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五百八十章 差别为什么这么大

第五百八十章 差别为什么这么大

    看着迪达拉那扭曲到疯狂的面孔,日向镜突感不妙,在他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视野中,迪达拉身上的查克拉正急速膨胀着,仿佛一颗即将被点爆的炸弹。
  
      “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日向镜脸一黑,脑中只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
  
      轰轰轰...
  
      霎时,在一道好似掀开了整片夜幕的耀眼白光中,爆鸣声陡然间炸开了!
  
      紧随其后的,是一阵向着四周宣泄而去的气浪,而在气浪涌动的同时,大地也跟着剧烈的震颤了起来,仿佛末日一般!
  
      正在返回火之寺路上的地陆,闻声猛一回头!
  
      可还没等他有所反应,猝不及防下,他整个人就被气浪掀飞了出去,直到撞到了一棵大树上,才堪堪的止住了身形。
  
      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眺望着远处的火光,一脸的呆滞:“发...发生什么了?”
  
      那爆炸的地点,正是之前他截住岩隐村叛忍迪达拉的位置,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两名忍者的交手,竟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这简直令他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同时,他也暗暗庆幸,幸好没有坚持留在战场上,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狼藉的森林里。
  
      “咳咳...”
  
      日向镜一边解除了金色的‘须佐能乎’,一边轻咳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此时映入他眼帘的,全是飘飞在空中还燃着点点火星的细小灰烬,以及遗落在四处,随风飘零的摇曳火光。
  
      “细胞组织!”
  
      日向镜连忙望向了之前钉着苦无的那棵大树的方向,然而那棵大树只剩了一小截还在燃烧着的树墩,苦无削下的那片迪达拉的血肉早已在爆炸中化为了飞灰,甚至就连精钢锻制的苦无,也在爆燃的高温中熔化成了一小团黑不溜秋的铁疙瘩。
  
      日向镜顿时咬牙切齿:“迪达拉,你这个混蛋是在故意针对我吗!”
  
      明明都是用幻术镇压,鼬只一个眼神,再加上寥寥两句,就彻底折服了迪达拉,可到了日向镜头上时,迪达拉竟然自爆了,日向镜实在搞不懂差别为什么会这么大。
  
      “疯子的思维,我这种正常人果然是琢磨不透的。”
  
      暗骂了一句后,日向镜又看了看四周几乎被爆炸夷平的树林,缓缓皱起了眉头。
  
      刚才的爆炸,虽然猛烈,但波及的范围似乎比日向镜想象中的要小不少,而且威力似乎也差了那么点意思,日向镜开启了‘须佐能乎’后,很轻松的就挡了下来。
  
      “不对!”
  
      远处的空中。
  
      盘腿坐在黏土猫头鹰上,迪达拉用手支着下巴:“刚才那家伙的打扮,应该就是轰动忍界的神组织一员吧,脸上的面具是火焰的图案,是他们组织中的‘炎魔’吗,听说神组织里的两个‘炎魔’都是有着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呀,嘿,宇智波一族的幻术也不过如此嘛,嗯!”
  
      早就在村子里听闻木叶宇智波一族的幻术如何如何了得,在战场上一对一遇到宇智波时要如何如何的应对,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是如何如何的强大。
  
      可今日一见,迪达拉觉得村子里的前辈们全都言过其实了,宇智波的幻术根本就没什么了不起的。
  
      迪达拉一时有些得意:“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还不是一样被我解决掉了,在我堪称艺术的爆炸面前,写轮眼根本就不值一提,嗯!
  
      正想着的时候,迪达拉觉得四周的夜空似乎突然变得明亮了许多,心中顿生警兆。
  
      飒...
  
      迪达拉刚有所察觉,一道火焰长剑便从他的头顶狠狠斩下,他勉强侧身,险之又险的避开了火焰长剑的斩击,可坐下的黏土猫头鹰却被火焰长剑斩成了两截!
  
      失去了坐骑,飘飞在空中的迪达拉不可思议的睁大了双眼,愣愣的望着空中那威风凛凛的完全体‘须佐能乎’。
  
      ‘须佐能乎’中,日向镜冷冷道:“你刚才是在笑吧,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会被你那蹩脚的把戏给干掉吧?”
  
      被日向镜的‘须佐能乎’震撼到的迪达拉愣了一阵,才意识到自己还在下坠中,于是连忙将手插进了腰间的忍具囊里,又捏出一只黏土飞鸟,才免去了坠亡的下场,安全落到了地面上。
  
      这时,日向镜也驾驭着金光闪闪的‘须佐能乎’落到了迪达拉的面前,反手有挥出了一剑,斩向了迪达拉。
  
      轰...
  
      巨大的火焰剑狠狠斩下,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用瞬身术堪堪避开的迪达拉,一脸兴奋:“这就是你们宇智波一族的‘须佐能乎’吗,真是令人着迷呀,不过我的艺术也是...”
  
      飒...
  
      不等迪达拉把骚话说完,日向镜就身形一晃,直接脱离了‘须佐能乎’,发动瞬身术突进到了迪达拉的面前,手中的苦无瞬间斩下!
  
      此时迪达拉的注意力全在对面耀眼的‘须佐能乎’上,根本没有料到日向镜会来这一招,只得勉强举起了双臂护住了面门。
  
      哗...
  
      寒光一闪,血花飞溅,日向镜手中的苦无轻松斩中了迪达拉护住面门的胳膊,连皮带肉的削下来了一大块。
  
      迪达拉顾不得胳膊上的伤势,连连急退,而且一边退着,一边还在向外抛撒着黏土小蜘蛛。
  
      看着仓惶而逃的迪达拉,日向镜没有急着去追,而是悄无声息的将刚刚削下来的迪达拉的血肉收进了宽大的袖管之中,旋即身形一晃,返回了‘须佐能乎’中。
  
      这时,无数的黏土小蜘蛛蹦蹦跳跳的跃向了日向镜的‘须佐能乎’。
  
      逃窜着的迪达拉见到了这一幕,连忙结印:“喝!”
  
      轰轰轰...
  
      一瞬间,所有跃向日向镜的黏土小蜘蛛都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然而,烟雾很快散去,毫发无损的‘须佐能乎’再次映入了迪达拉的眼帘,令他惊惧不已。
  
      而‘须佐能乎’中,日向镜嘴角上扬,暗道:“黏土分身果然有独到之处呀!”
  
      就在刚才,他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捕捉到了一阵熟悉的查克拉波动频率,跟之前在树林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所以他能断定此刻他面前的这个‘迪达拉’,已经不是迪达拉的本尊了,而是迪达拉趁着刚才黏土小蜘蛛爆炸而巧妙替换的黏土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