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六百九十六章 骨头软了

第六百九十六章 骨头软了

一位宗家长老勉强撑起了身子,对着大厅恶狠狠的咆哮道:“你们这些家伙在干什么呢?日向镜忤逆犯上,你们难道没有看到吗?”
  
  然而,回应他的依然是一片寂静。
  
  “你们!?”
  
  察觉到大厅内这诡异的寂静后,宗家长老的气势顿时弱了几分,一贯养尊处优的他,这才意识到分家成员们的心中,究竟积压了多少怨气。
  
  如果整个分家都起来反抗的话,那么就算有‘笼中鸟咒印’,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了,因为没了分家的日向一族,就是拔了牙的老虎,仅剩的几个宗家成员根本就撑不起一个大家族。
  
  这时,身为家主的日足终于开口了,他没有去管边上狼狈不堪的三位宗家长老,而是注视着日向镜,认真的问道:“镜,你觉得这一次宁次没有做错?”
  
  日向镜答道:“他尽力了。”
  
  日足接着说道:“可他没能保护好雏田,这是事实!”
  
  “雏田的确是宗家的大小姐,但她首先是一名忍者,是我的学生!”顿了下,日向镜淡淡道:“作为一名忍者,她应该做好随时赴死的觉悟,如果她死在了这次的实战演练中,那只能说明她既没有实力,也缺少一点运气。”
  
  被日向镜踩在脚下的宗家长老吼道:“你这混蛋,雏田是宗家的人,是未来的家主,宁次保护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日向镜轻笑道:“当一名忍者将自身的生死,全部寄托在他人的保护上时,他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合格的忍者了,而如果连一名合格的忍者都算不上,她将来凭什么做日向一族的家主?”
  
  日足皱眉道:“镜,你太过激了!”
  
  “不,是你们被家族过往的荣耀,蒙蔽了双眼,被与生俱来的特权,腐蚀了意志!既看不清忍界的变化,也察觉不到近在咫尺的危险!”顿了顿,日向镜瞥了眼被他踩在脚下的宗家长老,戏谑道:“就像这几个老头子,已经衰弱到在我面前连发动‘笼中鸟咒印’都办不到的地步了,真是叫人匪夷所思啊!”
  
  三位宗家长老闻言是又羞又怒,日足更是一脸尴尬。
  
  日向镜缓缓说道:“‘笼中鸟’只是工具,真正能令宗家保持权威的,是实实在在的实力,而非‘笼中鸟’的恐吓。宗家的职责应该是庇护家族,震慑宵小,当宗家理所当然的觉得应该享受分家的保护时,宗家的骨头就已经软了。”
  
  说完后日向镜放开了被他踩在脚下的宗家长老,一边朝大厅外走去,一边随口说道:“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就先告辞了。”
  
  宗家长老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日向镜的背影吼道:“日向镜,你别以为有三代的庇护,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在宗家长老看来,日向镜之所以敢如此肆意妄为,就是仗着自身是三代火影的嫡系,是身居高位的忍者学校的校长。
  
  “哎!”
  
  日向镜停下了脚步,却没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
  
  宗家的长老们还是不明白,让日向镜能为所欲为的,并非是谁的庇护,而是日向镜自身所掌握的强大实力。
  
  宗家长老继续咆哮道:“分家就应该保护宗家,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强者,不需要保护!”
  
  淡淡的答了一句后,日向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宗家大宅。
  
  望着日向镜离去的背影,几位宗家长老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满腔愤怒与一丝难以掩盖的恐惧!
  
  这份恐惧的由来,是日向镜忤逆犯上时,实在太过从容,从始至终都保持着稳定的情绪,甚至是面带笑意。
  
  而按常理来说,分家反抗宗家,要么会得意洋洋,一扫之前的怨气,要么会歇斯底里,尽情宣泄心头的怒火。可日向镜却没有这样,仿佛他并不怨恨宗家,或者说,他并不像寻常的分家成员一样,那么的在乎宗家!
  
  正是这份从骨子里透出的漠视,才是几位宗家长老恐惧的根源!
  
  怒气冲冲的来到了日足的面前,宗家长老喝问道:“日足,你刚刚为什么不发动‘笼中鸟咒印’惩罚日向镜!”
  
  日足一脸疲惫的说道:“算了吧。”
  
  “算了?!”一个宗家长老陡然提高了语调,怒道:“怎么能就这样算了!我们宗家的威严,是决不允许分家侵犯的!”
  
  “家族里好不容易出了一个优秀的族人,难道我们要亲手将他毁掉吗?三代会怎么看我们?村子里的其他人会怎么看我们?我不能让这样的闹剧,在我们日向一族内发生!”
  
  日足说完便起身离开了大厅,因为他已经看出了几位长老们的喋喋不休,仅仅只是为了掩饰他们自身的恐惧和不安罢了,就算真给他们机会,他们恐怕也未必敢对日向镜动手了。
  
  想到这儿,日足猛地意识到就连他自己,恐怕也没有决心跟日向镜翻脸了,于是在心底暗道:“或许镜说的没错,宗家的骨头早就软了!”
  
  路过练习场时,日足立在窗前,看了看里面正在挥洒汗水,努力修炼柔拳的女儿雏田。
  
  忽然间,日足觉得敢为了同伴义无反顾的扑向晓组织成员的女儿,似乎也没有他以往认为的那么平庸了
  
  ………
  
  忍者学校的操场上。
  
  远远望着被学员们众星捧月般围在中央的鸣人,角落里倚着一棵大树的佐助心中不是个滋味。
  
  在此之前,他才是忍者学校的焦点,是所有同期生们目光追逐的目标,为此,他甚至还感到过厌烦和苦恼。
  
  可如今少了关注,也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这时,宁次缓缓走了过来,问道:“怎么躲在这里?”
  
  佐助撇了撇嘴:“我可懒得听鸣人那家伙吹嘘自己。”
  
  宁次扭头望了眼操场中得意洋洋的鸣人,说道:“他值得这份荣耀!”
  
  佐助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最后只是点了点头,认同了宁次的话,然后转身朝着学校外走去了。
  
  宁次问道:“这么早回去?今天不修炼了吗?”
  
  佐助摆了摆手:“不了,今天家族为我安排了通灵兽的契约考验!”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