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将军伶章节目录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秋凉霜赶到

第三百一十五章 秋凉霜赶到

    “给本将军将他们拿下。?????  w?w?w?.?ranwena`com”
  
      随着狄人将军大刀一挥,周围的战士全围了上来。
  
      “将军。”秋霜凉走上前来,“你们捉拿我们,无非是想换取粮食,但现在吕林流血不止,若是死了,对你们来说损失可不小。”
  
      “哼,损失不小?你们敢杀了火之部族的运粮部队,罪大恶极,若是你们乖乖束手就擒,还能多活些时间,当这火之部族的面斩首,若是不识趣,就地处决。”
  
      “什么?”
  
      秋霜凉大惊失色,剧本不该是这样的啊。
  
      冒枫也是一脸难看,拿起武器,做好了防御姿势。
  
      “霜凉,我来开路,待会有机会,你先带着吕林闯出去,去北境防线,找你哥。”
  
      说着,冒枫举起武器就朝着后方杀了过去,但围上来的战士却将冒枫的攻击给挡了下来,随后,后方的战士也攻来,将冒枫给逼退了回来。
  
      “哈哈,果真如大将军所说,你们根本就没有多的体力了,拿下你们,本将军当得首功,只是你们击杀火之部族运粮部队实在可恶,罪不容诛。”
  
      狄人将军大声叱呵,大刀一挥,便向着冒枫攻来。
  
      冒枫低着的头眼睛一亮,他知道以他现在的体力要从大军中杀出去千难万难,更不要说还有秋霜凉和吕林在后,唯一的办法便是示敌以弱,趁其不备将狄人将军拿下,擒贼先擒王,只要将将军干掉,一切皆有转机。
  
      长枪至下而上,如破土的春笋,又如出渊的潜龙,直逼狄人将军而去。
  
      狄人将军本就没打算击杀冒枫,这也是冒枫计算在内的,以有心算无心,狄人将军来不及脸色大变,只得将武器挡在身前,但冒枫此击威力不小,直接将狄人将军戳下马来。
  
      冒枫见将对方打下马来,心中一喜,不过也的确如狄人将军所言,冒枫现在体力所剩不多,如此全力一击,基本耗尽了冒枫的气力。
  
      “主将已死,还不速速退让!”
  
      冒枫将长枪插在地上,稳住自己的身体,大喝一声,所有的战士看着将军倒地不起,纷纷退让了两步,但仍未完全散开。
  
      冒枫看着周围的狄人战士,眉头皱了起来,再次大喝一声:“主将已死,还不速速退让!”
  
      “他爷爷的,这一击的威力还真不小,把我一双胳膊都给震得酸痛,险些还着了你的道。”
  
      只见那名狄人将军嚷嚷两声,从地上一下腾了起来,使劲甩了甩胳膊。
  
      冒枫看着对方大吃一惊,虽说自己如今能打出的威力有限,但也不至于连一个普通的将军都解决不掉,除非,对方的实力在巅峰境,甚至之上。
  
      一念即此,冒枫的脸色也是陡然大变,他想起了这可是木之部族,人才最胜的一个部落,以自己的现状,根本不可能是一个巅峰境强者的对手,甚至,在打出刚才那一击之后,如今连一个小成境实力的人都打不过了。
  
      至于秋霜凉,就算没有和吟乐元芳消耗,也不是一名巅峰境强者的对手。
  
      “看来,今日,我们三人都得命丧于此了。”
  
      冒枫扶着长枪,坐在了地上,站着也许很霸气,但不可否认的是,坐着,是真的很舒服。
  
      “虽不得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我们三兄弟能同年同月同日死,霜凉也很满足了。”
  
      秋凉霜一笑,抱着吕林来到了冒枫身边。
  
      “放心,将你们抓回去后,会让你一起死的,至于你们的尸体,还是能和大齐换来不少的粮食的,我还不信了,大齐会不在乎你们这些将军的尸体,尤其是你这用刀和用枪的两个家伙,能和大将军交手,想来在大齐也算个人物吧。”
  
      冒枫和秋凉霜苦笑了一下,倒是算个人物吧,不过,不是大齐的将军,而是被大齐通缉的人。
  
      “你可真够狠的啊。”
  
      冒枫回了一声,杀了他们还要用他们的尸体换粮食,冒枫也的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呵呵,没办法,图图河坦大元帅说过,天道无情,人若有情,必将被天所欺,时事逼人,愿为林中兽,不为仁义良。”
  
      “是吗?只可惜,怕死的才会成为奴隶。”
  
      冒枫话一说完,便将长枪调转,往自己脖子刺来,秋霜凉也拿起吕林的分鸿刀,往他的脖子上划去。
  
      就在这时,突生异变,几道人影出现在秋霜凉和冒枫身前,将两人的动作给拦了下来。
  
      “大胆。”
  
      直到这时,狄人将军才慢了一拍的叫唤了一声,看见突然出现的几人,狄人将军又叫唤了一声。
  
      “大胆。”
  
      “大胆!”
  
      为首那人也喝了一声,一声的煞气喷体而出,朝着那名狄人将军席卷而去,如一晴天霹雳,将秋凉霜和冒枫震醒,而那名狄人将军,则被吓得往后连退,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秋霜凉抬头一看,又惊又喜又慌,来人不是他人,正是大哥秋凉霜赶到。
  
      ……
  
      原来,在不久前,秋凉霜坐立不安,正好得知木之部族的祭祀,便从北境防线赶了过来,木之部族乃是狄人部落真正意义上最强大的一个部族,新的大族长成立,大齐的确应在最短时间内知道。
  
      秋凉霜正是以这个理由离开的北境防线,但其实真正的原因还是担心秋霜凉,看见秋霜凉被人围攻,被逼得自杀而保自身尊严,顿时让秋凉霜怒发冲冠,带着手下一下便冲了进来。
  
      “我秋凉霜的弟弟你都敢动,大齐皇帝都没有这个胆子,你敢动我弟弟?”
  
      一边说着,秋凉霜一边缓缓转过身来,一身的煞气直往狄人将军身上压去,狄人将军在看到秋凉霜后,脸色变得煞白,喉咙像是堵了一颗核桃。
  
      秋霜凉听着耳中,不由心头一暖。
  
      “死!”
  
      只听秋凉霜一声怒喝,真气凝成一股,如高压水枪打在了狄人将军身上,只是一击,狄人将军口角便不断有鲜血流出,眼中黯淡无光,出气多,进气少,眼看是活不成了。
  
      周围的战士虽然有些本事,但实力不够的人,怎看得懂真气凝形,在他们看来,秋凉霜只是简单说了几句话,他们的将军便被活活给吓死了。
  
      秋凉霜抬起眼睛,看了眼周围的狄人战士,煞气往他们身上袭去,围在最里面一圈的战士在承受秋凉霜煞气的一瞬间,便倒在了地上,直接没了气息,这才是真正的被自己吓死。
  
      外围的战士顿时大乱,全都往回跑去,根本不敢管秋凉霜几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