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成为强者

第三百四十二章 成为强者

    在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中,一尾守鹤凶猛的扑向了日向镜。
  
      日向镜却脸色不变,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了一个轻蔑的微笑,旋即快速结印,低喝道:“封印术,四象封印!”
  
      霎时,一道道仿佛由墨汁组成的封印术式,从岩洞的顶部垂下。
  
      这些由墨汁组成的封印术式,外形好似一条条锁链,从洞顶垂下后,很快就牢牢缠住了体型庞大的一尾守鹤。
  
      一部分封印术式捆住了守鹤的双臂,将它拉扯了起来,一部分封印术式则缠住他的躯干,将它困在了原地。
  
      这‘四象封印’是之前日向镜施展在我爱罗身上的,此时,日向镜只是动用瞳力,将‘四象封印’带入了我爱罗的精神世界,所以本就已经生效的‘四象封印’才会在顷刻间制服一尾守鹤,将它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暂时制服了一尾守鹤后,日向镜环顾了一下四周。
  
      我爱罗的心灵世界可谓是一片狼藉,入眼处,全是残缺不齐的岩壁,和坑坑洼洼的地面,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这与鸣人那有着一扇铁门锁住九尾的心灵世界,简直是天壤之别。
  
      心灵世界的模样,实际上也反应出了我爱罗的精神状态,从这一片狼藉的岩洞,就能看出我爱罗的精神状态早已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本大爷要杀了你,杀了你!”
  
      被‘四象封印’困住的一尾守鹤,仍在不断的咆哮着,它剧烈的挣扎,试图挣脱‘四象封印’对它的束缚,然而这‘四象封印’是漩涡一族专门开发出来针对尾兽的封印术之一,再加上施加封印术的又是精通‘四象封印’的日向镜,所以不论一尾守鹤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封印术式的控制。
  
      听着一尾守鹤的咆哮,日向镜眉头一紧,随后打了个响指。
  
      立时,岩洞的顶部再次垂下了一道封印术式,死死缠住了一尾守鹤的嘴巴,让它回荡在岩洞中的咆哮戛然而止。
  
      撇了撇嘴,日向镜感慨道:“天天听这家伙咆哮,这谁顶得住啊!”
  
      进入了我爱罗的心灵世界后,日向镜才知道我爱罗的意志力有多么强大,要换了他,有个家伙天天在他的身体里咆哮肆虐,他还真不确定自己能坚持多久。
  
      同时,他也无比庆幸龙脉就是懒虫,在他体内时,基本上就是窝在角落里呼呼大睡,根本就不怎么搭理他,要是龙脉跟一尾守鹤一样的脾气秉性,那他可就头疼了。
  
      片刻后,日向镜来到了我爱罗藏身的岩缝处,朝着蹲坐在里面的我爱罗伸出了手:“我已经制服它了,出来吧。”
  
      心灵世界中的我爱罗,比现实世界中的他,更加怯弱,他怯生生的望着日向镜,才握住了日向镜伸出的手,走出了岩缝。
  
      当看到一尾守鹤被无数道封印术式牢牢捆住时,我爱罗长长松了口气。
  
      日向镜问道:“你知道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位合格的人柱力吗?”
  
      我爱罗摇了摇头,老实的答道:“不知道。”
  
      “与体内的尾**流,沟通,这些或许很重要...”顿了下,日向镜语调放缓,说道:“但最重要的,是要让尾兽知道你不好惹!”
  
      说罢,日向镜开启了‘须佐能乎’,用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瞳力调出了一朵金焰。
  
      我爱罗怔怔的望着日向镜手中把玩着的那朵金焰,不知为什么,他本能的感觉到了这朵金焰的恐怖与危险,但这朵充满了危险的金焰,在日向镜的手中却又如此的温顺,让他不禁产生了一种错位的荒谬感。
  
      日向镜接着说道:“尾兽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在我眼中,它们只是大号的电池罢了,所以不要畏惧它们!”
  
      “可...可它是守鹤呀!”
  
      我爱罗十分不解,日向镜所说的话,与砂隐从小对他的教育,截然不同!
  
      在砂隐村,守鹤就是最强的武器,原时空中,砂隐之所以答应与大蛇丸合作,一同进行大蛇丸的‘木叶崩溃计划’,就是因为他们打心底认为,我爱罗是真的具备摧毁木叶的能力。
  
      由此可见,一尾守鹤在砂隐心目中的地位。
  
      “守鹤又怎么了?”笑了笑,日向镜说道:“它们的本质,只是一团查克拉而已,对于弱者,它们是怪物,但在强者眼中,它们只是玩具...”
  
      日向镜轻笑着,旋即屈指一弹,他手中的那朵金焰便射向了一尾守鹤。
  
      在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瞳力的催动下,金焰迅速在一尾守鹤的身上燃起了一大片,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一尾守鹤就满身是火了。
  
      轰轰轰...
  
      被金焰灼烤的一尾守鹤,顿时疯狂的挣扎了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岩洞都产生了剧烈的震颤,似乎连‘四象封印’都有些控制不住它了。
  
      看着疯狂挣扎的一尾守鹤,我爱罗满脸恐惧的躲到了日向镜的身后。
  
      日向镜转身蹲了下来,双手扶着我爱罗的肩头,问道:“它明明被绑着灼烧,在痛苦中挣扎,你为什么要害怕?”
  
      日向镜这么做,就是要为我爱罗建立对守鹤的强势心理,所以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我爱罗推到了身前。
  
      看着一尾守鹤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束缚,只能承受金色火焰的灼烤,我爱罗第一次露出了震撼的神情。
  
      “看到了吗,尾兽也是能被制服,也是能被惩罚的!”
  
      在我爱罗的身后,日向镜淡淡的说着。
  
      我爱罗一脸期待的望着日向镜,急切的问道:“我...我将来也能做到这些吗?”
  
      日向镜说道:“当然,要不然镜大人为什么要救你呢,你可是镜大人看重的人,不要让他失望!”
  
      我爱罗有些惴惴不安:“镜大人真的认可我的能力吗?”
  
      瞥了我爱罗,日向镜笑着点了点头。
  
      我爱罗又转身望向了在金焰中哀嚎挣扎的一尾守鹤,神情中的怯弱与不安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坚决,嘴里喃喃自语道:“我不会让镜大人失望的,我要成为强者!”
  
      在这一刻,我爱罗似乎重新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眸子里闪烁起了对未来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