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叛乱爆发

第三百七十四章 叛乱爆发

    夜幕降临,随着温度下降,雾气渐渐显现,越来越浓郁。
  
      沐浴在浓雾弥漫的夜幕中,整个雾隐村显得格外的宁静,大街上几乎没有了行人,所有的商铺也都停止了营业,连灯火都十分少见。
  
      只有偶尔的几声犬吠,和街边乞丐因饥饿而发出的痛苦呻吟,让雾隐村显得有了几分生气。
  
      忽然。
  
      安静的街道上,出现了一道道黑影。
  
      这些黑影犹如鬼魅,在浓雾中悄无声息的穿行着,甚至连轻微的破风声都没有发出,可见这些人全是精研雾隐暗杀术的忍者。
  
      “啊...”
  
      不多久,水影大楼的方向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
  
      这刺破宁静夜色的哀嚎,仿佛是动乱的开端,紧接着,一阵阵嘶吼,一声声咒骂,以及那尖锐刺耳的警报声在雾隐村中接连响起。
  
      “终于开始了!”
  
      听到这些嘈杂,身处雾隐村中的许许多多心怀鬼胎之人,脑中同时闪过了这个念头。
  
      这时,身处一间民居中的日向镜也撩开了窗帘。
  
      “一处...两处...三处...四处...一共有四处交战点么...”
  
      因为使用的是火遁分身,没有白眼的日向镜无法看透窗外的浓雾,但只凭交战的声响,他便能大致判断出外面的战况。
  
      外面的混战几乎是在同一时刻爆发的,交战点一共有四处,全都围绕着水影大楼。
  
      雾隐村的其他区域隐约也有战斗发生,不过那些战斗,要么是有人在趁火打劫,劫掠商社,要么是反叛方故意挑起,牵制仍忠于四代水影的雾隐暗部,让他们无法及时支援水影大楼。
  
      “是时候了。”
  
      暗道了一声,日向镜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而这所民居的主人,对闯入自己家中的日向镜置若罔闻,仿佛没有察觉,待日向镜离开后,他才缓缓回过神来,而当他听到了外面爆发的战斗声后,立刻躲在角落,瑟瑟发抖了起来。
  
      在雾隐村这种动乱时常发生,居民们只能咬牙承受...
  
      ………
  
      水影大楼的地宫中。
  
      干柿鬼鲛推开了一扇石门,扫了眼门后的密室,见密室中还静静立着两个身影,旋即脸色一沉,不动声色的走了进去。
  
      密室中的两人,这时也将目光投向了走进来的鬼鲛,但很快他们便不约而同的收回了目光,保持着缄默,而密室内也再次恢复了静寂。
  
      倚在墙壁上,鬼鲛感到了一些不自在。
  
      这种‘不自在’,源于密室中另外两人给他的压迫感,鬼鲛自忖,当下的雾隐村中能给他压迫感的忍者已然不多了,所以他不禁暗暗猜测起了对面两人的身份。
  
      “从发饰上看,是辉夜一族的吗,他们不是已经族灭了吗?”
  
      “另一个家伙看不出身份,但在他的面前总有一种被看透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
  
      因为对面两人都是雾隐暗部的打扮,还戴着面具,所以饶是鬼鲛见识不凡,一时间也很难猜出这两人的真实身份。
  
      就在鬼鲛暗自思忖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密室的深处传了过来。
  
      不多时,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密室中。
  
      “水影大人!”
  
      包括鬼鲛在内的三人,同时朝着那瘦小的身影行了一礼。
  
      出现在密室中的瘦小身影,不是别人,正式长久没有在村子里露面的四代水影枸橘矢仓了,他目光略有些呆滞的扫了面前的三人一眼,随后落在了其中一人的身上,不含感情的冷冷道:“竜,再有下次,我会亲手挖掉你的红眼!”
  
      名叫‘竜’的雾隐暗部,却拔出了长剑,厉声喝道:“你不是四代!”
  
      竜是雾隐瞳术血继豪门红眼一族在雾隐仅存的一名忍者,因为红眼一族也参与了之前血继忍族掀起的那场叛乱,竜虽然没有参与家族的叛乱,但也受到了牵连,只得隐姓埋名加入了暗部,成为了暗部中不起眼的一员。
  
      刚才,见到四代水影时,他下意识的开启了红眼,发现四代脑部充斥着其他人的查克拉,而这明显是被幻术控制才有的现象。
  
      随着竜的一声厉喝,鬼鲛和另外一人也戒备了起来。
  
      “嘿...”
  
      这时,四代水影的身后传来了一声轻笑,紧接着,一个戴着漩涡独眼面具的身影从四代水影的身后走了出来。
  
      竜质问道:“是你用幻术控制了四代?”
  
      将水影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带土耸了耸肩,随后摊手笑道:“果然瞒不过你,真是一双令人讨厌的眼睛啊!”
  
      “晓组织?原来四代早就被你们控制了!”
  
      见到了身穿红云服的带土后,鬼鲛恍然大悟,之前的种种猜测全都有了结果。
  
      带土没有否认,而是将一份份文件随手甩到了地上,淡淡道:“竜,如果不是我,以你红眼一族余孽的身份,早就被暗部处决了。鬼鲛,西瓜山河豚鬼几次要杀你,可都是我拦下的。莲花,不是我把你从死牢里救出来,你恐怕连骨头都已经烂掉了吧。”
  
      捡起地上村子签发的各种处决文件,鬼鲛三人的脸上阴晴不定。
  
      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后,竜垂下了持剑的手,问道:“你想怎么样?”
  
      莲花也望向了带土,目光中既有期盼,也有警惕。
  
      鬼鲛则咧着鲨鱼一般的嘴巴,笑道:“你以四代的名义,将我们召集到这里来,应该不是为了杀我们吧?”
  
      “当然!”顿了顿,带土说道:“你们都是被村子抛弃的弃子,留在这暗无天日的村子,迟早会被像清除垃圾一样清除掉,为什么不选择另外一种活法呢?”
  
      竜疑惑道:“你想让我们加入晓组织?”
  
      带土笑道:“不错!”
  
      竜和莲花对视了一眼,随后齐齐点了点头。
  
      作为参与了反叛的红眼一族和辉夜一族的余孽,竜和莲花在雾隐村中已经没有了容身之地,所以他们对雾隐本身也没有多高的忠诚度。
  
      再加上晓组织一战成名,力挫木叶,云隐,砂隐三大忍村的联合突袭,加入这样实力强大的组织,对他们来说等同于重生。
  
      鬼鲛也早就厌倦了雾隐无休无止的相互残杀,沉吟了片刻后,也同意了带土的提议。
  
      “很高兴,你们都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这三人都是带土经过层层筛选,挑选出来的,所以他们的选择,带土早有所预料。
  
      鬼鲛这时问道:“那外面的叛乱,怎么处理?”
  
      带土满不在意的撇了撇嘴:“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在适当的时候,你们去结束这场闹剧吧,但要记住,不要杀了再不斩。”
  
      竜问道:“为什么不杀他,你想把他也收入组织?”
  
      带土笑道:“组织对他没有兴趣,只不过留着他,恶心村子里的那些老东西们,你们不觉得这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吗?”
  
      再不斩属于野心超过了实力的那一类人,对这种人,带土兴趣乏乏。
  
      实际上,雾隐村内带土最看好的只有干柿鬼鲛一人,至于红眼一族的竜和辉夜一族的莲花,如果不是神组织给带土的威胁太大,他是不准备将他们俩招入组织的,因为这两人的心思很难预测,无法信任,也难以控制。
  
      听了带土的话,竜和莲花都咧嘴笑了。
  
      之前镇压血继豪门反叛的雾隐长老们,虽然也死伤惨重,但还是有几人残留了下来,而作为血继豪门余孽的两人,对这些老家伙们自然没什么好态度。
  
      鬼鲛问道:“那他手上的鲛肌呢?”
  
      带土并不在意的说道:“你要是能抢到的话,鲛肌就归你了!“
  
      鬼鲛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
  
      ………
  
      与此同时,操控火遁分身的日向镜,绕开了水影大楼外围的战斗,悄然潜入了水影大楼中。
  
      “你...”
  
      一位雾隐忍者刚张开口,日向镜手里的短刀就刺进了对方的胸膛,让对方的呼喊声还未荡开,便戛然而止了。
  
      抽出了短刀,日向镜一边甩掉了刀上的血渍,一边暗暗腹诽道:“内部的防卫这么薄弱么,太儿戏了吧。”
  
      他一路潜行,竟只遇到了三位雾隐忍者,而且都是寻常的中忍,这实在是令他有些匪夷所思。
  
      辨别了一下方向,日向镜来到了水影大楼的西南侧,暗忖道:“入口在哪呢?”
  
      根据间谍传回的情报,雾隐的秘术档案库和收藏库,全在水影大楼下方的地宫中,而地宫入口就在日向镜此刻所在的区域,只是具体在什么地方,村子安插在雾隐中的那名间谍也未能打探清楚。
  
      开启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后,日向镜仔细观察起了四周。
  
      永恒万花筒写轮眼虽然没有白眼的透视能力,但在细微处的洞察,却在白眼之上,所以经过一番观察,日向镜立刻发现了一处隐蔽的暗门。
  
      打开暗门进入了地宫,日向镜根据自己的经验,专门循着封印术式密集的区域搜索,很快就发现了一座疑似秘术档案库或收藏库的地方。
  
      “两个小队,八名忍者么...”
  
      藏在拐角的日向镜,锁定了八名守卫的位置后,旋即缓步走了出去。
  
      “谁!?”
  
      “站住!”
  
      看着突然走出的日向镜,八名守卫纷纷戒备了起来,不过见到对方仅有一人,而且是雾隐忍者打扮,守卫们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散开了阵型,将日向镜围在了中央。
  
      见日向镜不言不语,领头的守卫恶狠狠的说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最好老实回答,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品尝一下我们血雾之乡的酷刑!”
  
      日向镜嘴角一挑,眼眶中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随之缓缓旋转了起来。
  
      顷刻,一道金色的虚影从日向镜的身体中投射了出来,眨眼功夫,那金色虚影便幻化成了手持两柄金色长剑的半身巨人。
  
      望着突然出现的金色巨人,八名守卫都陷入了短暂的呆滞。
  
      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手持金色火焰双剑的半身金色巨人,便蛮横的将他们瞬间斩成了一团团模糊的血肉!
  
      解决了门口的守卫后,日向镜的目光落到了面前的密库上。
  
      这间密库的大门上此时正闪烁着封印术式的光华,显然是被雾隐刻录了十分高明的封印术,而日向镜对这种封印术一无所知,想要通过正常的方式解除这道封印术毫无可能,所以他才发动了‘须佐能乎’,准备强行破除。
  
      至于刚才那些守卫,只不过是顺便解决而已。
  
      轰...
  
      伴着一声‘轰隆’,在日向镜‘须佐能乎’金剑的斩击下,那闪烁着光华的封印术只抗争了不到三秒,就彻底崩解,密库的大门也随之垮塌。
  
      日向镜收起了‘须佐能乎’,踱步走进了这间密库。
  
      环视了一圈后,日向镜略有些失望的说道:“是收藏库么...”
  
      作为五大忍村之一,雾隐的收藏库按理说应该是宝物众多的,但考虑到水影都沦为了带土的玩物,收藏库里就算真有好东西,恐怕也早被带土洗劫了。
  
      因此,相较收藏库而言,日向镜更想洗劫雾隐的秘术档案库。
  
      不过都已经进来了,日向镜自然要好好逛一逛。
  
      雾隐收藏库里,最多的藏品就是刀剑了,一排排展示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刀剑忍具,不过都算不上珍品,比起日向镜自己的草薙丸差远了。
  
      很快,日向镜来到了收藏库深处的一个展示架前,目光一凝,喃喃道:“雾隐七忍刀...”
  
      ………
  
      地宫另一端。
  
      在日向镜动用‘须佐能乎’斩碎收藏库大门时,感受着地面微微震颤的带土眉头一拧,暗道:“有人闯进地宫了?”
  
      外面虽然在爆发激战,但地宫内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封印术式,地面的震荡,是无法传递到地宫深处的,所以只有可能是地宫内部也爆发了战斗。
  
      念头一动,他便一脚跨进了漩涡中,消失在了原地。
  
      片刻后,一道漩涡突兀的出现在了收藏库中,带土从漩涡中走了出来,凝神望向了正在打量一个展示架的日向镜。
  
      望着一身雾隐忍者打扮,还戴着雾隐暗部面具的日向镜,带土有些纳闷,暗道:“这个女人是谁?是雾隐长老那一边的人,还是其他村子的间谍?”
  
      想到这,带土伸手探向了日向镜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