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之弃子章节目录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相约在子时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相约在子时

    话说慕容光在乌恒山是受到了楼班和蹋顿等人的热情招待,楼班给了慕容光大量的美女、钱财,让其好好地在乌恒山休养生息。除了实际的权力之外,楼班几乎把所有能给的东西都给了。
  
      慕容光当然知道乌恒这么好地对他,无非就是看在慕容光有足够大的利用上面。否则的话,慕容光的人头早就被楼班和蹋顿给砍下来了。
  
      可无论如何,慕容光为首的鲜卑人暂时是保住了小命。鲜卑人也因为仇恨,忍辱负重地躲在了乌恒人的护卫之下。
  
      楼班和蹋顿等乌恒领导层时刻关注着汉人的动静。他们敏锐地发现了汉人中让草原人闻风丧胆的吕布和典韦二人已经率部回到了并州。同时在和乌恒交界的汉人也是撤回了幽州。
  
      楼班认为汉人已经疲敝了,无法再继续征战,是时候让乌恒的勇士们前往草原,一展雄风了。
  
      然而这个决定却是遭到了蹋顿的反对。
  
      蹋顿认为,汉人虽说和鲜卑、匈奴大战之后,有巨大的伤亡,部队也陆陆续续返回汉地,这并不表示汉人对草原的征战就结束了。蹋顿认为汉人一定会继续对草原进行用兵的,铲除剩余的鲜卑人和匈奴人。要是在这个时候,乌恒人就出兵,很有可能撞在汉人的枪头上。乌恒想要轻松拿下草原的计划就落空了。
  
      由于蹋顿的坚持,楼班最后还是放弃了。
  
      乌恒人几乎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乌恒山,本来就是还要尽快拿下草原的,否则的话,每天消耗的粮草牛羊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这也是楼班着急的原因。
  
      蹋顿却告诉他们,相比于未来拥有整个草原,眼下这点消耗就算不了什么了。再说了,乌恒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对于这点粮草的消耗是承受得起的。
  
      在乌恒之中,蹋顿的威望最高,智谋也是最高,他说的话,大部分的乌恒人都会听的。
  
      唯有楼班这个单于感觉乌恒要是拿下了草原,日后雄霸草原的乌恒单于肯定不是自己,会是蹋顿这个家伙。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楼班也无可奈何,谁叫他这个做单于的,兵力和部众都比不上蹋顿呢?
  
      说句实话,即便现在蹋顿想要做单于,估计楼班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蹋顿就是太为乌恒着想了,才会从单于的位置上退下来。若是现在他登高一呼,整个乌恒不说百分百响应,起码有八成的人是希望蹋顿成为单于的。
  
      在蹋顿的努力下,乌恒人还是保持着很稳定的团结。
  
      蹋顿自己也清楚,只要等汉人不再对草原动兵,那时候就是乌恒人的天下,乌恒人奋斗那么多年,也将成为新的草原霸主。而他蹋顿的名字,也将和数百年前的冒顿一样,被草原上的人们代代相传。
  
      能不能实现这一点,蹋顿是有信心的。
  
      不过汉人这边,就不会给蹋顿这样的一个机会。大汉神武皇帝刘玉就是第一个不同意的。
  
      大汉这边已经开始慢慢地把乌恒人笼罩在一个灭族的计划之中。
  
      张飞、关羽、夏侯、曹仁等大将,回到幽州之后,并没有回到驻地,而是昼伏夜出,悄悄地来到了辽东之地。
  
      他们完全是按照庞统的计划行事。
  
      在幽州涿郡,庞统收到了刘玉传达下来的命令。
  
      一听刘玉让他们不要让刘玉失望,庞统就开始琢磨起来。结合自己和司马懿他们之前的战报,还有乌恒人最近的动作,庞统就知道刘玉想要些什么了。
  
      于是乎,庞统把一直都在涿郡受苦的乌恒使者给叫了过来。
  
      乌恒这个使者在涿郡过得简直如同囚犯一样的生活,想要走出自己住的房间都不行。
  
      不说住的地方了,连吃的都是粗糙的东西,一点油水都没有,能够填饱肚子就不错了。这个使者每天都在向长生天祈祷,祈祷汉人这边让他快点回去乌恒。没有油水的食物,对于天天吃牛羊肉的乌恒人来说,一开始是很不错的,换换口味。可时间久了,这就没办法过了。
  
      “大人,是不是洛阳那边有消息了!”乌恒使者一见到庞统就着急地问道。
  
      庞统心中暗笑,看来这个乌恒人是被自己给整治得够呛了,现在都巴不得要离开这里了。
  
      “的确,洛阳那边是有了回复。恭喜使者,你可以回去禀报你家单于,当今陛下已经同意了乌恒的臣服,已经让一名德高望重的朝中大臣前来主持此事。你家单于现在就可以准备相关事宜了。”庞统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实在是太好了,汉朝皇帝果然是仁慈的君王。我乌恒与汉朝终于可以共享太平了。”反正是说假话,乌恒使者也是一脸的忠厚老实。
  
      庞统大笑道:“使者说得是啊。乌恒赤子之心,吾皇圣明,当然不会拒之门外的。”
  
      使者拱手说道:“大人,那么吾就告辞了。”
  
      在涿郡的这些日子,这个使者是待够了,一刻时间都不想。
  
      “使者何必如此着急啊。你看看,吾最近几日都为了鲜卑人的事情烦透了,还没有尽一下地主之谊。”庞统一脸的微笑。
  
      “事关乌恒与大汉之间的和平,吾必须即刻回去,还请大人见谅啊。”乌恒使者感觉还是算了,在涿郡他是受够了,什么地主之谊,像你这个猥琐的家伙是不可能做到的。
  
      “可惜了!来日若是有缘,使者可要来幽州啊,到时候本官再好好地招待一下。”庞统也只是嘴巴上说说,怎么可能会留下这个乌恒人。
  
      乌恒使者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和庞统告辞之后就一溜烟往乌恒山回去了。
  
      庞统看着乌恒使者走得那么急,心中暗笑。不过这也是庞统故意为之,他料定这个使者急着回去,就不会调查幽州的其他情况了。
  
      事实上就是如此。
  
      乌恒使者一心想要回去乌恒,好好地吃上一顿烤羊肉,还真的没有把幽州的情况给打探清楚了。他回到了乌恒山,给了楼班和蹋顿等人关于大汉接受乌恒臣服的消息,其他的就没有了。
  
      蹋顿顺便过问了一下幽州的驻军和兵力调动是不是有异常。乌恒使者没有想到自己会忘记了这一点。只是他不敢说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事,只能硬着头皮说幽州的情况都正常。
  
      “汉人皇帝同意了!那太好了!兄长,你觉得咱们是不是要和汉人那边定下一些条款之类的。”楼班欢喜地说道。
  
      蹋顿思索了起来,他倒不是对汉人皇帝同意乌恒臣服的消息而意外,只是总感觉有点不祥而已。
  
      看蹋顿在思索,其他人都不敢出声打扰。
  
      蹋顿盘算了很久,觉得要是汉人想要对付他们,也不会同意乌恒臣服的,要想用兵的话,在粮草和后勤上,汉人是很吃紧的。想来想去,蹋顿觉得汉人可能是想要暂时稳住乌恒,并且给乌恒很多限制,等汉人缓过劲来再对付乌恒了。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蹋顿就说道:“单于,按照汉人那边的习惯。他们一定不会给我们太多的优待,更多的会是限制。”
  
      “汉人都是狡猾的,本单于才不会上他们的当。不过咱们也是做做样子而已罢了。”楼班笑了起来。
  
      “哈哈。”在场的乌恒人除了蹋顿之外,其他人都是附和着楼班的笑容。
  
      蹋顿感觉楼班似乎对汉人有点轻视,但不妨碍这是事实。
  
      唯有坐在角落的慕容光细细地听着楼班等人的话,他现在才知道乌恒人之前都是在耍他的,压根就不想和汉人动手。乌恒人认为慕容光就算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办法,所以就没有瞒着慕容光,毕竟离开了乌恒,他们这些鲜卑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罢了,都寄人篱下了,还有什么好抱怨的。”慕容光倒是很光棍。
  
      转眼间,两天过去了。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乌恒山的南面都是布满了乌恒人的帐篷。
  
      乌恒山得天独厚,地上都是生长着茂密的草,山上也是绿树葱葱,十分适合人居住。乌恒山周边的宽阔地带就是乌恒人的牧场。
  
      乌恒人以此为根基,繁衍生息。到了这个时间点,大多数的乌恒人都已经默默地睡下了。
  
      在黑暗之中,有好几股骑兵部队,在乌恒山的西北方面出现了。
  
      他们就是司马懿和马超等为首的刘军骑兵部队。
  
      司马懿看着乌恒山上的点点火光,如同繁星一般,冷笑道:“乌恒人倒是好心情啊。”
  
      “仲达,咱们兜了那么大的圈子来到这里,究竟要怎么做啊?”马超有点急躁地说道。
  
      身边赵云等人也是这个想法。
  
      司马懿为了不被乌恒人发现他们,直接饶了一个远路,利用夜色的掩护来到这里,但他却什么话都没有对马超和赵云他们说。
  
      现在司马懿觉得是可以说实话了,说道:“乌恒人背靠乌恒山而居,这里草木繁盛,最适合的就是用火攻了。”
  
      “火攻!?”马超和赵云都震惊了。
  
      马超看了一下风向,疑惑地说道:“就靠咱们的话,估计有点难!”
  
      “当然不是只有咱们了。你们忘记了,士元当时就派人送一个消息给吾。士元和吾的想法不谋而合。”司马懿说道。
  
      马超明白了,看来庞统会在另外一边动手,两面夹击的话,的确可以将乌恒人烧得够呛。
  
      “这用火攻,会不会太过伤天和了?”赵云是一个比较心软的人,感觉用火攻无差别的攻击,有点于心不忍。
  
      司马懿平淡地说道:“子龙,陛下曾经说过一句话,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想想以前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被胡人屠戮。咱们要是仁慈了,日后乌恒人就反过来残害咱们的百姓。记住,无毒不丈夫!”
  
      赵云出身于北地,从小就看到很多胡人南下打草谷,把汉人欺负得够呛。
  
      “是末将唐突了。”赵云收起了自己的仁慈之心。
  
      司马懿轻轻点头,这赵云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妇人之仁。不可否认赵云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武将,只是不能为司马懿所用而已。
  
      马超急忙问道:“仲达,咱们什么时候开始放火,我都等不及了。”
  
      “不急!吾与士元约定的是子时,那个时候,乌恒人睡得很深沉,两边同时动手。”司马懿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马超和赵云被司马懿这个笑容给吓到了,没想到平时斯斯文文的司马懿,狰狞的笑容是那么的恐怖,连他们这些武将都感觉到了,别说其他的士兵了。
  
      在乌恒人大本营的另一头,庞统带着张飞和关羽他们也是悄悄地到来了。
  
      对于这样的大战,庞统怎么可以坐在涿郡等着消息,他把事情安排了一下之后,就骑着快马追上了关羽他们。
  
      张飞看了一下乌恒人的帐篷规模,惊讶地说道:“没有想到乌恒人悄无声息地有了这么多的人,以前还真的没有发现啊。”
  
      “这些胡人都是狼子野心,聚集这么多的兵力,还不是为了霸占草原!给他们发展起来,日后必成大汉的隐患!”曹仁一脸冰冷地说道。
  
      关羽和夏侯没有说话,但是严肃的表情就知道他们的想法。
  
      庞统盯着乌恒山,对于张飞问道:“翼德,到子时没有?”
  
      “还没呢!”张飞看来一下天色说道。
  
      “吩咐士兵抓紧时间休息,子时一到,先把草原给点了。然后我等四人分为四部,直扑乌恒山,一路上什么都不做,只要放火!”庞统吩咐道。
  
      “遵命!”庞统的官职在四人当中最大,关羽和张飞他们都是听庞统的。
  
      司马懿那边也是悄悄地在做着准备,士兵们分别由马超、赵云等武将带兵,悄悄地分散出去。
  
      “现在就等着子时到了!”司马懿看着乌恒山说道:“就用这一把火,让世人都知道吾司马懿的大名!乌恒人,算你们倒霉了。”
  
      时间缓缓地流逝,乌恒人全然不知巨大的危险已经降临。
  
      子时到了!
  
      “子时到!放火!”分隔两边的司马懿和庞统几乎在同一时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