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四百一十章 慰灵碑前

第四百一十章 慰灵碑前


  “君麻吕应该就是最后的辉夜族人了吧?”
  
  日向镜的目光,渐渐锁定在了那个一头白发,眉间还有两小团醒目红点的孩子身上。
  
  因为之前在雾隐待的时间很短,而且绝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浏览雾隐机密档案库中的各种秘术,以及文献资料上了,所以日向镜与枸橘矢仓交流的并不多,自然也就不清楚辉夜一族还有莲花这么一个叛忍在外面逍遥着。
  
  但就算日向镜知道有莲花的存在,君麻吕仍是他收集辉夜一族**细胞组织的最佳人选。
  
  原时空中,君麻吕的战绩不多,撇去存疑的与四代风影的一战,最能证明君麻吕天赋和实力的一战就是他与我爱罗的那一战了。
  
  当时的他,以重病将死之躯,先击败了小李,后又险些杀死了即将成为五代风影的我爱罗,尽管有年纪较长的优势,但他的天赋和实力还是毋庸置疑的,属于那种只要长大成人,就必然能顺利迈入影级的耀眼新星!
  
  或许是感受到了日向镜的目光,一脸冷漠的君麻吕突然抬头,望向了远处日向镜所在的大树。
  
  这时,音忍一行中的大蛇丸,也将目光投向了日向镜所在的方向,随后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日向镜暗道了一声:“很敏锐嘛!”
  
  迎着大蛇丸的目光,红眉头一蹙:“真是令人厌恶的眼神!”
  
  夕颜下意识的将手移到了腰间短刀的刀柄上,她说不上为什么,但直觉告诉她底下那名音忍忍者十分危险。
  
  疾风则附在日向镜耳边,说道:“队长,这个音忍很强。”
  
  红轻哼了一声:“还有那个白头发的小鬼,明明只是一个刚成立的小忍村的忍者,却摆出一副冷傲的神情,真是让人不爽!”
  
  日向镜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君麻吕是那种只对大蛇丸有其他表情的人。
  
  这时,村子负责接待音忍一行的人员也赶到了。
  
  说巧不巧,红豆竟然也是负责接待音忍的一员,这会儿,她正大大咧咧的跟伪装成音忍的大蛇丸吹嘘着木叶的强大。
  
  显而易见,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已经渐渐走出了大蛇丸叛逃的阴影。
  
  而大蛇丸一脸戏谑,饶有兴致的听着红豆的吹嘘。
  
  望着音忍一行渐渐远去,日向镜想起了他在雾隐机密档案库中,翻阅过的一份关于辉夜一族查克拉属性的研究资料,其中提到几乎所有的辉夜一族族人,查克拉属性都是以风属性为主的。
  
  就跟所有的宇智波族人,查克拉属性都是以火属性为主的差不多。
  
  这一点说明了辉夜一族与宇智波一族一样,都是血脉力量非常强大且稳固的血继家族,这同时也从侧面说明了辉夜一族的血脉力量非常强大。
  
  “如果辉夜一族真的是大筒木羽村的后裔之一,那以君麻吕的细胞组织培育一具风遁分身,似乎也挺不错的。”
  
  摩挲着下巴,日向镜暗暗琢磨了起来。
  
  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他用君麻吕的细胞组织培育出了一具风遁分身,那就相当于他的阴遁本尊拥有大筒木羽村的仙人眼,而他的风遁分身则拥有了大筒木羽村的仙人体。
  
  再加上他的火遁分身拥有宇智波一族的基因,相当于拥有大筒木羽衣仙人眼一系的力量,而他将来要开发的阳遁分身,必然会从千手和漩涡这两族中挑选一个,所以他的阳遁分身必然会拥有大筒木羽衣仙人体一系的力量。
  
  如此一来,他就能通过阴遁本尊,风遁分身,火遁分身,以及阳遁分身这四具分身,凑齐大筒木羽衣与大筒木羽村这对兄弟所有的仙人体和仙人眼了。
  
  想到这儿,日向镜失笑道:“如果办到了这一点,完成了最终融合的身体,单就在血脉方面,岂不是已经接近大筒木辉夜了?”
  
  ………
  
  木叶村一处隐蔽的练习场中。
  
  “呼呼...
  
  卡卡西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擦着面颊上的汗水。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废寝忘食的修炼了。
  
  幼年时,因为天赋的缘故,他并没有花多少心思就提前从忍者学校毕业了,随后,十一二岁就成为了上忍,并独自开发出了a级雷遁忍术‘千鸟’。
  
  哪怕是在人才济济的木叶村,那时的卡卡西也是一位无比耀眼的天才。
  
  与卡卡西相比,忍者学校中的所有同期生,都沦为了背景板,成为了衬托他天赋的存在,日向镜和带土也不例外。
  
  不过在经历了父亲旗木朔茂,同伴带土和琳,以及师傅四代火影波风水门先后亡故的惨剧后,他开始了渐渐沉沦。
  
  但就算如此,消沉颓废的他仍是同届中的佼佼者,仍是上忍中的精英,仍是所有人眼中的天才!
  
  所以他没有太多的紧迫感,得过且过成为了他的信条,除了出任务时偶尔会展露锋芒之外,绝大多数时候更像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而这一切,全在突袭雨隐村的那一战中被打破了。
  
  在见识了晓组织首领与神组织首领的交锋后,卡卡西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和无力,一股久违的奋发感在他的心中喷涌而出,这也是他毅然决然加入特殊战术小队的缘故。
  
  收起了四散一地的忍具,卡卡西缓步离开了练习场。
  
  本是要回家休息的,可不知怎的,走着走着,他就来到了慰灵碑前。
  
  “怎么又走到这里来了...”
  
  卡卡西也没太在意,只是小声嘀咕了一句。
  
  在休假时,他经常会走着走着就逛到了慰灵碑这边,而且一呆就是一整天,对着带土和琳的墓碑,述说着各种各样他的见闻。
  
  缓步来到了琳的墓碑前,卡卡西习惯性的准备收拾一下墓碑周边的杂草,可当他蹲下时,发现琳的墓碑前竟摆着一束鲜花,花朵还十分娇嫩,似乎是刚放不久的。
  
  卡卡西当即环视了四周一圈,疑惑道:“刚刚谁来过这里?”
  
  在不远的树林中,一道身影倚在树干上,默默的注视着碑前的卡卡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