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剑仙章节目录 > 第三千零三十九章 人体标枪

第三千零三十九章 人体标枪

    十八头魇魔王,十二头直接结阵,还是赫赫有名的戍边军的成名战阵之一七杀湮灭战阵!
  
      这杀伐气息浓厚的战阵,被它们用来守护诅咒印记,其实也算是一种推陈出新的做法,不过魇魔们看起来觉得没啥毛病,对它们来说,有敌人来袭,那就是杀掉,最好的守卫那就是攻击,虽然想不出这么有条理的说法,但是就是认同这样的观念的。
  
      红霜和独角还有其他的四位魇魔王就是直接冲上来对他们进行围杀,所有的魇魔王心里面都是满腔怒火,在魇魔巢穴的内部见到了灵修的存在,还是在祭坛和圣物的周边徘徊,就算是没有开智的野兽都是知道来者不善,何况它们已经是进化出来不弱于人类的智慧?这简直是莫大的羞辱和挑衅,本就是不死不休的敌人,这会儿更是看着明远他们面目可憎到了极点。
  
      一时之间,洞窟里面就是各种招式齐飞,能量波碰撞之下就算是远在魇魔巢穴之外的戍边军都是有所感应,他们知道杀了利刃之后,必然会迎来魇魔一族的疯狂的报复,所以所有的戍边军都是开始收缩防线,就是打算撑过第一波的反击,而且信鸽就是不要钱的天女散花似的就是这么全部飞溅出去,朝着暗世界所有的势力都是报信,特别是昆仑和轮回寺等顶尖大派,他们的实力更是不会弱于戍边军,大家能够众志成城的话,那么就是可以扫平一切障碍。
  
      魇魔一族虽然进化速度极快,但是到底这个世界还是人类才是主角,而灵修才是真正的拥有主旋律的人。
  
      齐横行压下沸腾的即将喷吐而出的血液,他目光神采极盛,就是死死的盯着魇魔巢穴,脸上甚至是带出一丝笑意:“看来这位前任佛子,还真的不是省油的灯,我的信任,到底没有所托非人。”
  
      雷霆自然是了解明远的,便是为他说项:“他从来都是值得别人信任的,只是……现在情况未明,我们是不是还要想办法就是考虑一下魇魔的整体情况?战争可容不得一丝丝的疏忽懈怠。”
  
      现在戍边军已然是危如累卵,到底是何去何从,还真的让人无从下手。
  
      齐横行倒是笑了起来:“雷霆啊雷霆,你还真的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关心则乱说的就是你了,你也没有发现,我们杀了利刃,魇魔前线群龙无首,但是就是在这个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剩下的魇魔王们竟然是没有一个站出来主持大局?魇魔睚眦必报,对我们的仇恨比山高比海深,何况这一次就是杀了它们之中的一员,结果最后竟然是半点反应都是没有,你都是不觉得奇怪么?”
  
      雷霆微微一愣,彻底的傻眼了。
  
      对啊,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不符合常理啊。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拖住了它们的脚步,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虽然我也很不敢相信,但是……舍他其谁?”
  
      毕竟他们戍边军就是亲自的把人送进去的,只是唯一奇怪的是,为什么非要带上宁清秋?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手无缚鸡之力了,至少在这样的战场里面,那就是孱弱得毫无存在感的,稍微出现战斗余波说不定就是会让人就是死掉,齐横行的眉头大皱,若非是知道明远不是什么感情用事的人,还真的以为就是被红颜祸水迷得失去了心智……
  
      “传令下去,所有的戍边军都是做好准备,千秋功业在此一战,我们时刻准备着,就是看着形势要做下一步的行军计划!”
  
      不成功便成仁,这一次既然是已经是开了头,那么无论是走向如何都是要继续走下去,戍边军从来都不是不战而逃的人,而且这么多年镇守魇魔巢穴下来,他仍然是要继续秉承前人的意志就是继续自己的使命,但是他同样的对于战争极度的厌烦,所谓的战争狂人其实才是真正的和平爱好者,比起其他的人,他们的认知感悟显然是更加的深刻,因为没有人比起戍边军更加的知道战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到底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他们在这里战斗,生死于斯,从未有那么一刻,对这样的生活产生归属感。
  
      他们是为了守护而战,和魇魔有着本质的区别。
  
      雷霆肃然神情,大声道:“是!统领!”
  
      明远此时已然是有点捉襟见肘,毕竟魇魔王又不是纸糊的,哪里就是三下五除二就是可以打发的?他已然开始落入下风,但是已经是足够自傲了,毕竟这还是灵修开天辟地头一遭有这样的战绩,毕竟深入魇魔巢穴这样的行为还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来的。
  
      但是他们都是知道,自己的计划并没有失败。
  
      死亡列车既然是指望他们找回自己的核心,那必然是不可能不出力气的。
  
      明远抓紧时机,用以伤换伤的做法就是让红霜和独角之间出现了一道缝隙,毕竟这两位魇魔王一个智商高一个战斗力高都是魇魔王里面都是数得上的,但是默契却几乎是相当于没有,所以就是这样的密不透风的包围圈都是被他抓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
  
      “就是现在!”
  
      红霜面色骤然变冷。
  
      “拦住他!”声音都是尖锐的,几乎是可以媲美云荒九州的那种鲜血女妖的嚎叫了,几乎都是涉及灵魂层面的攻击了。
  
      圣物,不容有失!虽然不知道明远哪里来的底气可以突破十二魇魔王的封锁线,但是它们必须做好防备,何况红霜的心里面一直是有很不好的预感。
  
      这两个家伙要是真的蠢送死也不是这么个方式,毕竟灵修的狡诈在魇魔一族简直是如雷贯耳。
  
      明远却是毫不顾忌的就是将手里面拎着……咳咳咳,就是让宁清秋离开自己的身侧,就是让她自己就是飞跃出去。
  
      把人当做是标枪,给她一个助进推动力。
  
      他疯了?难道是根本不在乎这个女人的死活?因为直到现在为止,魇魔王们都是没有发现宁清秋有什么危险性,只是障眼法么?或者有什么是它们不知道的?