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真可怜

第四百二十二章 真可怜

似乎是想到了某种可能,卡卡西的精神越加的恍惚了。
  
  日向镜见状说道:“好了,我们先回去吧,让卡卡西好好休息一下。”
  
  凯和止水也跟着点了点头。
  
  任谁都能看出,卡卡西这会儿的精神,已经是极度萎靡了,眼下,也确实不是深究那个袭击者身份的时候。
  
  很快,几人就离开了病房。
  
  在医院大门口辞别了凯后,日向镜便暗暗琢磨起了带土袭击卡卡西的事情。
  
  “带土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照理说,带土是不会对卡卡西动手的,这一点没有人比日向镜更清楚,所以他直到现在都觉得这事有些怪异。
  
  “难道是因为上次在雾隐收藏库里的那一战?”
  
  摒弃了固有观念后,日向镜渐渐有了思路。
  
  原时空中,带土之所以没有夺回自己的左眼,是因为在四代火影死后,忍界中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切实的威胁到他了。
  
  直到发动第四次忍界大战为止,他也仅仅只是受到过兜的一次合作胁迫,而那也是因为兜莫名其妙的找到了宇智波斑的遗体,并且用‘秽土转生’禁术,将宇智波斑以活死人状态复活了。
  
  因此,原时空中的带土没有夺回自己的左眼,除了顾及与卡卡西之间的羁绊外,还有就是因为没有太大的必要,毕竟以‘神威’的霸道,单只右眼也足够他在忍界搅风搅雨的了。
  
  本时空则不然,‘神组织’的横空出现,打了带土一个措手不及。
  
  当带土发现神组织的首领,竟然具备匹敌轮回眼的恐怖实力后,他非常的震惊与不安,之前布局晓组织,暗算四代时的从容,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而真正促使带土下定决心的,还是雾隐收藏库一战。
  
  若是败给了神组织的首领,他勉强还能接受,可在雾隐的收藏库中,他竟棋差一步,惜败给了神组织的‘炎魔’,这就让他难以接受了。
  
  没有实力作为保障,‘月之眼’计划就无从谈起,而跟‘月之眼’计划比起来,与卡卡西之间的羁绊,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固有观念害死人呀,早知道会这样,我就应该先把卡卡西的眼睛夺过来,大不了赔一只其他的眼睛给他”
  
  想到这儿,日向镜暗暗感慨了一句。
  
  单只右眼的带土,还在可以对付的范畴内,因为带土要发动攻击,就必须近身,必须实化,而一旦他近身且实化了,他的破绽也就显露出来了。
  
  可左右眼齐全后,且不说那能施展‘神威’的超级‘须佐能乎’,单单是远程的‘神威’攻击,就叫人防不胜防了。
  
  试想一下,一个隔着几百米远,躲在阴暗角落的家伙,只需瞪你一眼,你就完蛋了,这谁吃得消!
  
  就在日向镜暗暗苦恼之际,一旁的鼬低声问道:“前辈,如果晓组织中的那个人,之前拥有的真是带土哥的右眼,而如今他又夺取了带土哥的左眼,那他岂不是可以施展‘须佐能乎’了?”
  
  止水一脸肃容的补充道:“而且他还能施展木遁忍术,很可能也是跟我一样,移植过了初代的细胞组织。”
  
  日向镜揉了揉太阳穴,没有说话,这事真是想想都觉得头疼。
  
  鼬接着问道:“前辈,我们该怎么应对?”
  
  在写轮眼的归属方面,鼬并不像寻常的宇智波族人那般,有着高人一等的偏见,在他眼中,只要是木叶忍者,只要是正规途径,谁都可以拥有写轮眼。
  
  但村子之外的敌人就不同了,所以他非常迫切的想要回收带土的那双万花筒写轮眼。
  
  止水这时也望向了日向镜,如今但凡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他就会下意识的听从日向镜的安排。
  
  沉吟了片刻,日向镜说道:“我需要查阅一下你们宇智波一族收藏的各种古籍。”
  
  鼬答道:“记录秘术与禁术的卷轴,全部藏在大宅的密室内,密室外布置了许多封印术式,就算是我也无法进入。而记载家族历史的古籍,大多收藏在南贺神社的地下密室中,如果您要查阅的话,我可以带您进去。”
  
  日向镜颔首道:“嗯,今晚就去!”
  
  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了一行人。
  
  这一行人不是旁人,正是以大蛇丸为首的音忍一行,以及专门负责接待音忍的御手洗红豆了。
  
  见到了日向镜后,红豆远远打起了招呼:“镜,这么晚你还逛街呀?”
  
  日向镜扫了大蛇丸一眼,旋即笑着对红豆说道:“你不也一样吗?”
  
  红豆凑到了日向镜的跟前,小声道:“别提了,这伙音忍麻烦透了,明明都这么晚了,还不肯老实在客馆呆着,非要逛一逛木叶的夜市,我今天都快被他们烦死了!”
  
  虽说是稍稍压低了些音量,但红豆的话还是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止水和鼬面露尴尬,各自将目光移到了一边。
  
  日向镜则嘴角含笑,他知道红豆这么做,完全是故意的,这家伙自从走出了大蛇丸的阴影后,就又恢复了大大咧咧的性格。
  
  君麻吕这时认出了日向镜,原本漠然的神情,忽的泛起了一丝波澜,旋即以带有敌意的目光,注视起了日向镜。
  
  在他朴素的认知中,日向镜背叛了大蛇丸,是他必须要铲除的敌人。
  
  队尾的白也认出了日向镜,他怯生生的低下了头,似乎对上次的不告而别,感到有些愧疚。
  
  大蛇丸的目光则越过了日向镜,落到了日向镜身后的止水和鼬的身上,这两具宇智波的身体都是他垂涎已久的。
  
  随后,大蛇丸给身边的大和递了个眼神,让他支开红豆。
  
  会意的大和连忙轻轻咳嗽了一声:“咳,红豆前辈,请问这附近哪里有厕所呀?”
  
  红豆蹙眉望向了大和:“你不是之前才去过吗?”
  
  “呃”有些尴尬的顿了下,大和说道:“突然又想去了。”
  
  “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说罢,红豆一边领着大和朝附近的厕所走去,一边嘀咕道:“这么年轻,肾就已经坏掉了么,真是可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