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地至圣章节目录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白世衣的前世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白世衣的前世


      院落上方,苏旭与苏宿两个人同时施展强大的攻击,轰向下方的院落,此时院落的防御护罩已经消失,白世衣与吴悔的身影都已经显露出来。
  
      白世衣孑然站立,抬头看向上方,目光中露出一抹遗憾,一丝落寞,还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惨烈。
  
      “吴悔,你怕吗?”白世衣淡淡问道,声音平静异常。“不怕!能够遇到师父,是我吴悔的幸运。”吴悔的目光同样看向天空,闪烁出一丝的不屈,吴悔也算是纵横天地的人物,虽然如今修为大降,不过其心性却依然坚韧异常,吴悔无论是自爆还是转世重生,已经有了多次经历,如今面对这必死之局,吴悔的心中没有半点惧怕,其体内的气息已经开始暴动起来,吴悔知道,如今自爆便是自己
  
      最强的手段,也是最后的手段。“吴悔,你我有缘,不知为何,我看到你有种亲切之感,所以才会收你为徒,我已经度过二十二个春秋,虽然有雄心壮志,诸多心愿未了,不过如今看来,也止于此了。”
  
      白世衣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
  
      “师父”吴悔转向白世衣,刚要说话,却被白世衣打断。“吴悔,我会施展秘法,尽量拉他们垫背,就算是不能够全灭他们也会为你打开一道逃生通道,你若是有幸逃了出去,等到达到先天之后,帮我把这个田罗给杀了。”话语
  
      落下,白世衣未等吴悔再说话,其身影化为一道白色流光冲天而起。
  
      “我有一剑,可诛这天,心随意满,诛天一剑!”啸声响起,白世衣在这一刻,其身影与其长剑融合到一起,幻化出漫天剑光,笼罩整个天空上方。天空中,苏旭与苏宿还有田罗三人都是脸色大变,苏旭的流星神拳在剑影之中直接化为虚无,不但如此,其身上出现了道道剑痕,血迹洒满衣襟,苏宿也好不到哪里
  
      去,十道巨雷也被剑影割裂,苏宿全身也是变成了一个血人,而且其生机快速的消散。情况最好的是田罗,田罗对于白世衣极为了解,虽然没有见过诛天一剑的威力,不过却是时刻防备着,加上他原本处在最远的地方,修为又达到了窥道境界,那剑影的余
  
      波只是让他的手臂上多了一道剑痕,即便如此,田罗也是一脸的骇然与庆幸,若是自己正面对抗诛天一剑,最少也是一个重伤下场。
  
      “咳咳,田罗兄助我!”一声剧烈的咳嗽声音响起,在苏旭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黄色的光芒,抵消着剑影的攻击,其身形却是向着剑影笼罩的范围之外踉跄飞行。田罗脸色一动,犹豫的半息,手中的三叉戟抛了出去,停在了苏旭的头顶上方,散发出一道蓝光笼罩住苏旭,苏旭感受到压力一减,运转全力终于出了剑影笼罩的
  
      范围之外。
  
      而剑影中的苏宿却是没有这么好运了,那不断的纵横的剑影只片刻之间,便是把其身躯割的支离破碎,最后化成了漫天血雾。
  
      剑影持续的时间虽然只有几息左右,不过这几息时间便是击杀了入道中期的苏旭,重伤了入道后期的苏旭,连田罗也是受了伤,其威力可见一般。
  
      剑影消失,院落上方再也没有了半点痕迹,那白世衣与其长剑此时也是化为了一片虚无。看到这一幕,田罗的脸上带着丝丝的狰狞,“哼!白世衣,与我作对,到头来还不是落下一个身陨的下场,不自量力。”田罗目光转动,看向了下方陨落的青衣青年,“苏
  
      旭,那小子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事情,先走了。”田罗说完,化身流光,消失了在天空。
  
      苏旭原本恭敬的脸色此时变得阴沉恐怖,心中的憋屈几乎压制不住。“妈的!让我们打头阵,损失了苏宿长老,而且让我受了重伤,如今却就这样离开,这田罗真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看到已经远去的田罗,苏旭才敢咒骂出声,其口
  
      中一咸,一口鲜血忍不住再次喷洒出来。
  
      “旭长老,杀了院中的吴悔!”这时,下方响起了苏红恶毒的声音。
  
      苏旭看向院落,此时院落中,那青衣青年正盘膝而坐,仿佛进入到了入定层次。“哼!到了此时,还如此不知所谓,老夫的气就撒在你的身上吧。”苏旭的脸上杀机闪过,身影直接冲向院落,如今苏旭虽然受伤不轻,不过要击杀一个玄阶小辈,根
  
      本不费吹灰之力,他要杀吴悔不为别的,只为出出心中之前受到田罗的闷气。
  
      苏旭不知道,此时吴悔的体内却是发生了巨变。就在白世衣施展出玉石俱焚的诛天一剑时,吴悔突然心有所感,一丝气息进入到了自己的体内,而感悟到这丝气息却让吴悔大吃一惊,这丝气息竟然与自己拥有相同血脉
  
      。
  
      吴悔在此刻仿佛进入到了一片幻境之中,幻境中,一道白色身影孑然站立虚空,其身上散发出绝强的气势,气势盘踞,形成了一条巨大的无比的青色巨龙。这白色身影原本极为模糊,到了最后,显形出来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此人身材挺拔如松,面容俊朗丰逸,剑眉星目,神情不怒自威,身上自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
  
      势。
  
      “这是外公!”
  
      当吴悔看清楚此人面容时,心中巨震,这人的模样分明是自己的外公,原本的白族族长白自天。“难道说白世衣就是白自天转世轮回不成?”吴悔的心中隐隐有些猜测,当初在武气大陆时,重九天成就至圣,便是到处肆虐,吞噬各方虚空,而白族因为圣女与吴悔的恩
  
      怨,迁移到了无尽虚海,在无尽虚海被重九天吞噬之时,白自天就是无尽虚海之中。
  
      自那以后,吴悔就再也没有见过白自天,可是现在进入到自己体内的气息分明就是白自天的气息,那么就说明之前施展出诛天一剑的便是白自天的轮回之身。如今巧合的事情此时发生在了吴悔身边,原本白世衣施展诛天一剑后,绝对难以幸免,而现在因为与吴悔血脉相同的的缘故保留了一丝气息生机,也让吴悔知道了白世衣
  
      的前世。幻境中,白自天目光看向吴悔,脸上露出微笑,张了张口,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响起,其身影渐渐的变淡,而其身后的青色巨龙却是扑向了吴悔,直接融入吴悔的体内,在
  
      这一刻,吴悔蓦然清醒过来。
  
      其头顶上方,苏旭距离自己已经不足一丈。
  
      此时的苏旭自上而下,手掌散发是丝丝黄光,向着吴悔的头顶落下。
  
      “小子,去死!”
  
      吴悔抬起头来,目光中闪烁着五彩光芒,在这一刻,其体内的气息开始暴涨起来,从原本的玄阶巅峰,瞬间达到了地阶巅峰,然后突破到了天阶层次。
  
      “五行仙法,天清剑!”吴悔一指点出,指尖幻化出一道青色巨剑,直接迎向了苏旭的手掌。“什么?怎么可能!”苏旭的脸色蓦然大变,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天清剑诀他曾经见过白世衣施展,可是白世衣是入道巅峰的人物,现在一个玄阶小辈体内不但拥有
  
      仙力,而且施展出如此威力巨大的仙法,这让苏旭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就不信你能够对抗我,给我去死!”苏旭脸色蓦然狰狞起来,之前受了田罗的气也就罢了,毕竟田罗是窥道强者,现在一个玄阶小辈也想与抵抗自己,这让苏旭心
  
      中杀机大起,手上散发的威能再胜一分。
  
      一掌一剑直接碰撞到了一起,轰的一声巨响,气息纵横肆虐,整个院落都是一阵颤抖。
  
      苏旭原本俯冲下的身躯再次飞了上去,沿途散落一片血渍,脸色也变得灰败起来。
  
      而吴悔此时依然站在了院落之中,其身体表面有着五彩光芒闪烁,除了身上的衣衫有些褶皱外,身上没有一点伤势。“这怎么可能!”苏旭大叫道,脸上露出一抹恐惧之色,其身影摇摇晃晃的虚空站立,气息变得极为不稳,虽然他之前受伤颇重,不过也能够发挥出入道初期层次的攻击威力,可是现在竟然被一个小辈所击退,而这个小辈的修为不知道使用了何种秘法,竟然从玄阶巅峰层次直接达到了天阶初期,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更让苏旭
  
      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对方的天阶修为爆发出来的实力却是达到了先天层次,这种越级挑战的事情根本没有出现过。
  
      不但苏旭感到了难以置信,院落之外的苏红与四大长老同样的一脸呆滞与惊恐。原本他们等着苏旭击杀吴悔的一幕,可是现在苏旭竟然被对方击退受伤,岂不是说对方已经拥有了先天实力,这才不过几天时间,一个家族废物般的人物就达到了这
  
      等层次,这让人如何相信。院落之中,吴悔看看了手掌,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白世衣是外公的转世,如今也是自己的师父,现在融合了隐藏在白世衣体内的白自天一丝神识,吴悔的实力也是大增,
  
      真正有了对抗先天的力量。“师父,你的仇我为你报了。”吴悔抬起头来,目光看向上方的苏旭,眼底处杀机阵阵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