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章节目录 > 第九十七章 龙脉本源

第九十七章 龙脉本源


  既然已经决定了付钱,那后续的善后工作,日向镜就不能置身事外了。
  否则要是让砂隐截住了楼兰遗民的车队,以楼兰遗民们的生命来威胁楼兰女王,那楼兰女王就很难保证守口如瓶了。
  楼兰女王虽然不知道日向镜的真实身份,但她毕竟目睹了人造尾兽诞生的整个过程,所以哪怕她只是把人造尾兽的信息泄露给砂隐,对日向镜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隐患。
  一念至此,日向镜当即打定了主意,对楼兰女王说道:“时间宝贵,你们现在就动身,砂隐的追兵我来解决。”
  在察觉到龙脉的异常后,按照常理,砂隐肯定会先派出一支精锐小队,前往楼兰古城遗址查探情况。
  这个过程,少则需要半天,多则一两天也有可能,这完全取决于砂隐的反应速度,以及他们对龙脉的重视程度。
  等探知龙脉被人盗走后,传递消息回村子,村子再重新发布命令,集结人手搜捕楼兰遗民车队,这一连串的消息传递,至少也需要一到两天的时间。
  换言之,楼兰的遗民车队,大约有两到三天的时间差。
  只要把握住了这两三天的时间差,楼兰遗民车队是极有可能顺利的逃离风之国,进入晓组织所掌控的雨之国的。
  毕竟雨之国与风之国比邻,只要跨出风之国国境,车队就安全了。
  楼兰女王自然也意识到了时间的宝贵,一边点着头,一边问道:“你会一直护送我们离开风之国的对吧?”
  日向镜淡淡道:“我不能给你任何保证。”
  如果不出意外,他会在暗中一直掩护楼兰遗民车队进入雨之国,可如果四代风影亲自带队追击楼兰遗民车队的话,那他就只能明哲保身了。
  楼兰女王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心底有些失望,但她明白,越是这样,越能说明日向镜没有欺骗她的打算。
  实话虽然有时候让人难以接受,但总比谎言要好些。
  楼兰女王不再迟疑,最后对日向镜点了点头,然后迈步朝着远处的绿洲跑去了。
  跑出十几米后,她略略停了一下,转身对着日向镜喊道:“我不再是楼兰女王了,我的名字叫萨拉!”
  说罢,萨拉不再回头,一路跑向了楼兰遗民的车队。
  一身黑袍的日向镜则静静立在沙丘上,目送着她远去。
  不多久,在曼托绿洲宿营的楼兰遗民车队,就整装出发了。
  日向镜没有立刻跟上车队,而是将目光挪向了另一边。
  砂隐一直安排着两位忍者监视着楼兰遗民的车队,这一点,之前跟草忍小队一起找楼兰遗民车队时,日向镜就已经发现了。
  所以为了确保砂隐不会在第一时间发现楼兰遗民车队的去向,他必须优先解决掉那两个负责监视楼兰遗民车队的砂隐忍者。
  “白眼,开!”
  开启了白眼后,日向镜凝神扫视了一圈,最后在一个方向上发现了两道十分微弱的查克拉反应。
  从查克拉反应上看,这两个负责监视楼兰遗民车队的砂隐忍者,应该只是普通的下忍,所以他也懒得亲自跑一趟了,直接取出了三代风影人傀儡,并给它下达了灭口的命令。
  不多久,三代风影人傀儡就轻松的解决掉了远处的那两个砂隐下忍。
  处理掉了这个小隐患后,日向镜一边收起了三代风影人傀儡,一边裹紧了袍子,远远跟上了楼兰遗民的车队。
  有了闲暇的日向镜,琢磨起了龙脉的事情。
  关于龙脉的来历,他隐约有了答案,这龙脉不是忍界的自然产物,或者更准确一些说,不全是忍界的自然产物。
  龙脉的核心部分,也就龙脉的本源,应该跟大筒木辉夜一样,是从外界降临到忍界来的。
  不过与掠夺能量的大筒木一族不同,这个龙脉本源,并非是有意降临到忍界的,它的降临更像是一种意外,而且它降临时,应该已经受了非常严重的损伤,其程度之重,令它不得不与当地的贵族建立契约,以获得当地贵族的供奉。
  这就是龙脉与楼兰女王一脉拥有契约关系的缘由。
  之后,龙脉本源开始潜入地底,试图通过吸取大地地脉的力量,来恢复自身。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龙脉本源似乎出了什么问题,又或者是遭到了某种袭击,从而导致它的本源彻底溃散了。
  而它留下的一丝执念,经过千百年的孕育,产生出了一个新的龙脉本源,一个全新的,懵懵懂懂的龙脉本源。
  这个全新的龙脉本源,忘却了过去的一切,所以也就停止了对大地地脉能量的吸收,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楼兰古城的地底,只是偶尔回应一下楼兰女王一脉的呼唤。
  也正因如此,楼兰女王一脉才能将这种不对等的契约关系一直维持下来。
  否则的话,以龙脉媲美尾兽的查克拉体量,楼兰女王一脉世代的普通人是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与它维持一代代的契约关系的。
  “急急如律令...”
  回忆着楼兰女王,也就是萨拉在安抚龙脉时所说的话,日向镜的思绪一下子发散开了。
  急急如律令这样的句式,跟忍界实在是有些不搭,所以当萨拉说出口时,日向镜第一反应就是意外,非常的意外。
  而这样的句式,无疑是初代的龙脉本源跟楼兰女王一脉的先人,在签订契约时立下的,所以仅从这个句式上,日向镜就能隐约猜到初代的龙脉本源来自何方了。
  收回了发散的思绪,日向镜抬头望着天空,喃喃自语道:“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就在日向镜感慨之际,砂隐的四代风影收到了龙脉被人盗走的消息。
  盯着手中的情报,四代风影一脸铁青对身边的两位顾问长老问道:“会是木叶干的吗?”
  千代冷哼了一声:“四代火影的封印可不是那么好破解的,能这么迅速的盗走龙脉的,除了木叶还能有谁?”
  四代风影将手里的情报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太可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