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死板

第三百一十四章 死板


  因为十一班除了日向镜外,全员受伤,特别是止水,伤得还比较严重,所以三代给十一班放了半个月的假。
  
  日向镜则借着假期的空闲,带着紫苑和足穗游览着木叶村。
  
  这期间,日向镜将自己想把紫苑送去忍者学校的事情,跟三代提了提。
  
  三代也希望紫苑这位鬼之国将来的统治者,能够与木叶亲善,所以对日向镜的提议,他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并且还表示会指示忍者学校方面给予紫苑额外的照顾。
  
  要知道木叶的财政收入,一共分为两大块。
  
  其中,一块是火之国大名的资金支持,这一点五大忍村都是差不多的。而另一块,则就是各种任务委托的收入了。
  
  鬼之国虽然是小国,但终归是一个国家。
  
  一旦紫苑长大,重新恢复了对鬼之国的统治,那么光是鬼之国一国,木叶就能得到各种各样源源不断的委托。
  
  在木叶村各处游览了一遍后,日向镜又把紫苑和足穗带到了日向族地。
  
  日差亲自接待了紫苑,并且领着紫苑去了宗家大宅。
  
  而在宗家大宅的练习场上,与紫苑年纪相仿的雏田和宁次,为紫苑表演了一场日向家闻名忍界的柔拳较量。
  
  两个小家伙在场中站定后,各自行了一礼。
  
  “白眼,开!”
  
  礼毕,两人同时开启了白眼,并摆开了柔拳的架势。
  
  宁次温和的说道:“雏田小姐,小心了!”
  
  雏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宁次哥哥!”
  
  宁次不再多说,立刻展开了攻势,身形一晃,双掌一前一后,击向了雏田!
  
  场边,日向镜目光一凝,暗道:“小家伙,不错嘛!”
  
  宁次在柔拳上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哪怕他现在只有六岁,但他拳法,步伐,节奏,甚至是在白眼的运用上,都已经远胜同龄人了。
  
  相比之下,雏田就要明显逊色许多。
  
  倒不是说雏田的天赋就真有多差,主要还是雏田的性子太过优柔寡断,反映到拳势上,就是拳法拖泥带水,一招一式的衔接,不够连贯,破绽太大,并且很容易让人看穿意图,进而展开一系列的反击。
  
  日向一族的柔拳,虽然不如钢拳流那么威猛,但在方寸间的凌厉,却丝毫不逊钢拳。
  
  而雏田恰恰欠缺的,正是这一份凌厉,所以她的柔拳仿佛少了魂魄一般,虚有其表,在行家眼里,仅仅就是个空架子。
  
  场下。
  
  紫苑凑到了日向镜的耳边,小声问道:“哥哥,他们为什么只比试拳脚呀?忍者不都是使用忍术的吗?就是那种嘴里能喷火的法术!”
  
  日向镜笑了笑,解释道:“忍者也分很多流派的,比如我们日向一族,就只专研柔拳。”
  
  紫苑撅了撅嘴:“哦!”
  
  日向镜笑道:“你可别小看我们日向一族的柔拳,虽然表面看上去是体术,但实际上,每一招每一式都涉及到人体的经脉与查克拉的运用,是一种非常复杂且危险的拳法,施展起来,可以不露痕迹的将敌人杀死!”
  
  紫苑有些不信:“真有这么厉害吗?”
  
  日向镜说道:“那当然!”
  
  嘭嘭...
  
  随着两声闷响,场上的雏田一时不慎,被宁次的柔拳击中,整个人被击飞了出去。
  
  宁次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本以为雏田能躲过自己这一招,没曾想雏田竟然自己撞了上来,于是他连忙上前,要去将雏田扶起来。
  
  “不要去扶她,让她自己站起来!”
  
  这时,场边传来了日足冷酷的声音。
  
  宁次只得立在一旁,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而雏田则咬着嘴唇,从地上爬了起来。
  
  日差见雏田伤得不轻,想让雏田休息一下,但看身边的日足板着一张脸,心里明白如果这个时候开口让雏田休息,日足一定不会同意,于是他便对日向镜说道:“镜,你去指点一下宁次吧!”
  
  日向镜自然看出了日差的心思,笑着点了点头,走到了场上。
  
  趁日向镜指点宁次的空隙,雏田捂着受伤的胳膊,退到了场下,挨着日足身边坐了下来,而日足全程瞥都没瞥雏田一眼,仿佛眼里根本就没有雏田一般。
  
  场上,宁次朝着日向镜行了一礼,很正式的说道:“镜大哥,请多指教!”
  
  日向镜笑道:“抱着杀死我的决心出手吧!”
  
  宁次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眼眶两侧白眼的经脉,鼓胀的更高了。
  
  唰...
  
  在破风声中,宁次出击了!
  
  看得出,刚才与雏田较量时,宁次已经留手了,而此时全力出击的他,速度比刚才更快,双掌击出的八卦掌,快得仿佛一道残影。
  
  然而,饶是如此,宁次的双掌仍然够不着日向镜一点儿边。
  
  日向镜步幅不大,但每一步都恰恰好,能让身体完美的躲开宁次的掌击,所以宁次一整套八卦掌打下来,连日向镜的身体都没挨着。
  
  “呼...呼...”
  
  宁次一边剧烈喘息着,一边死死盯着日向镜,满脸的不可思议。
  
  日向镜说道:“你的速度,其实可以更快的。”
  
  宁次收起了架势,说道:“可那样的话,我的招式就会变形了!”
  
  “招式变形,确实会影响招式的威力。”顿了顿,日向镜接着说道:“可如果你的掌法连敌人都碰不到的话,再大的威力又有什么用呢?”
  
  宁次若有所思。
  
  日向镜瞥了眼一旁的日足和日差,他的这番话,其实不仅仅只是对宁次说的,也是说给边上的日足和日差听的。
  
  日向家的教育过于死板,导致日向族人从小就被太多条条框框所束缚,难以施展天性。
  
  就好比雏田,明明天性就不适合柔拳,却被硬逼着修炼柔拳,在成长的过程中,身心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导致后来性格越来越怯弱。
  
  作为瞳术血继豪门,日向一族已经明显跟不上节奏了,日向镜这代中,除了他之外,再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人物了。
  
  家族的整体实力逐年下滑,跟能搅动忍界风云的宇智波一族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如宁次这般家族中难得一见的天才,在原时空中,也成了可有可无的炮灰,死得稀里糊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