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八百九十六章 生死状

第八百九十六章 生死状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最新章节!
  
  不多久,鼬就来到了临时看台。
  
  本来作为忍者学校的副校长,鼬应该坐到对面的主席台上,不过富岳和美琴既然出席了,他这个儿子自然要陪同的。
  
  坐到了父母身边后,鼬说道:“佐助今天的状态很不错!”
  
  富岳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嗯!”轻轻点了点头,鼬说道:“火影大人这段时间一直在亲自训练鸣人,所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美琴略有些担忧:“我听说佐助这段时间的进步也很大,鸣人...鸣人会是那个关键的人吗?”
  
  毋庸置疑,这次富岳与美琴的出席,是日向镜安排的。
  
  在摸准了对佐助最有效的刺激情绪后,日向镜就设计了一连串的刺激方案,而今天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就是一次关键的刺激。
  
  试想一下,失去了双眼的富岳,在顶着公众的议论,甚至是嘲笑,毅然决然的赶来忍者学校支持佐助,这对佐助是一种多大的鼓励。
  
  若在父亲的关切中败北,佐助必然会背负极大的愧疚和负罪。
  
  而这种对父亲的愧疚感和对家族名誉的负罪感,无疑会极大的刺激到他那守护亲人,守护家族的特殊情绪。
  
  如今的佐助,已然拥有了三勾玉写轮眼,在觉醒万花筒写轮眼上不存在任何的障碍。
  
  因此,只要这种对症下药的刺激情绪足够充分,再加上一个足以撩动佐助心弦的‘关键人’,那佐助是有可能临阵觉醒万花筒写轮眼的。
  
  要知道当初的止水和鼬,也都是在十一二岁的年纪觉醒的万花筒写轮眼,所以年龄对于佐助来说也不是障碍。
  
  听着母亲的疑问,鼬也把目光移向了场中一头黄发的鸣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鼬总觉得鸣人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孩子,这种特殊,并不是指鸣人那‘人柱力’的身份,而是他觉得鸣人身上有一种他看不透的东西。
  
  片刻后,鼬温和的说道:“母亲,您放心吧,前辈从未出过错!”
  
  虽然不清楚日向镜为什么挑选鸣人作为刺激佐助的‘关键人’,但鼬心底坚信,日向镜的决定是决不会错的!
  
  主席台上。
  
  卡卡西看到操场中一脸跃跃欲试的佐助,脸上泛起了疑色,目光也不自觉的瞟向了对面临时看台上的宇智波富岳。
  
  “佐助这小子怎么突然这么在意毕业考试了?是因为他父亲出席的缘故吗?”
  
  整个村子高层中,若说谁能毫无芥蒂的接纳宇智波一族,那就只有日向镜和卡卡西两人了。
  
  或者说,卡卡西是所有村子高层中对宇智波一族最没有偏见的一位了,在这一点上,他或许超过了日向镜。
  
  而在与佐助相处的这段日子里,他很清楚佐助表面冷酷,可内心中仍是一个善良,甚至是有些软弱的孩子。
  
  同时,卡卡西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佐助非常渴望家人的认同。
  
  哥哥宇智波鼬的一句称赞,或者是父亲宇智波富岳的一句称赞,能让他高兴好几天,而哥哥和父亲的失望,也能让他低落好几天。
  
  渐渐的,卡卡西心底的疑惑越来越大:“奇怪,宇智波富岳应该了解佐助呀,为什么要给佐助这样的压力呢?”
  
  就在这时,作为火影以及忍校校长的日向镜,缓缓登上了主席台。
  
  与原时空中那近乎玩闹的毕业考试不同,由于忍界的动乱,以及日向镜这位校长的改革,忍者学校这一届的教学非常严苛,甚至超过了日向镜他们那撞上了第三次忍界大战的一届。
  
  因此,毕业考试的内容并非是简单的测试‘三身术’和体术,而是真正的实战。
  
  立在主席台上的日向镜扫了一眼操场上的一众学员们,宣布道:“今天的毕业考试是实战,除了巨型通灵兽外,忍术,体术,幻术,忍具器械,中小型通灵兽等等,都在可以运用的范围内。”
  
  日向镜话音未落,操场中就喧哗了起来。
  
  尽管不少学员都猜到了毕业考试不会轻松,但亲耳听到日向镜宣布考试的规则后,仍由不少学员们叫苦不迭。
  
  这一届同期生里藏着多少怪物,学员们都很清楚。
  
  别说是一般的平民学员了,哪怕是如鹿丸,牙这种中小忍族的少族长都心虚的很。
  
  日向镜咧起了嘴角,继续宣布道:“为了贴近实战,这一次的考试允许误伤,所有人在参加考试前,都必须签署生死状!”
  
  说罢,日向镜对一旁的伊鲁卡等忍校教员使了个眼色。
  
  伊鲁卡等一众教员立刻拿着拟定好的生死状来到了操场中,让学员们一一上前,签下了姓名,按下了手印。
  
  忍者本来就是一个刀口舔血的职业,一旦从忍校毕业,所有的学员就会正式成为村子的下忍,执行各种会危及生命的任务,所以不论是主席台上的木叶高层们,还是临时看台上的学员家属们,都没有对签署生死状一事提出异议。
  
  这时,日向镜强调道:“大家记住了,如果重创了对手,获胜方的评级也会下调!”
  
  操场上的佐助和宁次闻言对视了一眼。
  
  他们俩都听明白了日向镜这句话中的含义,那就是单单击败对手还不够,要想获得高评级,不仅要击败对手,还不能伤及到对手的性命。
  
  简单的说,就是以最低的烈度获得胜利,才能取得高评分。
  
  宣布完了规则,并等所有学员都签署完了生死状后,日向镜没有耽搁,立刻宣布了这次的毕业考试正式开始了。
  
  很快,一场场对阵在操场上,在村子高层以及学员家属的关注下展开了。
  
  对阵的质量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可以说每一位上场的学员,都有超越普通下忍的表现,其中一些佼佼者完全能达到中忍的层次了。
  
  几场过后,日向镜宣布道:“下一场,日向宁次对阵漩涡鸣人!”
  
  场边的宁次怔了一下,旋即脸色一沉,大步走向了操场。
  
  鸣人则大笑道:“哈哈,终于轮到我上场啦!”
  
  一旁的佐助撇了撇嘴:“笨蛋,别输得太难看了。”
  
  鸣人自信满满的说道:“放心吧,这次的同期第一可是属于我的!”
  
  ............
  
  第一更奉上,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