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地至圣章节目录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困杀蓝封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困杀蓝封


      吴悔来到酒楼寻找红衣时,在红衣的旁边坐着一人。
  
      此人是个青年男子,看似二十左右,一身淡蓝色的衣袍,面目英俊,却是隐含有凌厉之意。
  
      看到此人,吴悔体内的五行诀自发的运转起来,一道虚无神识探查过去。
  
      吴悔在看此人时,对方也是有所感应,蓝衣青年转过头来,面带微笑的向吴悔点了点头,神情间蕴含一抹莫名之意。
  
      “少……吴悔,你回来了?”红衣同样看到了吴悔,刚刚要叫少爷,仿佛想到了什么,瞬间改口。
  
      “恩,回来了,这位是谁?红衣,你不介绍一番吗?”吴悔信步走到了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向红衣问道。
  
      “这是……”红衣脸色有些难看,还未说完便是被蓝衣青年所打断。
  
      “重族蓝封,吴悔,我对你有些好奇,你不过是仙君层次,如何拥有虚无之力,禁锢红衣的?”蓝封目光看向吴悔,身上一股圣威缓缓弥漫,却只限于吴悔所在的桌子范围,其他桌椅的食客并未感受到,而且这边的空间已经被蓝封封锁,他们所说的话语也不会被旁人听到。
  
      “重族的手笔不小,半圣大能也派到这里,刚刚我遇到你们首领破虚,原本想要与之一战,没想到破虚既然离开了,倒是有些遗憾。”吴悔摇了摇头,仿佛真的是有些遗憾。
  
      吴悔的话语一落,蓝封与红衣的脸色立时变幻不定。
  
      “放屁,小子,我知道你不凡,不过大话却是过头了,首领何等身份实力,岂能够是你遇到的,就算是遇到,你有什么资格与首领交手?”蓝封忍耐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一旁的红衣也是一脸的怀疑,她知道吴悔的实力要比自己强,不过说能够对抗破虚,红衣还是不相信。
  
      “与破虚未曾交手不免遗憾,不过一个半圣也是凑合了。”吴悔手指一点,四周的空间一阵变幻,三人已经处在了一片白雾之中。
  
      “幻境?在我面前竟然敢施展幻境,真是不自量力!”蓝封面露不屑,身上的半圣威能激发出来,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四周的白雾阵阵动荡,非但没有消散,反而是更加的浓郁。
  
      蓝封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在白雾中他感受到了好几种极为强大的神力,甚至还有虚无之力,这些力量融合到了一起,按着某种规律相融相生,以自己的实力竟然一时间无法破开。
  
      “红衣,这吴悔究竟是什么修为实力,当初他擒住你时,用了几招?”蓝封转向红衣,脸色凝重的问道,他知道红衣既然被对方所擒,实力肯定不如对方,红衣已经是仙尊巅峰层次,能够稳胜他的只有半圣大能,可是就算对方真的半圣,想要困住自己也非简单,而现在对方所设置的白雾幻境竟然能够把自己困住,这让蓝封万万没有想到。
  
      “当初,对方只是幻化出一个'困'字,我就被对方所擒,我的实力远不如对方。”红衣回想起自己被擒一幕,脸色依旧有些震撼,对方所实战的手段让红衣心有余悸。
  
      “莫非他真的能够对抗首领不成?”蓝封的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好的感觉,隐隐相信了对方的话语,若是对方真的有超过了半圣的实力,自己在此等待他不异于自投罗网。
  
      “冰封极光!”此时的蓝封不再留手,其身上泛着一层淡淡的蓝光,蓝光冰冷无比,散发出极强的锐利之气,以蓝封的身躯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光芒所过之处,所有的东西都是被染成了蓝色,咔咔,空间一阵阵的响动,竟然直接破碎开了。
  
      此时的蓝封与红衣两人已经不在酒楼,而是出现在一座山峰的山顶,在他们的面前,吴悔正负手而立,神情平静的看向他们。
  
      “你究竟是谁?”蓝封的脸色已经是极为凝重,他不知道对方所设置的幻境是不是其全部实力,不过他想要破开却是拿出了自己的底牌力量,单单对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弱于自己。
  
      “我名吴悔,与重族之仇不共戴天,蓝封,你莫以为能够破除我在红衣体内设下的禁制,便是能够对抗我,无论你们重族之人来多少,我照收不误。”吴悔一指点出,指尖无光无华,却是吴悔的虚无一指。
  
      面对吴悔这毫无波动的攻击,蓝封的脸色已经变得惊恐无比,他感到了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玄冰刺!”蓝封大喝一声,运转自己最强神通,手中出现了一道蓝色冰刺,直接冲向吴悔。
  
      -->>
  
      只是这蓝色冰刺还未接近吴悔便是消散一空,蓝封脸色骇然,急忙躲避,唰的一下,自己的一只手臂已经消失不见。
  
      蓝封再也顾不得其它,转身一步踏出,遁入虚空,他根本没有了与吴悔动手的胆量,自己在对方的手中根本没有了反抗之力。
  
      “天地囚笼!”吴悔看也未看,手中激发出一道五彩光芒笼罩一方空间,那原本逃走的蓝封身影再次显露出来,其周围出现了一道散发出五彩光芒的牢笼。
  
      蓝封激发出一道道的攻击落在牢笼上,发出阵阵巨响,那牢笼却是丝毫没有破除的迹象,依然坚固异常。
  
      一旁的红衣已经是一脸的呆滞,在她眼中高高在上的半圣大能在吴悔的手中竟然丝毫没有反抗之力,随手之间,便是把蓝封困住,这等实力确实拥有挑战首领的资格。
  
      吴悔信手一招,那五彩牢笼迅速的缩小,最后变成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吴悔手腕翻动,珠子便是消失不见。
  
      “红衣!”吴悔目光看向一旁的红衣。
  
      “前辈……”红衣的身躯微微颤抖,目光看向吴悔充满了敬畏,自己虽然是仙尊巅峰层次,不过红衣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对方甚至一挥手就能够解决自己。
  
      “我在你体内设下的禁制解除了吗?”吴悔淡淡开口说道,原本吴悔的实力就堪比圣人,如今有在轮回之境中得到了破虚大量的虚无之力,其实力再次提升,只不过吴悔所拥有的气息依然停留在仙君层次。
  
      “是,之前我被蓝封圣人发现,蓝封圣人出手为了解除了禁制。”红衣点了点头,没有隐瞒,其脸色微微一动,再次说道:“前辈可以再次在我的体内布下禁制。”
  
      “不必了,你若是与我作对,反手灭了便是,如今半圣也已经现身云星帝国,想必其他的重族之人也会陆续前来,你只要为我探查出他们的位置,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吴悔口中随意的说道,所说的话语却让红衣的脸色再次一变,“是,一切以前辈做主。”红衣再次向吴悔恭敬说道,面对实力堪比圣人的吴悔,红衣心中再也没有了反抗心思。
  
      吴悔与红衣来到了云星帝国的帝都云星城,这里也是云星宗所属的城市,在城市中有着通往云星宗的传送阵,吴悔得到了云周的令牌,能够自由进出云星宗,不过吴悔并没有打算此时使用,吴悔要先把重族派遣来的人清理一番。
  
      有着红衣的相助,吴悔再次击杀了几位潜入到云星帝国的重族大能,只不过在林林总总击杀了十几位重族仙尊大能后,重族之人就不再出现,十几位仙尊大能加起来对于外界来说是一股极强的力量,任何一个门派多处这股力量,必将成为一个超级势力,只不过在吴悔的暗自出手下,这些人都是无声无息的彻底消失。
  
      直到距离重族计划还有三日时光,依然没有其他的重族之人前来,吴悔猜测重族要施展的计划应该是有了变化。
  
      “红衣,你看看还能否联系到其它的重族之人?”一处客栈中房间中,吴悔向红衣问道,距离上一次击杀重族之人已经过去了十多天,吴悔想要弄清楚重族是否是取消了变化。
  
      红衣拿出通讯珠,注入一道神识,感受其他重族之人的存在,过了片刻,红衣的眉头微微皱起,“我的通讯珠好像不管用了。”红衣拿起通讯珠放到眼前,神情间有些困惑。
  
      吴悔的脸色一动,“看来重族之人对你已经有了怀疑了,切断了你与重族其他人的联系。”吴悔知道,虽然自己借助红衣的力量击杀重族之人做得极为隐蔽,不过重族终究已经陨落了十几个仙尊大能,这必然会引起重族的重视,以吴悔的神识虽然能笼罩整个云星帝国,却不知道帝国外面的情景,也不知道重族如今的计划如何。
  
      “那怎么办?吴前辈,我们还要在此地呆下去吗?”红衣有些着急的说道,若是被重族之人知道自己在帮助吴悔,自己恐怕性命难保,现在只能够寄希望在吴悔的身上。
  
      “再等三天,不过我要前往云星宗一趟,你随我去,云星宗虽然设置了帝国护罩,却根本拦不住重族仙尊以上的大能,我也为其改造一番,即便重族半圣大能潜入云星帝国,云星宗也能够有所感应。”吴悔说道,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决意,他不可能一只呆在此地,被动的等待重族计划的实施,他要先把帝国护罩改造一番,留下神念,即便自己离开,只要重族之人潜入到云星帝国,自己也能够感应到。
  
      这帝国护罩是云星宗所设置,吴悔想要改造护罩就要前往云星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