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忍界真是越来越危险了

第五百八十一章 忍界真是越来越危险了

    迪达拉的黏土分身,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比一般的影分身还难分辨。
  
      因为不论是他的本尊,还是他的黏土分身,其内部查克拉波动之狂暴,都远远超出了寻常忍者的范畴,而这种狂暴至极的查克拉属性,天然的掩盖了查克拉波动的细节,令人难以凭借经验,从细节处去分辨其真伪。
  
      之前,日向镜就曾看走了眼,险些被迪达拉给耍了。
  
      要知道驾驭着火遁分身的日向镜,不仅拥有一双洞察力惊人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更是具备着丰富的鉴别各类分身术的经验,可饶是如此,还是看走了眼,可见迪达拉的黏土分身,在各个方面都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这时,迪达拉的黏土分身一边后退着,一边问道:“喂喂,我跟你们神组织又没什么过节,你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
  
      身处须佐能乎中,日向镜语气冷漠:“别演了,你以为这一招能骗我两次”
  
      说罢,日向镜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哗
  
      霎时,四周毫无征兆的腾起了无数金色的火焰
  
      这是日向镜不久前才开发出的无印炎遁血继忍术地狱金莲,一旦催发,便可以在以日向镜为圆心的半径30米的区域内,瞬间制造出一片火海。
  
      而在地狱金莲中,迪达拉那惟妙惟肖的黏土分身立刻熔化变形,结构被破坏,失去了爆炸的能力,成了一团无用的软泥。
  
      远处。
  
      藏在地下的迪达拉的本尊破土而出,将脑袋从地下钻了出来,痴痴呆呆的望向了身处金色须佐能乎之下,浴在金色火海中,宛如火焰之神的日向镜
  
      “燃烧也可以这么美的吗”
  
      旋即,迪达拉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怒道:“不,我怎么可以痴迷别人的艺术呢,爆炸才是究极的艺术啊”
  
      可虽然如此说,但迪达拉还是忍不住从指间的缝隙,望向了远处的日向镜,赞叹道:“这极致的强大,果然不愧是神组织的炎魔,可恶,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见证我的究极艺术的”
  
      下定了决心,迪达拉立刻缩进了地洞中,仓惶的发动了土龙隐之术,朝着远处狼狈逃去了。
  
      场中。
  
      “这次就饶了你,算是还了用你细胞组织的人情,下次再要让我遇到哼”
  
      感知着迪达拉的查克拉渐渐远去,日向镜没有追击,只是轻哼了一声,随后灭掉了四周的金焰,撤去了头顶的须佐能乎。
  
      对他而言,采集迪达拉的细胞组织,才是优先级最高的任务,至于其他的,那都是次要的。
  
      而若是逼急了迪达拉,那疯子是真有可能自爆的,在自身幻术无法完克对方的情况下,日向镜也不愿冒这种没有必要的风险。要知道在忍界中,阴沟翻船的事情是常有发生的,所以沉着与谨慎,永远是忍者最可贵的品质。
  
      几天后。
  
      逃出了火之国国境的迪达拉从地底爬了出来,一边掸着身上的灰尘,一边感慨道:“神组织果然厉害,这么看来,与之齐名的晓组织恐怕也是不好惹的之后还是躲着这些难缠的家伙们点吧,嗯”
  
      就在这时,路上迎面走来了三个身穿红云服,头戴斗笠的身影,他们不是旁人,正是晓组织中的宇智波真一,角都,以及蝎三位成员。
  
      真一一边揭下了头上的斗笠,显露出了眼眶中的写轮眼,一边懒洋洋的说道:“喂,你就是岩隐的迪达拉吗你这混蛋可真是让我们好找呀加入我们晓”
  
      没等真一把话说完,他面前的迪达拉便迅速膨胀,好似要爆裂一般。
  
      “咦”
  
      真一,角都,蝎三人都吃了一惊,完全不知所措。
  
      轰轰轰
  
      顷刻,巨大的爆炸响彻了整片天地,配合着冲击波的席卷,让四周一片狼藉,仿佛刚刚经历了十级风暴一般。
  
      许久之后,爆炸的烟雾才缓缓散去,真一半跪在地上,一边重重的喘息着,一边收起了被爆炸摧残得有些变形的须佐能乎,大骂道:“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怎么一见面就自爆玛德,我连话都还没说完呢”
  
      从被炸得七零八落的绯流琥中爬出来的蝎阴冷的说道:“先别抱怨了,快找找角都吧,希望他还活着”
  
      真一环视着四周,嘴里嘀咕着:“都碎成渣了吧,这怎么找呀”
  
      蝎也是一脸晦气,有些疑惑:“情报上说,迪达拉那家伙只是有些痴迷爆炸而已,没有说他无法沟通呀,怎么会这样呢”
  
      咔嚓
  
      这时,地面出现了一条裂纹,紧接着,一身狼狈的角都从地下爬了出来。
  
      此时角都身上的红云服,只剩了一些细碎的破布,还勉勉强强的挂在身上,背上的四个面具,也彻底碎了三个,只有那个褐色的代表着土属性查克拉的面具,没有彻底碎裂,但仔细一瞧,上面也布满了许多细微的裂痕。
  
      真一有些意外:“咦,这都没死”
  
      角都黑着脸,恶狠狠的说道:“那家伙的心脏归我了”
  
      蝎点了点头:“这种疯子,没有必要招募进组织,还是处理掉比较好。”
  
      远处。
  
      借助黏土分身自爆再次逃脱的迪达拉从地底钻了出来,无语道:“怎么回事呀,最近怎么这么倒霉,接二连三的遇到麻烦的家伙”
  
      考虑到刚才黏土分身的自爆,或许解决不了晓组织的那三个人,迪达拉连忙捏出了一个黏土飞鸟。
  
      本来他是对自己黏土分身自爆的威力颇为自信的,但之前面对神组织炎魔的一战,让他大受打击,所以他现在有些像惊弓之鸟了。
  
      跳到了黏土飞鸟上,飞到了高空后,他仍不忘四处打量,警戒着可能出现的突袭,直到远远离开了之前交手的区域,他才长长松了口气。
  
      “切,现在的忍界真是越来越危险了,还是回村子躲一躲吧,嗯”
  
      思忖了片刻后,迪达拉决定不再继续游荡,而是立刻返回岩隐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