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日向镜是你的老师?

第五百二十五章 日向镜是你的老师?

一处阴暗狭窄的房间中。
  
  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佐助,扭了扭身子,对身边同样被绑着的宁次问道:“喂,你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呀,难道你的手臂不麻吗?”
  
  宁次瞥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切!”撇了撇嘴,佐助自顾自的说道:“也对,他们绑你的时候一定绑的松些,而我就不同了,毕竟我可是觉醒了写轮眼的。”
  
  宁次冷冷道:“你觉醒了写轮眼也没什么了不起嘛,不是跟我一样被绑在这里吗?”
  
  “你”
  
  佐助一时语塞,沉默了下来。
  
  宁次也不再多言。
  
  顿时,房间陷入了尴尬的宁静中,静的甚至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了。
  
  许久后,佐助打破了宁静,说道:“你不要害怕,我父亲和哥哥一定会来救我的,到时候你也就安全了!”
  
  宁次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只吐出了两个字:“谢谢。”
  
  两个小家伙虽然在村子里将彼此视为劲敌,但身陷困境后,他们并没有忘记彼此同伴的身份。
  
  交流是缓解压力和恐惧的最好方法,此时的佐助远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坚强,所以他打开了话匣子,问道:“看你的样子,似乎在担心什么?”
  
  宁次低声道:“我在担心雏田小姐。”
  
  “原来是在担心你妹妹呀!”顿了顿,佐助说道:“她跟鸣人在一起,鸣人那家伙虽然是个大笨蛋,但他一定会保护好你妹妹的。而且你妹妹是你们日向宗家的大小姐,你们家族一定会全力营救她的,根本就不用担心。”
  
  宁次赞同的点了点头,神情却有些落寞。
  
  他很清楚,在自己与雏田之间,家族一定会优先营救雏田,就算是他的父亲日差也不例外,而且这一点也无可厚非,毕竟分家身来就是为了保护宗家而存在的,他心里也希望妹妹雏田能安然无恙,但这样的落差,终归令他有些难受。
  
  看出了点什么的佐助小声道:“呃,不会没人来救你吧?”
  
  宁次嘴硬道:“我还有老师!”
  
  佐助有些好奇:“你已经有老师了吗?是谁呀,他厉害吗?”
  
  “当然厉害啦,我的老师是日向镜,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上忍!”
  
  日差曾在宁次的面前评价过日向镜,称日向镜是日向一族新生代中的最强者,所以对日向镜的实力,宁次还是很认可的。
  
  不过,他也知道哪怕老师再怎么厉害,恐怕也不可能救自己脱困,毕竟他可是知道抓他的是晓组织,是令忍界闻风丧胆的晓组织!
  
  “日向镜是你的老师?”
  
  突然,一道声音从房间的阴影中传了过来。
  
  房间内的佐助和宁次都吓了一跳,他们呆的房间,本就不大,而且他们一直都有留意房间的大门,所以完全没有料到有人竟能悄无声息的进入房间。
  
  循声望了过去,他们才发现说话的是一个披着晓组织红云服,头戴漩涡面具的怪人。
  
  这突然出现在房间中的,自然就是带土了。
  
  原本带土只是临时起意,过来瞧瞧被角都掳回基地的宇智波佐助的,因为他听说不到九岁的佐助,竟在不久前觉醒了写轮眼,而他可是十三岁在战场上经历生死之战时,才勉强觉醒的写轮眼。
  
  在宇智波一族中,觉醒写轮眼的年纪,基本就可以看出天赋的高低了,所以仅从佐助小小年纪觉醒写轮眼这一点,佐助就有资格进入他的视野了。
  
  然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同佐助一起被掳回来的日向分家的小孩,竟然是自己的同届生日向镜的弟子。
  
  宁次望着带土,警惕的问道:“难道你认识我老师?”
  
  带土没有回答,而是打量起了宁次,他对外界的掩护身份是‘宇智波斑’,所以自然不会亲口承认自己认识日向镜。
  
  但得知了日向镜是眼前这个日向分家的小孩的老师后,他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
  
  经过了之前的一战,晓组织上下越加正视起了神组织的威胁,可以说包括首领长门在内,晓组织全员都已经将神组织列为了最大威胁。
  
  特别是神组织的首领‘阎罗’,几乎没有弱点,两次在正面击败了拥有轮回眼的长门。
  
  而诸如‘风铃’,两个‘炎魔’等等的神组织成员,也都是非常强大的敌人,这其中体会最深的莫过于带土本人了,因为他先后被女性‘炎魔’和‘风铃’各斩杀过一次,被男性‘炎魔’封印过一次,有着多到让他难以启齿的败绩。
  
  可以说当下的神组织中,除了首领‘阎罗’和代表水遁的‘川主’外,其他成员都在他身上刷过了‘击杀带土’的成就了。
  
  正因如此,带土比任何人都迫切的想要得到神组织的情报,但神组织实在是太神秘了,神秘到无论晓组织如何收集情报,都找不出神组织一丝一毫的痕迹。
  
  不过经过这一战后,带土有了新的思路。
  
  从那一夜的战局上看,己方这边刚出手,神组织就派人介入了,这无疑说明神组织私下一定跟木叶达成了某种协议。
  
  换言之,木叶手中一定掌握着不少神组织的情报。
  
  如果从其他途径收集不到神组织的情报,那从木叶方面下手,或许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而日向镜是直属火影的暗部,而且还是暗部中的小队长,属于火影最嫡系的一批部下,带土相信木叶若是掌握了神组织的情报,那身为火影嫡系的日向镜,也一定或多或少的知道些神组织的情报。
  
  “我如果用他的弟子威胁他,他会就范吗?”
  
  想到这儿,带土陷入了回忆中。
  
  在忍者学校时,也许是因为排名接近的缘故,带土和日向镜的关系虽然算不上挚友,但也勉强能称得上朋友了,或者说‘难兄难弟’更为合适。
  
  因此,带土对日向镜还是有些了解的,在他眼中,日向镜是个沉默寡言,心情好时偶尔也会开一两句玩笑的吊车尾。
  
  一边在心底回忆着忍者学校时期的过往,带土一边吐槽道:“这种平庸的笨蛋,也能成为暗部小队长,村子果然是堕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