能协调一下死者家属,让他们先把死者拉到火葬场火化了,这火化的钱我们区政府来出。”
  
      柳擎宇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低头看了一眼地上那三人的尸体,当柳擎宇看到那位至死都不能瞑目的老太太的尸体的时候,心中突然好像被人给狠狠的刺痛了一下,死不瞑目啊,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现代社会中,这心中得有多么巨大的冤屈、多么巨大的怨气啊!
  
      柳擎宇只是冷冷的看了邢俊辉一眼,根本没有直接给他回复,而是看向死者家属代表李老二一眼说道:“李老二,对于你弟弟以及你母亲的尸体,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李老二咬着牙说道:“柳市长,我母亲死不瞑目的情形您也看到了,她老人家走得不甘心啊,我由于常年在外地工作,所以我母亲一直跟着我弟弟一家人生活,由我弟弟来进行照顾,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我弟弟一家人连同我母亲竟然全都惨死在鹿鸣市,惨死在上城区这些怙恶不悛的贪官污吏的手中,惨死在强拆的屠刀之下,柳市长,我们这些亲友们不甘心看着我们母亲和我弟弟一家人死不瞑目,我希望能够让他们看到真相大白之后再将他们火化,尤其是我的侄女李艳艳,她死得最为凄惨,她在自杀前曾经给我弟弟发短信,说他被一个胖乎乎的领导在办公室里给强女干了,柳市长,我的侄女今年才17岁啊,正是花季少女,她还未成年啊,她却突然直接承受了这么巨大的侮辱,她无奈之下才从区政府大楼上跳楼自杀的,她也是死不瞑目啊!现在,她的尸体也已经被我们放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我们希望柳市长能够真正的为我兄弟一家人的死主持公道,能够查出那个敢在办公室内对我侄女下手的无耻官员。”
  
      听到李老二这番字字泣血的泪水横流的哭诉,柳擎宇的心再次狠狠的纠结在了一起,此时此刻,他感觉到自己的胸中被怒气彻底充斥满了,他想不明白,鹿鸣市上城区到底哪个精虫上脑的官员竟然敢在办公室内非礼那样一个清纯可爱的小女孩,这到底需要多大的胆量、需要多么无法无天啊!
  
      此时此刻,柳擎宇真恨不得立刻抓住那个家伙直接把他给阉了!这样的人混迹在干部队伍里简直就是害群之马,简直就是人渣啊!
  
      想到此处,柳擎宇一字一句的说道:“李老二,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鹿鸣市会一查到底,而且一经查出,不管这个人是谁,我们都将会将其绳之以法,等待他的将会是法律上从严从重的判决。在我看来,这样的人就应该直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说话之间,柳擎宇双眼之间杀气弥漫,怒气冲天。
  
      此刻,混迹在上城区区政府领导人员中,一个肥头大耳、西装革履的官员听到柳擎宇的这番话之后,感觉到口干舌燥、满头大汗,双腿不停的颤抖着。他根本不敢正眼看向柳擎宇,只能默默的低着头,心中焦虑不安,眼神中充满了懊悔之色。
  
      这时,柳擎宇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市公安局局长艾琨的电话:“艾琨,你立刻带人到上城区区政府门前来一趟。”
  
      随后,柳擎宇又亲自给市纪委书记臧东升打了个电话,协调了一下借调纪委副书记郭梓良进入调查小组的事情,臧东升倒是很给面子,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柳擎宇打完电话之后不到十分钟,艾琨便带着十几名警察赶到了现场,柳擎宇对艾琨吩咐了一番之后,这才开始疏散人群,而现场围观的众人看到柳擎宇赶到之后,整个调查工作已经正式展开了,本着对柳擎宇的绝对信任,众人便纷纷散去了,随后,艾琨带着人先是对现场进行了拍照、调查取证之后,随即配合死者家属一起,把三具尸体运到了市医院的太平间冷库内保存起来。
  
      回到市长办公室之后,柳擎宇的心情依然无法平静,脑海中始终闪回着上城区区政府门前那位老太太死不瞑目的画面,这让柳擎宇的心情十分沉重,想要全身心的投入工作,却迟迟无法进入状态。无奈之下,柳擎宇只能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集中精力梳理起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从柳擎宇得到的信息来看,整个一系列悲剧事件的起因是因为李老三家的房子被强拆所导致的,而在强拆的过程中,由于李老三一家人大部分都在外面,只有小儿子一个人在家,而强拆人员在强拆李老三家房子的时候,并没有进去查看,直接动用强拆机械把房子给强拆了,这才导致李老三的儿子惨死房中。而且从周围群众的诉说来看,李老三一家人之所以不愿意搬迁其根本原因还是拆迁办给出的赔偿价格实在是太低了,一个50多平米的房子拆迁办竟然只同意补偿8万元,要知道,在鹿鸣市这种地方,可谓寸土寸金,市区内一般地段的商品房都已经达到了2万元一平米了,而李老三一家人虽然住的是棚户区,但是,他们的房子却绝对处于鹿鸣市老城区,这里可是绝对的鹿鸣市的核心地段,这个地块的房子周边的房子都已经达到了四万元一平米,而拆迁办竟然只给出了8万元的赔偿款,这样做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简直是让人无法忍受的。
  
      而且李老三一家可是五口人,现在虽然居住在只有50平米的棚户区,但毕竟一家人凑合凑合还是能够住下的,如果把他们的房子给拆了,他们一家人就算是拿着8万块钱,在这寸土寸金的鹿鸣市他们也找不到合适住的地方啊。要知道,随随便便棚户区的房子要租住的话一个月也要两三千元的,这八万元够他们一家人住多长时间?
  
      在这种情况下,李老三一家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去上访已经成为了一条必然要走的道路,毕竟,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除了这条路,他们已经找不到其他的可以维权的道路了。
  
      但是,李老三他们一家人谁都没有想到,上访竟然也成为了他们一家人走向更加悲剧的开始,在上访过程中,他们的女儿竟然被某些丧尽天良的公务人员给强女干了,他们不服气,想要再次为女儿讨还个公道,结果到上城区区政府跑了多少趟都没有结果,最终,他们走投无路之下只能采取最为极端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对这个社会的失望与绝望,对生存下去的失望与绝望。因为随着两个子女的死亡,他们一家人已经再也看不到未来的希望。
  
      经过柳擎宇这么一梳理,柳擎宇突然意识到,或许,真正的调查应该从强拆的地方开始。
  
      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站起身来,给程铁牛打了个电话,让他备好汽车在楼下等着自己,他决心亲自前往李老三被强拆的房子之处去看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