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勾结与道歉

第二百七十九章 勾结与道歉

    将鼻梁上的眼镜扶正,眸子里透着狡黠的药师兜,微微笑道:“前辈,大蛇丸大人让我转告您,他获取情报的途径,并不是只有您这一条。”
  
      日向镜略一琢磨,问道:“你是药师兜吧?”
  
      药师兜略有些意外,但很快就平复了情绪,说道:“没想到前辈竟然认识我,真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啊!”
  
      日向镜没有理会药师兜的调侃,自顾自的说着:“你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村子里,说明大蛇丸和团藏又开始合作了,那大蛇丸的另一个情报源,应该就是团藏的根部了吧?”
  
      这一下药师兜没有了之前的从容,脸色讪讪的说道:“不愧是前辈...”
  
      日向镜说道:“这不难推测。”
  
      团藏是知道药师兜的存在的,甚至还亲自策划过对药师兜这位优秀间谍的清洗行动,所以药师兜敢大摇大摆出现在木叶的唯一解释,就是大蛇丸跟团藏又勾结到了一起。
  
      否则的话,在木叶露面的药师兜,必然会受到团藏根部的追杀。
  
      大蛇丸找上团藏,日向镜倒是能理解,毕竟大蛇丸这会儿已经疯狂的迷恋上了写轮眼。但狠辣的清洗过大蛇丸手下的团藏,会再次选择跟大蛇丸合作,这一点,日向镜就有些搞不清楚是为什么了。
  
      当然了,如果日向镜知道团藏在五影大会上吃瘪的事情,或许就能或多或少的猜出团藏再次跟大蛇丸合作的缘由了。
  
      药师兜这时敛去了脸上的异色,笑道:“您知道了也好,根在木叶的势力,身为暗部的您,应该比我更清楚,有了根部的帮助,宇智波一族在大蛇丸大人的面前没有秘密!”
  
      “是么,那就走着瞧吧!”
  
      日向镜有恃无恐,整个忍界中,除了他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宇智波焰’的情报了,所以他并不担心大蛇丸会脱钩。
  
      药师兜眯起了眼睛。
  
      从大蛇丸的口中,药师兜知道日向镜不是一个好拿捏的人,可真见了面后,他才发现日向镜比他想象中的更加难缠。
  
      沉吟了片刻,药师兜突然笑了笑:“对了,有一件事情忘了通知前辈,我已经把白,送回大蛇丸大人那儿去了。”
  
      日向镜目光一凛,身上流露出了若有若无的杀气。
  
      这个消息,的确让日向镜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一想到安置白的临时居所,就是大蛇丸留给他的那间实验室,白被药师兜找到,并被带走也就不足为奇了。
  
      日向镜暗道了一声:“大意了!”
  
      这段时间他一直忙着自己的试验,忽视了白,以为将白暂时扣在自己手上,就能高枕无忧了,没曾想大蛇丸竟会派药师兜去查看那间旧的实验室。
  
      收起了懊恼的情绪,日向镜仔细回忆了一下向白学习冰遁的过程。
  
      向白学习冰遁时,在现场日向镜并没有成功的施展出冰遁,所以在这方面,暂时不用太担心。
  
      不过当时日向镜曾用转生眼的秘术‘灵魂降临之术’,短暂的降临到了白的体内。
  
      按理说,以白的年纪和见识,应该是不太明白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但这终究是一个隐患,不得不考虑。
  
      药师兜似乎有些不适应日向镜身上爆发的杀意,不露痕迹的退了一步,笑道:“如果前辈能调查到大蛇丸大人需要的情报,大蛇丸大人是不介意用技术交换的,不过我要提醒前辈,您的动作可一定要快一些,若是让团藏大人抢先了一步,您恐怕就无法从大蛇丸大人那里得到想要的技术了。”
  
      说罢,药师兜也不停留,将身子隐没在了阴影中。
  
      只是与来时相比,此时离去的他有显得有些仓惶。
  
      望着离去的药师兜,日向镜暗忖道:“团藏和大蛇丸竟然又勾结到一起了,这两个家伙究竟想干什么呢?”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日向镜只得摇了摇头,朝着家中走去了。
  
      日向镜刚回到家,铃就迎了出来,说道:“镜,家里来客人了。”
  
      “客人?”
  
      铃小声道:“是宇智波家的人,叫宇智波鼬,傍晚就来了,一直在等你。”
  
      日向镜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屋子。
  
      客厅里,鼬拘谨的坐着,整个人看上去有些一丝不苟。
  
      日向镜热情的说道:“鼬,这还是你第一次来我家做客吧?”
  
      见日向镜回来了,鼬连忙站了起来,朝着日向镜鞠了一躬:“前辈,今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佐助太无礼了,我是来替他向您道歉的!”
  
      日向镜瞥了鼬一眼,顿感无语:“你来我家,就为了这事?”
  
      鼬颔首道:“嗯,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去日向大宅,向雏田小姐道歉!”
  
      日向镜问道:“是止水告诉你的?”
  
      摇了摇头,鼬解释道:“是佐助回来跟我说的,我已经训斥过他了,希望您能原谅他的无礼。”
  
      在鼬眼中,雏田是日向族长的长女,不出意外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日向一族下一任的族长,所以今天佐助对雏田的傲慢无礼,是极有可能影响到两族关系的。
  
      在眼下宇智波内外交困的当口,鼬自然不希望因为这种事情,导致宇智波一族与同为瞳术血继豪门的日向一族交恶。
  
      日向镜说道:“放心吧,我怎么会在意这点小事了,你也太小题大做了。”
  
      鼬舒了口气:“这我就放心了!”
  
      两人闲聊了几句后,鼬又说道:“前辈,我收到了暗部的招募,您说我该接受吗?”
  
      日向镜笑了笑:“这个不该问我吧?”
  
      鼬一脸诚恳:“我问过了止水哥,但他让我来问问前辈您的意思!”
  
      日向镜认真的考虑了一阵后,说道:“我个人不建议你加入暗部,你是宇智波族长的长子,身份比止水要敏感,一旦加入暗部,就会陷入村子与家族的漩涡中,到时候你必然会左右为难,非常难做的。”
  
      鼬有些疑虑:“可是火影大人招募我加入暗部,是对我的信任,我如果拒绝火影大人的好意,会不会...”
  
      日向镜直接打断了鼬,说道:“究竟是火影大人要招募你,还是团藏要招募你,目前还难说得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