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娇妃缠情:夫君坏坏,别乱来章节目录 >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愤愤然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愤愤然


  陈宿锲而不舍的精神可是很恐怖的,连忙追过去:“分享来听听,我查了卞城的医馆,没有一点消息,那些药,都没人买过。你查到了什么,快说说。”
  “………”森罗回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情绪不明。
  “难不成那个人会飞天?带着人从天气飞了?”陈宿摸着下巴,脑子里不知道想些什么。
  森罗来到陈宿面前,也是为了得到他的消息,只是不愿意先开口,既然他都说了出来,自己也该说一说了:“客栈也没有消息,他们应该早就离开了卞城。”
  “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去哪里找?”陈宿看着森罗,一脸的疑惑,现在他把森罗当做了主心骨。
  “你自己没有想吗?如果没有本宗主,你要去干嘛?”森罗白了他一眼,眼神很是不喜。
  “这不是遇到你了吗?其余的我也不用想了。”陈宿嬉皮笑脸的模样,现在已经不是计较原来的事,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宋婉蓉。
  “直接去他们都城。”森罗不确信看了他一眼,“你确定你不会拖本宗主的后腿?”
  陈宿自然不服气:“怎么可能?!我们现在先化干戈为玉帛,日后再解决原来的事情。”
  陈宿脸上还有些愤愤然,或许是胆子大了,直接问了一句:“你当初为什么要抓蓉蓉?”
  森罗给了他一个眼神,陈宿就不说话了。
  “谁出事了?死人了吗?”宗褚停下手中的动作,微微偏头看了伶月一眼。
  “是皖嫔近日染了风寒,太医去瞧过,也开了药,可就是一直不见好。今日皖嫔的宫女撞见雪美人的宫女,偷偷换了皖嫔的药,让皖嫔病得越发严重。”伶月刚弄清楚前因后果,就禀报了宗褚。
  “这种事情,你处理就可以了。”宗褚说的很少随意,毕竟他从来不把那些女人放在心上。
  “可是,我终究只是一个奴婢,原来这样的事情都是皇后娘娘处理,奴婢只怕打理得不妥当。”伶月不愿意是因为不想看见那些女人,一看到就来气,就想到宋婉蓉,有时候真想替宋婉蓉好好教训她们。
  “那就把闹事的杀了。”宗褚抬头盯着伶月的眼睛,很是认真的模样。
  伶月心惊了一下,面前这位皇帝,现在对自己很不满,只得改口:“我这就去。”
  伶月走了几步,又听到宗褚道:“你跟了皇后这么些年,也该清楚皇后遇到这样的事情要如何处理了?尤其是朕身边的这些莺莺燕燕。”
  “是。”伶月脸上这才有些笑意,宗褚的意思是让她放手去做,只要不出人命就可以。
  这些个嫔妃,也让他们蹦跶这么久了,该好好收拾收拾了。
  宗褚对后宫的事毫不关心,只是听闻,伶月端着好大的架子,将雪美人和皖嫔都惩罚了。
  因为皖嫔想诬陷雪美人,而雪美人也有意对皖嫔下手。
  如果是宋婉蓉,也会如此,只怕比伶月还要狠。
  有几个嫔妃,说伶月只是奴婢,不配管理后宫的事。
  伶月打了说这话的人一巴掌,只道:“奴婢也是皇后娘娘的奴婢,岂是你们能随便议论的,娘娘既然让我处理,那我就代表的皇后娘娘,所以,你们对我不敬就是对皇后娘娘不敬!莫不要以为,皇上宠幸了你们,你们就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不要忘了,皇上作息都在凤仪殿,和娘娘很是恩爱。”
  众妃嫔便不敢再多一句嘴。
  任由伶月做决定。
  皖嫔自然不满伶月的做法,江映雪倒是很淡定。
  两个人都禁足十天,惹事的宫女直接处死。
  这就是伶月给她们的处罚。
  皇宫外,邑王府。
  宗奕安静了很多天,晚上的时候都要密会明将军,商量好如何围宫,如何解决宫里的几百禁卫军。
  最主要的突破点,就是现在的皇宫宫城里,宫门的守卫军不全部是禁卫军看,因为禁卫军人手不够,只能从刑部调一些人马。
  算起来兵部的兵力应当比刑部的好,可是宗褚调动这些人的时候,是秘密进行,还让他们以禁卫军的身份掌职。
  就因为宗褚这样做,宗奕才越发放心大胆,如果宗褚用了兵部的人,宗奕不得不怀疑,宗褚是在引诱他进套。
  现在,就可以放心的做了,宗褚一定没有察觉。
  宗奕的爪牙,可不止在兵部。
  刑部早就安排了人进去,好不容进了宗褚的禁卫军,守着皇宫的西宫门。
  起事时,只要打个信号,便可直入宫城。
  直逼朝阳殿,控制宗褚。
  “明将军不用再来,以免那副将起疑。”宗奕站了起来,要送明将军出去的模样,“到那时,皇上盯将军盯得太紧,只会坏了大事。”
  “是。”明将军浑厚的声音里有些些害怕,又夹杂着兴奋,“末将还有一个担心……”
  “西郊的羽林营的那位将军?”宗奕现在最烦恼的,也是那一个将军,“能用什么样的办法让他们远离帝都的军营?”
  “那厮太死板,只听皇上的号令,不然就算天塌了,也不会动的。”明将军的担忧放在明面上,“起事之时,若消息送出了帝都,那他就会带着大军赶过来,那个时候,我们的胜算就小了。”
  “明将军说的几句话,倒是启发的本王。他既然只听皇上的号令,那我们就给他皇上的号令,伪造圣旨,然后再假传圣旨,应当不难。”
  “这样做风险太大,只要出了一点纰漏,那整件事就暴露了,我们也将走向万劫不复之地!”明将军那点激动没有了,现在多的是惧怕。
  “怕了?”宗奕轻挑明将军一眼,走了几步,很是不屑模样,“我们这位皇帝,现在没有这么多精力放在这些上,且,那将军接到圣旨,难不成还要进宫问问是不是皇帝写的?”
  “也是……”明将军恍然大悟模样。
  “不过,那道假圣旨送出去三个时辰内,我们就要攻入皇城,不然,只要那将军带着大军往帝都外走,势必会惊动皇帝。所以我们要在他接过圣旨,修整大军的时候,准备出发的时候,就控制住皇帝,如此,大事可成。帝都的消息散不出去,外面的消息进不来,那将军带着大军走了,等大军反映过来的时候,大庸已经改朝换代了!”
  “王爷好计谋。”明将军听了,不觉感叹,宗奕想得确实天衣无缝,不是自己的这等粗鄙之人可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