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易师章节目录 > 第一零四一章 欢聚

第一零四一章 欢聚


  夏辉自然不知道这群老头的疑惑,如果他知道,估计会忍不住笑出声来呢。
  一行人往醉仙楼而去,虽然已是入夜,但是醉仙楼的客人依然不少呢,里面不少的桌子都坐满了客人,而那些客人无一不是身穿锦衣华服,一看就是非富即贵呢。
  也只有青南城的上流社会才会舍得一顿饭花费十多两银子,要知道这对于普通百姓来说,那可是足够一年的开销呢。
  夏辉一进来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众人纷纷望来,目光皆是聚中在夏辉身上,相互之间低声议论着什么。
  尽管声音很小,但是夏辉还是能够听到这些人提起自己的名字,还有什么易试落选的,不时还听到两声讥笑。
  周手相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趴在夏辉耳边低声安慰道:“夏小哥,这些人有眼无珠,你不要在意。”
  在意?自己哪会在意呢?夏辉讪讪一笑,没有说话。
  周手相看到夏辉没有说话,更是以为夏辉不高兴了,他急忙说道:“夏小哥,这些人不识泰山,哪里知道你的本事呢?你不用生气的,因因为这些人生气实在不值得。”
  汗,这老头发什么神经呢?谁生气呢?夏辉真的哭笑不得了,自己可是通过了易试呢,哪有必要和他们生气呢。”
  一行人来到了厢房之间,周手相和于定宅心中不爽,低声骂着外面那群人不识好歹,不停地维护着夏辉。
  夏辉有些看不下去了,笑了笑道:“好了,人家想说便说吧,没有关系的呢,别为了这些无谓的事情,影响大家的雅兴呢,哈哈。”
  众人都是没有说话,众摊主皆是以无比奇怪的眼神盯夏辉,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尴尬呢。
  夏辉被这些家伙看得很不自在,他皱眉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呢?怎么都这样看着我呢?”
  “有古怪。”李半仙意味深长的道。
  “有内幕。”周手相似笑非笑的道。
  “有隐情。”于定宅若有所思的道。
  晕死,这些老头要说的什么呢?夏辉哭笑不得的道:“诸位前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呢?我可是不明白呢?”
  李半仙轻咳了一声,小心翼翼的道:“夏小哥,外面的传言是不是假的?你没有易试落选对不对?”
  夏辉心里吓了一跳,想不到李半仙居然如此机灵,竟然从自己的行为之中看出了端倪。
  看着众摊主满是期望的目光,夏辉喟然一叹道:“诸位前辈,实在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众摊主一瞬间变脸色。
  周手相抓住夏辉的手道:“夏小哥,传言真的是的?你真的没有通过易试?这怎么可能的,以你的本事怎么可能能过不了易试呢?”
  众人皆是忿忿不平,难以接爱这个结果。
  看到众摊主失望而以悲愤的表情,夏辉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这真相万万不能跟这老头说,这些家伙可不是守秘密的人,万一传了出来,有什么不好的影响那就糟糕了,毕竟这是董大人的吩咐。
  既然已经误会了,那就让继续误会下去吧,得而复失,那可是更让人惊喜呢,如果到时成绩出来了,也不知道这些老头会不会高兴得疯掉呢。
  夏辉装出一副难过的日子道:“诸位前辈,不要再提这事情了,为了我扫了大家的雅兴可就不好了呢。”
  李半仙长长叹了口气道:“夏小哥,好人会有好报的。小小的挫折而已,不要紧的,下一次易试再参加更是了,你一定能成为易师的,大家说对不对呢。”
  “对,夏小哥一定能成为易师的!”众人异口同声的道。
  周手相勉强一笑道:“夏小哥说得对,我们就别说这些扫雅兴的事情了,一个多月不见,夏小哥,我们今晚不醉无归,这顿饭我们请客,当是我们为你接风洗尘呢。”
  “不醉无归!”众人纷纷附和。
  夏辉心里有些感动,怪不得这些老头要请自己吃饭了,而且花那血本来醉仙楼,原来专门来安慰自己的,还真是一番用心良苦呢。
  夏辉原来还打算狠狠地宰他们一顿,此时此刻也不好意思了,只是点了价格不高菜肴和清酒。
  不知道是不是生怕夏辉伤心,众人在酒席间都没有再提及易试的事情,甚至连问也没有问一句。
  这些老头只管说些高兴的事情,把轮翻把夏辉过去光荣事迹说上一遍,其间可是少不是夸奖的。
  夏辉心里有些感激,这些家伙不停地说这些,可不是没有用意的,估计是生怕自己因为易试失利丧失了志气,受不住打击,所以才会说这些来增加自己的自信心。
  方法虽然笨了点,但也是用心良苦,夏辉心里还真有些小感动的呢,亏得自己还把这些家伙想得那么坏,处处想避开他们。
  夏辉抛开了心中的疙瘩,和这群老朋友畅聊,畅所欲言,一时之间也甚是快乐。
  这些老头可是靠嘴巴混饭吃的,人人都是能言善辩之辈,开起玩笑,那可是连绵不绝的,所以整个厢房的气氛可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众人畅饮畅聊,一时好生快乐。众人看到夏辉恢复常态,丝毫没有受易试落选的影响,而且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摊主们心里皆是诧诧称奇,夏小哥果然不是普通人,如此豁达的心胸简直人间少有。
  吃饭喝足,天色已经不早了,是该散场回家了,夏辉也一早打包了糕点小吃,打算带给杨小萱他们呢。
  李半仙他们果然信守诺言,主动去结帐呢。尽管夏辉只是点那些便宜的菜式,但是这顿饭可是吃了不少呢,上的酒更多了,而且他也打包外卖,估计没有五六十两银子搞不掂呢。
  十多个摊主平分,每个人也要三十两银子呢?虽然现在这些家伙身家富裕了不少,但是平时也不舍得如此花费呢。
  出了醉仙楼,夏辉笑着说道:“诸位前辈,这顿饭可是谢谢你们了,哈哈,好久没有来醉仙楼了,这味道依然是一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