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追牙之术

第一百七十七章 追牙之术

宇智波大宅。
  
  宇智波富岳板着脸,静静的坐在大厅中。
  
  这时,一位宇智波族人疾步走了进来,附在富岳耳边,低声汇报道:“族长,已经打探到云隐使团的消息了,格洛牙被人掳走,出手的似乎是个觊觎格洛牙赏金的赏金忍者。”
  
  “被人掳走了?!”
  
  富岳听完后,脸色顿时一肃。
  
  经过这些天的秘密接触,云隐使团的首领格洛牙终于同意在今夜潜入宇智波族地,与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富岳会面。
  
  结果富岳在族地苦等了半夜,等来的却是这么个结果。
  
  然而富岳不知道的是,格洛牙今夜只准备派一个影分身过来,借着死前最后的机会,再挑拨一下宇智波与木叶之间的关系。
  
  没曾想影分身刚潜出云隐使团的驻地,就被日向镜给识破了,所以未能赴约。
  
  沉吟了良久后,富岳低声问道:“止水呢,今夜不是由他负责保护云隐使团的安全吗?”
  
  打探消息的宇智波族人摇了摇头:“格洛牙被掳走的过程,目前还未打探清楚,不过变故,应该不是在使团驻地内发生的,那边没有任何战斗的痕迹。”
  
  富岳思忖一下,吩咐道:“立刻找到止水,探明事情的经过。”
  
  “是!”
  
  宇智波族人立刻消失在了大厅中。
  
  富岳这时望向了屋外的夜色,脸色阴晴不定。
  
  经过多番试探后,富岳现在已经可以确认,止水是站在村子那一边的了,也正因如此,宇智波一族与云隐使团的接触才会这么麻烦,否则,以止水暗部的身份,代表宇智波一族接触云隐使团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止水倾向村子的立场,更加坚定了富岳找回真一的决心。
  
  在富岳的谋划中,一旦真一回归家族,并协助宇智波一族发动了政变,那村子的高层就不会再信任止水了,而没了退路的止水,也就不得不回归到家族阵营了。
  
  这也是富岳没有急着跟止水摊牌的缘故。
  
  因为富岳相信,只要宇智波一族发动了政变,内斗彻底爆发,村子的高层们会帮着他,把止水逼向宇智波一族的。
  
  届时,三双万花筒写轮眼就能横扫村子,夺取宇智波一族渴求多年的火影之位了。
  
  片刻后,又一位宇智波族人跃了进来,低声道:“族长,负责监视火影大楼的族人回报,三代带着大批暗部亲自去追捕那个掳走格洛牙的赏金忍者了!”
  
  富岳对此并不意外,反而起身说道:“集合警务部队的上忍班!”
  
  云隐使团的首领在村子里被人掳走,哪怕是做做样子,三代也得摆出对此事高度重视的姿态出来,所以富岳并不奇怪三代会亲自参与追捕。
  
  宇智波族人愣了愣,问道:“族长,我们也参与围捕?”
  
  富岳说道:“这么好一个接触云隐使团的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呢!”
  
  对其他的事情,富岳并不关心,他现在关心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接触云隐使团,确认宇智波真一是否叛逃去了云隐。
  
  “是,我这就去召集上忍班!”
  
  宇智波族人恍然大悟,他这时才明白,参与围捕是假,借围捕之名,接触云隐使团才是富岳真正的目的...
  
  ………
  
  根部基地中。
  
  来来往往的根部忍者,不断向团藏禀告着各种情报消息。
  
  当听闻三代率领大队暗部亲自去追捕神秘人后,团藏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对身边的手下问道:“查出神秘人的身份了吗?”
  
  身旁的一位根部忍者将一份资料递给了团藏:“从装扮上看,对方似乎是黑市中最近名声鹊起的赏金忍者‘川主’。”
  
  “川主?!”
  
  团藏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接过了资料。
  
  略略扫了一眼,团藏便将资料重重的扔到了地上,吼道:“你们就收集到了这点信息?”
  
  资料上,除了简单描述了一下川主的装扮外,就只是一条赏金忍者的身份信息,此外,再没有其他有用的信息了。
  
  见团藏发怒,根部忍者立刻单膝下跪,解释道:“这个川主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之前没有任何线索,所以我们没能查到更多的信息。”
  
  “废物!”怒斥了一声后,团藏接着说道:“继续查!我要知道这个川主是谁!他在为谁效力!”
  
  ………
  
  墙外的森林中。
  
  日向镜瞥了眼卡卡西的右手,然后将目光移到了地面的血渍上。
  
  刚才的交锋,卡卡西的千鸟只是略略擦到了日向镜的右臂,所以日向镜右臂的伤势,是被千鸟的雷电所伤,卡卡西的右手上并没有沾染日向镜的鲜血。
  
  因此,只要处理了地面上的几滴血渍,就可以避免被追索气味了。
  
  这也是跟卡卡西交手不得不防的地方,谁叫卡卡西有一群忍犬呢。
  
  打定了主意,日向镜快速结印:“水遁,大瀑布之术!”
  
  顷刻,一道巨大无比的水浪汹涌而来,那势头,似乎要将整片森林淹没一般。
  
  卡卡西脸色一僵,连忙对身边的凯喊道:“小心!”
  
  凯连忙应了一声:“嗯!”
  
  默契的两人同时跃上了大树,目光却没有从日向镜的身上移开,一直关注着日向镜的一举一动。
  
  用大瀑布之术冲洗了地面后,日向镜轻笑着再次结印,喝道:“水遁,多重水龙之术!”
  
  三条直径足有一米粗的巨大水龙,瞬时拔地而起,伴着飞溅的水花,盘旋在了日向镜的身边,宛如活物一样。
  
  日向镜朝着树上的卡卡西和凯遥遥一指,三条粗壮的水龙便立刻扑了过去。
  
  卡卡西不敢大意,当即结印:“水遁,水龙弹之术!”
  
  霎时,卡卡西的身边也腾起了一条水龙,护住了自身。
  
  一旁的凯则飞身跃到了另一棵大树上,躲开了日向镜的水龙攻击。
  
  借着这个逼退了卡卡西和凯的机会,日向镜不再犹豫,立刻转身朝着森林深处逃去了。
  
  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了卡卡西的声音:“通灵术,土遁,追牙之术!”
  
  嘭嘭嘭...
  
  刹那间,日向镜四周的地面上出现了八个坑洞,八头忍犬从坑中跃出,扑向了日向镜...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