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六百七十一章 吊车尾

第六百七十一章 吊车尾

    作为曾经暗部的队友,如今村子中新生代的代表者,并排走出火影大楼的日向镜,止水,卡卡西三人,在沿途许多木叶忍者的关注下,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瞅了眼卡卡西今天这一身普通上忍的装束,日向镜随口问道:“听说你正式退出暗部了?”
  
      “嗯,是三代的意思。”
  
      卡卡西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今天被破例允许参加村子的高层会议,以及特许退出暗部序列,这些无疑全都是三代即将重用和提拔卡卡西的信号。
  
      其实在卡卡西成功掌握了‘飞雷神之术’后,三代就已经有意识的开始把他作为火影一系的继承者来培养了,这在明眼人的眼中,这并非什么秘密,毕竟卡卡西是四代的弟子,属于木叶年轻一代中最正统的火影系忍者了。
  
      卡卡西明显有着心事,随意闲聊了几句后,他便跟日向镜和止水告辞了。
  
      望着卡卡西离去的身影,止水说道:“卡卡西前辈最近似乎总是心事重重的。”
  
      日向镜感慨留一句:“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
  
      止水不禁苦笑:“前辈,我们身上背负的其实也不少啊,要不是有您在前面扛着,我肯定会被这些秘密压垮的!对了,‘地藏’是怎么回事呀?是您新招入组织的吗?”
  
      “呃,差不多吧!”
  
      日向镜目前还不好向止水详细解释分身的事情,只得略略敷衍了一句。
  
      止水好奇道:“那‘地藏’真的是岩隐的迪达拉吗?”
  
      “不,‘地藏’另有其人,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摇了摇头,日向镜岔开了话题:“鼬怎么样了?视力下降的严重吗?”
  
      止水轻轻点头:“这次他消耗了太多的瞳力,视力明显下滑了!”
  
      之前的那一场海岛大战,日向镜和团藏的都是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止水的虽然是万花筒写轮眼,但因为移植了初代细胞,耗损的瞳力也能恢复。只有鼬一人是正常的万花筒宇智波,所以在接连发动多个万花筒瞳术后,鼬的视力便不可避免的严重下滑了。
  
      沉吟了片刻,日向镜说道:“如果视力下滑严重的话,我建议他还是进行一次移植手术吧,反正终究也是要做的。而且最近在融合液方面,我又有了新的突破,手术的成功率比你那时至少高出了5%,是值得一试的。”
  
      止水一直牵挂着鼬的视力问题,所以听了日向镜的话后顿时大喜:“太好了,等回了族地,我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对于习惯了依赖瞳术的瞳术忍者而言,视力下滑是一种极大的削弱,这会严重影响到瞳术忍者在战场上的洞察能力和判断能力,属于能尽早解决,就必须尽早解决的大问题。
  
      不一会儿,止水脸上泛起的喜色又被浓浓的忧虑所取代了,他犹豫着问道:“前辈,您觉得晓组织下一步会采取什么行动呀,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会是我们木叶吗?”
  
      日向镜思索了一下,说道:“他们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有行动了。”
  
      晓组织这次对岩隐的突然袭击,反而说明了他们对神组织的忌惮,否则的话,他们不会中途放弃对团藏的追踪,为了一个‘地藏’掉头直扑岩隐村而去。
  
      而站在晓组织的立场上,这次突袭岩隐村没能挖出神组织,就已经算是打草惊蛇了,短期内他们应该不会有下一步的行动,以避免一头撞到神组织设下的圈套中。
  
      再加上他们这次还顺手的捕获了四尾人柱力和五尾人柱力,如何处理这两位人柱力,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总之,只要日向镜营造出来的‘阎罗’忍界第一强者的虚假人设,不被人戳破,那么晓组织就不可能在忍界真正的放开手脚肆意妄为!
  
      所以当前村子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又是防备团藏,又是防备晓组织,作出了重重布置,在日向镜看来其实全都是瞎忙乎,完全是在跟空气斗智斗勇。
  
      走着走着,两人就来到了忍者学校外。
  
      见校门外的公告栏前围满了人,日向镜轻咦了一声:“咦,怎么这么多人围在这里?”
  
      止水笑了笑:“前辈,您忘了吗,今天是体术考核成绩公布的日子呀!伊鲁卡应该已经把这次体术考核的成绩单上报给您了吧?”
  
      日向镜也跟着笑了:“哦,原来是这样呀!”
  
      自从他成为了忍者学校的校长后,忍者学校就定下了一月一考,一月一公示的规矩,上上个月考核的是‘三身术’,上个月考核的内容是体术,而今天恰巧就是体术考核成绩公示的日子,所以校门口的公告栏前才围满了人。
  
      越过人群时,日向镜瞥了眼公告栏,扫到了最末尾的名字,咧嘴笑了。
  
      这次的体术考核,沦为了吊车尾的不是旁人,正是漩涡鸣人。
  
      按理说,以鸣人的实力,在体术考核中无论如何也不会沦为吊车尾的,但命运就是这么的神奇,他第一轮抽到的对手竟然是佐助,结果不言而喻,瞬间惨败。
  
      第二轮撞上了小李,再次落败。
  
      第三轮又撞上了刚刚被宁次淘汰下来的丁次,一场苦战后,不幸败北。
  
      第四轮遇到的是病怏怏的鞍马八云,鸣人这小子又觉得打败一个体质虚弱的女孩胜之不武,于是主动认输了一轮。
  
      到了最后的第五轮,他遇到了同样运气不怎么好的牙。
  
      都知道不能再输的双方,在这一场展开了一番恶战,结果又是鸣人稍逊一筹,被牙击败,成为整场考核中五战全败,积分最少的一人,于是乎,他就当仁不让的接过了小李‘吊车尾’的称号,成为了忍者学校新一任的‘吊车尾’!
  
      忍者学校的操场上。
  
      “佐助,我要挑战你!”
  
      得知自己成为了新一任吊车尾的鸣人涨红了脸,直接找上了佐助。
  
      “哼,吊车尾!”
  
      双手插在裤兜里的佐助轻蔑的冷哼一声,走开了。
  
      “宁次,我要挑战你!”
  
      鸣人又找到了体术考核第二名的宁次。
  
      宁次理都没理鸣人就走开了,他这会儿正为输在佐助手里而又怒又恼。
  
      见佐助和宁次都无视了自己的挑战,鸣人喊道:“啊啊啊,你们这两个混蛋,竟敢无视我!”
  
      小李这时走了过来,拍了拍鸣人的肩膀:“鸣人,我们虽然是吊车尾,但一样能通过努力赶超他们那些天才的,加油吧!”
  
      鸣人哭丧着脸:“粗眉毛的西瓜头,你别把我跟你归为一类呀,我才不是吊车尾呢,白蛇仙人说了,我可是罕见的天才呀!”
  
      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