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六百九十三章 突然的族会

第六百九十三章 突然的族会

望着落荒而逃的带土,绝两人,日向镜缓缓摘下了脸上的鬼脸面具,嘀咕了一句:“我有这么可怕么”
  
  本来他还有些犹豫,不知道究竟该说些什么狠话吓退带土和绝,毕竟身边的神组织成员,全是影分身假扮的,一旦动起手来,立时就会穿帮,而他自己也处在秘密摄像头的监视下,不方便动手,所以他刚刚还真有些头疼该怎么吓退带土和绝。
  
  没曾想刚一露面,甚至连句场面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带土和绝就鸡飞狗跳的逃了。
  
  “嘿,看来辛辛苦苦维持的这个忍界最强的虚假人设,确实挺有用的!”
  
  摩挲着下巴,日向镜悠悠的笑了。
  
  解除了所有伪装成神组织成员的影分身,并回收了所有黑底金边斗篷和面具后,日向镜这时扭头望向了远处。
  
  “那个方向”
  
  远处突然暴涨的查克拉波动,不仅引起了带土和绝的关注,也同样引起了日向镜的注意。
  
  他隐约记得那边正巧是假扮晓组织成员的阿斯玛几人,袭击佐助鸣人那一组的区域,再联想鸣人体内的九尾,他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猜测。
  
  飒
  
  身形一晃,日向镜消失在了原地。
  
  片刻后,日向镜赶到了一片狼藉的战场。
  
  见日向镜来了,止水连忙迎了上去:“前辈,事情解决了吗?”
  
  卡卡西也围了上来,一脸急切的望向了日向镜。
  
  日向镜笑了笑:“嗯,对方应该只是试探性的侦查,没有大举进攻的打算,被我吓了吓后,没有跟我纠缠,直接就退走了。”
  
  止水和卡卡西顿时松了口气。
  
  他们虽然匆匆赶来处理鸣人尾兽化的事情,但心底其实一直担心着日向镜那边,因为谁也不知道潜入村子的晓组织成员究竟有几人,打得是什么主意,所以他们知道日向镜孤身一人去试探晓组织成员是非常危险的。
  
  日向镜打量着一片狼藉的四周,问道:“这边是怎么回事?”
  
  止水立刻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跟日向镜原原本本的描述了一遍,最后感慨道:“要不是前辈你的这场实战演练,我们恐怕都不知道鸣人这小家伙会这么厉害!”
  
  卡卡西也颇为意外:“没想到鸣人这么小就掌握了仙术。”
  
  看着被同期生们众星捧月般围在中央一脸得意的鸣人,日向镜嘴角一扬。
  
  刚才鸣人身上发生的事,在旁人眼里或许匪夷所思,难以想象,但在日向镜看来,却再正常不过了,而且他很清楚鸣人的潜力还远不止这些,改变忍界的‘预言之子’可不是说笑的。
  
  这时,阿斯玛,红,疾风,夕颜四人来到了日向镜的面前。
  
  摆了摆折了的胳膊,阿斯玛抱怨道:“镜,我这次的牺牲可不小,别忘了请客啊!”
  
  日向镜打趣道:“被一个小鬼揍的这么惨,你还好意思要我请客?”
  
  阿斯玛顿时一脸尴尬:“那小子是一般的小鬼吗?那可是仙术呀!忍界中掌握仙术的忍者一共也没多少吧!而且你是没见着,那小鬼竟然有一条顶级的通灵忍蛇,你看看这四周,全是那条忍蛇干的,只是尾巴一扫,整片林子都被它掀翻了!”
  
  周围台风过境一般的情景,为阿斯玛的话增添了不少的说服力。
  
  日向镜笑着拍了拍阿斯玛的肩膀:“放心吧,少不了你一顿大餐的。”
  
  与众人又闲聊了几句后,日向镜单独来到了三代火影的面前,向三代火影汇报了一下晓组织成员潜入死亡森林的事情,并将自己试探的结果也一并汇报了。
  
  听完了日向镜的汇报,三代火影幽幽叹息了一声:“辛苦你了。”
  
  对三代火影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毕竟眼下五大忍村都没有做好跟晓组织决战的准备,也没有制订相应的战略战术。
  
  因为鸣人出乎预料的尾兽化,导致三代火影亲自介入,使得这一次的实战演练被迫提前结束了。
  
  聚集在死亡森林外会场上的村民们一边返回着村子,一边兴高采烈的谈论着鸣人在这场实战演练中的表现。
  
  不论是辛牙,还是人柱力的尾兽化,都是寻常难得一见的,所以可以预见,这些将会成为木叶村的村民们未来数周,甚至是数月的谈资。
  
  而鸣人在保护同伴时的勇敢无畏,也令村民们对鸣人的印象改观了不少,在回村的一路上,几乎听不到‘狐妖’这个对鸣人歧视性的称呼了。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而忍者学校举办的这次实战演练的影响,还在持续发酵着。
  
  最大的变化无疑就是鸣人了,随着观看了实战演练的村民们的口口相传,鸣人一下子成为了村子里的名人,大家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对他躲躲闪闪,恶言相向了。
  
  同时,木叶的各大忍族,也更加重视起了忍者学校的考核,私下里都加强了对自家子弟的锻炼,让学员们一个个叫苦不迭。
  
  ………
  
  日向族地。
  
  走在前往宗家大宅的路上,日向镜对身边的日差问道:“怎么突然要召开族会?”
  
  和三天两头就召开族会的宇智波一族不同,日向一族召开族会的频率并不高,如果没有重大事件,一年甚至都难得召开一次族会。
  
  因此,对于这次突然召开的族会,日向镜感到有些好奇。
  
  日差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小心一些吧。”
  
  “小心!?”稍稍怔了一下,日向镜见日差一脸肃容,眼神中有几分忧虑,于是又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日差沉吟了一阵,说道:“具体的情况,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隐约听说宗家对宁次这次的表现,似乎有些不满。”
  
  日向镜皱起了眉头:“对宁次的表现不满?什么意思?在同期生里面,宁次已经很优秀了呀,就算跟宇智波佐助比起来,也不遑多让啊!”
  
  “哎”
  
  本想再说些什么的日差,见宗家大宅就在眼前了,于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只是叹了口气,神情中满是无奈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